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43章 海战(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42章 海战(二)
  • 下一章:第244章 海战(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拍了拍肚子:“吐完了感觉好多了,现在反倒有些饿了。”刘‘波’拍了拍甲板旁边的一个位置:“快来尝尝东哥钓的鱼。”

    “哦,东哥钓的啊,那得尝尝。”任长风走到刘‘波’的旁边,席地而坐。这时,张欣晴给他拿来一个碗。任长风把碗筷接过,倨傲道:“嗬,你这个秘书还‘挺’有礼貌,顺便也把筷子给我拿过来吧。”

    张欣晴本以为他会说声谢谢,没想到对方不但不道谢,还对她指手画脚,后者马上不干了,瞪着杏眼道:“自己拿,我又不是你妈。”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说的的,不拿就不拿嘛,骂什么人。”任长风叹声过去,想去拿筷子。没想到张欣晴眼疾手快,一把抓起旁边的筷子往大海里一扔:“这是我拿来的筷子,你要是不服咱们就打一架。”

    任长风和张欣晴接触并不多,对后者的脾气也不了解。他大喇喇地转头问道:“老森,这小丫头片子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没规矩?我记得当时东哥也有一个秘书,叫什么来着也是这种臭脾气。”

    “江娣,任大哥说的是江娣吧。”金眼补充道。

    任长风点下了头:“就是那丫头片子。”

    姜森从旁边拿过一个干净的汤勺递了过去,眯眼笑道:“你说张秘书啊。她的来头可大了,她出自望月阁。”

    “望月阁?望月阁又怎么了?”任长风接过汤勺,慌神道:“等等你刚才是说这个丫头是从望月阁出来的?”闻言,任不由的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位张欣晴来。想不到这个长得漂亮,身材又那么凹凸有致的‘女’人居然是出自望月阁,真是让人意外。

    姜森点了一下头,美美地品味起鱼汤来。

    张欣晴白了他一眼:“怎么了,吓着了?”

    任长风粗犷地指了指自己,反声说道:“我会怕你?笑话。我任长风‘混’江湖这么多年,怕过谁?”张欣晴本想当场和任长风较量较量,一看到包括东哥在内的十多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她收敛自己的脾气,高傲地昂起头:“本小姐今天高兴,不跟你一般见识。”

    “好了长风,你再不动嘴,鱼汤都没有了。”刘‘波’善意地提醒道。任长风这才注意到,一大锅鱼汤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匆匆撂下一句话,赶紧用汤勺往碗里夹。

    任长风吃罢第一口,享受地闭上了眼睛:“真鲜,吃的我的舌头都快吞下去了。”看到他那副夸张的样子,大家都笑了。就连张欣晴也一改刚才的冷厉,变得温柔可爱起来。

    吃着吃着,老鱼头又陆续端上来不少扇贝、牡蛎、鲍鱼、鱿鱼‘肉’虽然没有美酒助兴,但大家都吃的非常高兴。尤其是任长风,都要撑得胃里直返酸水了。临天亮的时候,行动将正式开始。另外两艘船上的兄弟在吃过晚饭后,便早早地去休息了。

    天涯号货船的干部们都在十二点钟之前,纷纷返回客舱睡觉。

    海岸线在货轮的嗡鸣声中越来越远,带着咸味的海风掠过船上的绳索,发出呜呜细语。最后一座灯塔也移向后方,海岸线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周围只剩下大海。无论你向哪里看,到处是天水一‘色’。

    海‘浪’轻轻拍击着船舷,货轮像摇篮一样轻轻的摇晃。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海上风已经硬了起来了。海洋上因为没有山川的阻隔,清晨会比**来的更早一些。

    金眼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早上五点钟,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他对旁边的木子点头道:“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该起‘床’了。你去叫东哥,我去通知森哥刘哥他们。”

    “明白!老大。”木子点点头,鼓足勇气去敲谢文东的‘门’。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谢文东才打开了舱‘门’。

    “什么时候了?”谢文东一脸呆滞道。

    木子被谢文东的样子吓了一跳,后退半步道:“东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什么时候了?”谢文东继续重复问道。

    木子看了一下手表,回答道:“五点十六了。”

    “五点十六了?”谢文东身躯一震,落下一句话:“等我两分钟。”然后身形一转,转身回到屋里。

    两分钟不到,谢文东一身中山装,‘精’神抖擞地站了出来,丹凤眼中散发出夺目的‘精’光。和刚才那种呆滞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木子怔怔地问道:“东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文东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到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道:“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木子亮了一下电话:“五分钟前金眼他们打来电话,手下兄弟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东哥了。”看到谢文东的模样,木子有些心痛道:“东哥,要不然这次你就不要行动了,有森哥刘哥他们,会成功的。”

