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44章 海战(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43章 海战(三)
  • 下一章:第245章 海战(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嗒嗒嗒……”又一梭子过来,快艇上面特意加固的铁板瞬间被打的叮叮作响。若是只是普通的快艇话,可能已经被打成了筛子。随即海面上冒出几道火舌,突击步枪的声音响起,已经有别的快艇兄弟开始还击。

    还没等对方歇口气,谢文东这艘旁“砰”的一声闷响,闪现一朵火光。枪声刚落,只听那人哀嚎一声,整个身子跌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好样的。”谢文东赞叹声道,话音刚落姜森又砰的一声干掉了开拓者号上面照明用的灯塔。顿时,海面上的可视范围缩小了许多。如此一来,利于众人登船。

    刘‘波’一拍掌舵那位兄弟的肩膀,令道:“放慢速度靠过去。”

    快艇继续向着油轮靠了过来,船上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海盗,竟然敢打蓝河帮军火的主意,这不是送死么?

    “哒哒哒……”

    在快艇减速的同时,M16与AK47的声音猛然响起,打破了海面上的宁静,压抑之后的爆发开始了。

    油轮上顿时冲出二十多位枪手,就这么一排站在甲板上,不加任何掩护地开枪了。

    在他们的心里,他们才是这海上的霸王,根本不允许有人窥视自己的军火。他们随时可以在这片海域肆无忌惮地,向那种不上台面的小海盗船示威。

    子弹呼啸而来,打在特意加了钢板防护罩的快艇上。

    “打!”刘‘波’下达了命令,接着就是四‘挺’两栖冲锋枪特有的声音从快艇上响起,第一次还击开始。

    油轮甲板上的那些人顿时成了几个活靶子,不甘心地看着木船上喷出几道火光,不甘心地看着自己身体鲜血四溅,然后身体扭曲着重重地倒在甲板上。

    这个时候,船上的人才猛然意思过来。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海盗,他们的枪法和武器都是普通海盗所不具有的。如果不是海盗,那他们是谁?负责押运的首领不敢怠慢,马上给打去卫星电话,把这里的情况通报给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一听有人在公海上公然抢劫自己的军火,想也没想,一改往日的风度破口大骂道:“草他妈比的,肯定又是谢文东这个王八蛋。谢文东这个王八蛋不但打老子地盘的主意,还打自己军火的注意,真是欺人太甚,真是气死我了。‘混’蛋王八蛋”(英)

    冷静过后,他先让押运首领好好拼死保护,如果有军火有失就提头来见。一边让人联络附近海域的海盗,开出高额的价钱,务必让他们拖住谢文东。他马上组织人马,坐直升机过来搭救。

    第一轮地短兵相接就是这么一个回合就简单地结束了,他们唯一犯的致命的错误就是情报不够准确,他们不知道敌人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

    第一轮地示威被打了落‘花’流水,油轮上的武装分子马上改变了战略,他们又陆续出现几个人,躲在甲板中间的一快钢板后面向快艇猛烈‘射’击,看样子是想在快艇靠上油轮之前将他们击沉。

    谢文东众人还击都没有什么效果,子弹打在钢板上火‘花’四溅,双方么僵持不下。

    “不好!有火箭筒,小心。”

    谢文东心里一惊,看见对面快艇上面伸出一个火箭筒。接着一道浓烟升起,一道火光呼啸着向木船前方冲了过来,看样子是算准快艇的行进速度与路径。

    “妈的!还真有火箭筒!”

    开船的那位兄弟在船上急得直跺脚,这艘快递上虽然加了钢板的防护罩,但不是百分百安全的。几个这玩意碰上来,快艇不散架沉掉也好不到哪里去。

    “左满舵避让!”开创的那个小伙子下意识地喊了声。

    “来不及了,速度太慢了。”

    任长风猛然一愣,紧张地望向那位兄弟,此时快艇与游艇相隔已不足几米,速度快要接近为零。这时候转舵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果然,还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枚火箭弹重重地砸在了快艇上面的钢板上,钢板被砸了一个大坑,差点将其击穿,船身也猛然一震。

    “妈的。”姜森大骂一声,血红着眼大声喊道:“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他晃动枪身,对准远处的一个小圆点就是一枪。

    “碰”,子弹不可思议地从打中那枚火箭弹的弹体,那人还没意思到是怎么回事,就被巨大的爆炸冲击‘波’撕成‘肉’块。连带着他身边的两只火箭弹箱也发生了爆炸,爆炸将原先甲板上的十多人轰下水。

    谢文东大赞一声:“老森,干得好。”

    趁着这个难得的空当,快艇晃晃悠悠靠近了开拓者号。

    原烈火社成员平时的素养此时就完全表现了出来,在蓝煜的授意下,十几条绳索“刷刷”地扔上了油轮,牢牢地固定在了油轮的侧舷上。

    只见七八个人顺着绳索开始往上攀爬,其中任长风的速度最快,如同腾云驾雾般顺着身子蹿上了七八米高的船身。

    第三‘波’武装人员已经赶到,与右舷的快艇展开枪战。有几个人已经发现了正在上船的人,他们马上放弃了远‘射’,开始向油轮的这一面跑了过来,手中的M16和AK47也同时响了起来。

