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33章 收服(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32章 收服(一)
  • 下一章:第234章 力杀(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如果你这样死了,就太可惜了。”谢文东笑着打了个响指。一会儿,两个中年‘妇’人带着一个漂亮‘女’人走了过来。漂亮‘女’人看到地上的蓝煜,呀得一声扑倒他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亲爱的,亲爱的,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是宝儿啊,我是宝儿啊。”(英)

    听到熟悉的呼唤声,本来已经昏‘迷’的蓝煜缓缓得睁开了眼睛。他眨巴着眼皮,低语道:“我到了天堂吗?”(英)听到蓝煜的声音,李宝(英译)哭得更加厉害了。她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唰唰直留:“不是,谢先生的人并没有对我们怎么样,我们都还活着,我们都还活着。”(英)

    她还活着?蓝煜第一反应便是不可思议,如果谢文东早就抓了李宝,他为什么不用李宝要挟其就范。正当他茫然不解的时候,耳轮中传来谢文东的声音:“蓝煜,你赢了。你用你的行动,捍卫一个男人的尊严,现在你自由了。”

    蓝煜艰难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背着走,站起来就走:“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我文东会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蓝河帮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蓝河帮不能给你的,我同样能给你。”

    战斗结束,谢文东率众离开,只剩下了烈火社的上下帮众。

    “首领,首领先生,你没事吧。”(英)

    “快,快去找车送蓝先生去医院。”(英)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啊?”(英)

    “”

    烈火社大众等人一拥而上,把蓝煜齐齐围住。有人把蓝煜从地上搀扶起来,有人撕扯身上的衣服为其包扎伤口,有**呼小叫地找车看医生,现场吵吵闹闹‘乱’成了一团。别看蓝煜被打得浑身是血,但伤势不算特别重,大多都是皮外伤。

    生命虽无大碍,不过看到老大**成这个样子,不少手下还是愤愤不平,破口大骂道:“婊*子养的谢文东,就会耍‘阴’谋诡计,自己不动手让一个手下代替,一点也不见道上规矩”(英)

    “就是,这个梁子算结下了。等我们恢复元气,什么尼古拉斯、什么龙风、什么谢文东,统统要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英)

    “”

    听着耳畔徘徊的声声谩骂,蓝煜咳出一口鲜血,后冲周围人摆摆手,缓缓说道:“谢文东是条汉子,他跟尼古拉斯跟龙风完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这帮‘混’蛋都是靠绑架**子来‘逼’咱们就范的。”(英)蓝煜的那名黑人保镖嘴里没半句好话骂道。话一说话,他又觉得有些不妥,掉头对李宝(音译)歉意道:“**子,我没有说你牵连我们的意思,就是就事论事。”(英)李宝现在的心思全部都在蓝煜的身上,对此并不介怀。

    蓝煜不置可否,呼吸稍弱道:“以前我一直不服气,为什么谢文东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帮的总龙头,为什么他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现在我明白了,此人的心‘胸’、胆识、气度、魅力、抱负、智慧,就算一百个龙风加上一千个尼古拉斯也比不上。此人如果出生在古代社会,他就是剑指天下的君王。”(英)

    “君王?就他?”(英)黑人保镖对那个模样平凡的清秀男人不屑一顾道。

    蓝煜点点头,又重重咳嗽了几声,目光幽深道:“或许现在的他就是王,不可一世的王。”(英)

    黑人保镖跟在蓝煜身边好几年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蓝老大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即使是在蓝河帮屈身,他也敢暗暗发展自己的势力。没想到,今天会一改‘性’节,夸耀起一个敌人来了。

    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想过多的纠缠。黑人保镖啃了啃牙齿,话锋一转道:“现在我们和蓝河帮反目成仇,成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英)

    说到退路,蓝煜还真的没有时间想。他怔了怔,强打着‘精’神道:“传我的命令,先把散落在各个地方的兄弟都聚集起来。人多才能办大事,至于下面怎么做,以后再说。”(英)说完这句话,他的脖子一歪,晕厥过去。