    谢文东摇头而笑:“斧头长时间不用,会生锈会钝的。我宁愿战死在沙场,也不愿老死在病‘床’上。如果谢文东一直龟缩在大后方,那谢文东就不是谢文东了。”

    木子:“可是”

    谢文东不等他说完,马上打断他的谈话:“没什么可是的了,时间紧急,带我去快艇上。”

    木子轻叹一声,引手道:“东哥随我到底舱,大家已经在快艇上等候。”谢文东默不作言,紧随其上。

    来到底舱,四艘快艇已经早早等候。每艘快艇上都坐了不下八位全副武装的战士,这些人中还不乏姜森、刘‘波’这些熟悉的面孔。

    “东哥!”众人见状,齐齐施礼。

    谢文东答应一声,纵身跳上一艘快艇上,往前一挥手,潇洒道:“开战!”

    货船底舱缓缓打开,四艘打着弱光的快艇喷‘射’而出,快艇驶过之处还能看见留下的一股股白‘色’泡沫。

    十二艘快艇群起出动,掀动滚滚红尘,叱咤海天之间。三艘母船通过快艇定位,再结合雷达往开拓者号邮轮方向疾驰而去。

    谢文东张口问道:“敌人到了公海没有?”旁边的刘‘波’大声回答:“已于一小时之前到达,现在距离美国海洋经济区约五十里。”

    谢文东:“我们离开拓者号还有多久的路程?”

    刘‘波’回答:“大约半个小时。”

    谢文东:“好,通知手下兄弟。1、2、3、4号快艇靠近开拓者号的左舷,5、6、7、8号快艇靠近开拓者号的右舷,其他快艇负责掩护。”刘‘波’点头,掏出手机给天涯号上的兄弟打去电话:“东哥有令”

    船上的兄弟不敢怠慢,在全力开进母船的同时,又给其他两艘母船发去指令。

    按照计划,这支包括谢文东在内的百人小分队将在半个小时之后到达目的地。

    快艇在海面上肆意驰骋,海‘浪’声和风声掩盖了快艇发动机的声音。驾驶快艇的小伙子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在漆黑一片的大海上越过一个又一个的‘浪’涛。

    大约行驶了十分钟左右,眼尖的木子手指远处的一处光点:“看那边,有个闪光的东西。”

    “是开拓者号油轮,我们找到了。”刘‘波’目光如炬,喃喃道。

    随着快艇的行进,光点越来越大。最后大家认出,那个光电正是游轮照明用的灯塔。

    其实在开拓者邮轮上,也安装了雷达。像天涯号这样的大型货轮,雷达可以找到。不过像快艇这样的小目标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鲨鱼,木头之内的东西。加上现在是临近天明,也是人最疲劳最困顿的时候,开拓者号上的安全人员一时竟然没有发现。

    一直到快艇离开拓者号油轮还有四五十米距离的时候,负责瞭望的水手才从漆黑的大海上发现了目标。

    他脸‘色’大变,立马发出警报:“有海盗,有海盗,赶紧关闭发动机,所有人准备战斗。”(英)

    听到油轮上发出的警报之声,谢文东当即下令:“打开快艇的远光灯,全速开进。所有兄弟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一个绿‘色’的信号弹升起,十二辆快艇弱灯变强灯,分三个方向包抄开拓者号。

    “哗拉”几声拉动枪栓的声音,众人已将子弹上膛,姜森从舱底一跃而起,迅速趴在船舷将手中的两栖冲锋枪对准了远处的亮点,就在同时其它所有人都已各就各位。

    谢文东就趴在船里,而刘‘波’和姜森则趴在了船头,唯一不同的是姜森架着的是一把重型狙击强枪。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海盗‘性’质的战斗,但几人没有一丝忙‘乱’,平时训练有素。

    船上军火的武装人员万万没有想到,刚出了国‘门’就会遭遇海盗。不过,所有人并不显得慌‘乱’。区区几个海盗,想动船上有几百武装人员的油轮,真是瞎老鼠碰到了老猫。

    在快艇离开拓者号还有十米距离的时候,“嗒嗒嗒……”油轮的甲板上喷出一条火舌,一梭子弹已经落在快艇左右飞过,‘激’起一排长约半米的水‘花’。

    “老森,把那个人干掉。”谢文东冒出半个头,急声对姜森道。姜森并不答话,小心标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