    枪声过后,有两个人眼看着就要攀上甲板的时候被上面的的突击步枪打了下去,跌落在海水中溅起一大片水‘花’,让所有的人心中一懔。

    这时任长风也完全展现了他的全部力量,他甩出手上的绳索后,整个人就第一时间爬上了油轮的甲板,然后倒地一个翻滚就借着油轮甲板上的一个机泵做掩护,向几名武装人员还击。

    他并不喜欢用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枪确实比刀要好用。

    一时间冲在最前面的三个敌人就被两栖冲锋枪撩倒在了甲板上。任长风的有效出击,成功阻击了蓝河帮武装人员进攻的势头,这便给后面的谢文东等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任长风的步枪掩护下,七八个‘精’锐全部上了甲板。他们于任长风一起,形成了一道防御墙。

    这时候,谢文东、姜森、刘‘波’、褚博等人也顺着绳子爬了上来。

    有了身后兄弟们的保护,任长风这才敢放下手枪。唐刀仓啷一声出鞘,他席地一滚,杀入敌人的阵营之中。

    喊杀声、被利器砍入身体骨骼断裂声、各种各样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近身战绝对是任长风的天下,在对方投鼠忌器的情况下,身上的那股子狠劲表现马上出来了,刀光所到之处,血‘花’四处飞舞,鲜血刺‘激’着每个人嗜血狂‘性’,让战斗更加疯狂。

    唐刀的威力此时被发挥到极致,他像一头饿狼一样红着眼,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唐刀所到之处,一声声惨嚎和钢铁撕裂皮‘肉’的声音,犹如一把尖刀刺入每一个反抗者的身体。这时候谢文东等人也没有闲着,一个个抬刀举枪加入了战团。

    这个时候,一条大汉为了躲避砍来的钢刀,从‘混’战中的人群中闪了出来,他突然发现了落单的谢文东正在用背对着他。对方的身材并不高大,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他放弃了再进入‘混’战中的人群,而是提着砍刀就朝谢文东扑了过来。

    谢文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后面没有长眼睛,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后面有一个人正对他图谋不轨。

    “啪!”一声脆响,谢文东突然回过头一拳就打在了这个偷袭者的鼻梁上,一时间这个偷袭者听到了自己鼻梁断裂的声音,鲜血猛然从他的脸上溅开。

    谢文东目光一寒,冷冷道:“我送你上西天。”

    这个偷袭者被谢文东狰狞面目吓得一呆,下意识地举起手上的砍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谢文东狠狠的劈去,这么近的距离,以他的经验拼着自己受重伤对付对方,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对方先完蛋。

    时间太快,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他只是不可思议地看到对方的手像蛇一样的穿过了他的砍刀,抓住了他的肋骨,狂一发力。

    “咔嗒”一声脆响。

    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从他的‘胸’部随着他的神经系统在不到千分之一秒的时间时传遍了他的全身,他再也没有力气再次将手上的刀砍了下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上的刀“咣咣”掉在了甲板上。

    同时‘迷’茫的双眼中似曾见到对方手里突然出现一道金光,紧接着到脖子上突然传来一丝冰冰凉的感觉,然后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窒息接踵而来。金刀,杀他的武器是谢文东最得意的金刀。

    喷出的鲜血带着不断涌出的红‘色’泡沫,这个家伙在火与冰的“极度快感”中,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脖子,不甘心地倒在了油轮地甲板上。

    “碰”,一声沉闷的枪响而过。谢文东还没来得享受胜利之后的丁点喜悦。

    他突然感觉到身上受到重重一击,就好像一根大‘棒’敲打在背上一样,五脏六腑都在移形换位,嘴里一甜,正在翻滚躲避的身体顺着甲板滑出去两尺多远。

    忍住痛疼,谢文东也借势滚到了机泵后面,这才张开嘴,“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将手往嘴上一抹,谢文东大口的喘了一口气。

    “东哥,你没事吧?”姜森紧张地扑过来,用袖子擦去谢文东身上的血。

    “没事,还好有防弹衣,只是这一枪……实在是太霸道了!”

    谢文东斜靠在机泵后面,微张开口慢慢地呼吸,一出一入的平均呼吸着,努力的探制着自己的脑袋不要想着其他东西,让大脑除了敌人之外一片空白,感觉着对方狙击手可能的位置,这是在狙击训练中最基本也是最有效的让人平静的方法。

    谢文东这些人被敌方狙击手锁定在这个甲板上的机泵后面,谁也不能出去,姜森小心地用两栖冲锋枪准星勾回扔甲板上钢盔的带子将钢盔拉了回来,与背靠着机泵的谢文东递了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