    黑人保镖预感到事情不太妙,忙大声叫唤道:“车,汽车,赶紧送老大去医院。”(英)

    话分两头,且说谢文东众人离开埋伏地点之后。

    一行人上了汽车,往预定地点——蓝河帮据点进发。引蛇出‘洞’计划虽然失效,但他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蓝煜目前已经脱离了蓝河帮,自己少了一大对手。

    轿车内,三眼忍不住问道:“东哥,你不是说要收服那个蓝煜吗,怎么又把他放了?”‘弄’得咱们白埋伏一场。后面这半句,三眼只能在心里嘀咕,不敢说出口。

    谢文东多聪明,轻轻松松便听出了三眼的言外之意。

    他并不生气,淡淡说道:“这叫‘欲’擒故纵。我叫刘‘波’调查过这个蓝煜,此人本事有但好胜心强。如果我们用强硬的法子用他老婆‘逼’迫他投降,他或许会答应。但是也为日后留下了大患,蓝河帮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老话说得非常对,强扭的瓜不甜,我让他回去好好考虑。如果他真心想过来,自然会来。如果他不想来,那就随他去吧。”

    三眼不似谢文东那么乐观,他担忧道:“就怕某些人不识抬举,宁愿变成孤魂野鬼,也不与我们为伍。”

    “哈哈”,谢文东信心满满:“他会来的,我看人一直不会错对了张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看到谢文东收敛笑容,正‘色’的模样,三眼预感到有重要的事要问自己。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周围,压低声音道:“东哥请说?”谢文东‘揉’了‘揉’下巴,说出一句让人想不到的话:“张哥,你打得过小爽吗?”

    “那个死胖子?”三眼眉心一跳,不知道东哥怎么突然这么问。如果论实力来说,三眼在李爽之上。可如果要是李爽发起疯来,三眼还真未见得能在他身上占到便宜:“这个得看具体情况,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我肯定不会吃亏。对了,东哥为什么要问这个?”

    谢文东解释道:“一会儿咱们去蓝河帮的据点,为了验证小爽是不是真的背叛了我们,尼古拉斯肯定会派他上阵。到时候”

    听东哥的意思,他还是把李爽看作是自家兄弟。

    别看三眼一直嚷着要“生切了那个死胖子”,其实打心底还是不相信他是叛徒。可是手臂的枪伤又无时不刻地提醒着他,李爽对他开枪了,李爽叛变了。谢文东能从蛛丝马迹中,窥探到李爽的心思,但三眼却不能。

    怀着忐忑、复杂、纠结的心情,三眼重重吸了口气:“东哥放心,我说要当场干掉他其实是句气话。等‘交’手之后,我会先把他擒住,再把他押到东哥的面前,请东哥定夺。”

    “不”,谢文东摇摇头:“我要你败给他。”

    “什么?”三眼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东哥,我没听错吧。”谢文东那双丹凤眼散发出深邃的‘精’光:“你的耳朵非常好使,我就是要让你败给他。”

    “可可这是为什么啊?”三眼“可可”好几声,脑子里充满了疑‘惑’。谢文东并不好太点破,禅意十足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三眼抬头看了看天,轻轻吐出两个字。

    离天亮还有一个钟头,这个时候人的‘精’神是最差的。别说是别人,就连三眼、格桑这样的人物都连连打着哈欠,更别说是别人了。三眼哈欠连连,看了看旁边神采奕奕的谢文东,疲惫道:“东哥,你病刚好。医生说了你得多休息,这样吧你先眯会儿神,等到了我再叫你。”

    “呵呵,我不困,你先睡吧。”谢文东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把它放在嘴里。他不是不想睡,而是不能睡。这么多人的生命攥在他一个人的手里,他必须随时保持警惕。

    一代枭雄,其实也和普通人一样,也有他的烦恼和无奈,只不过这些事都已被他耀目的光辉所掩。人们只能看到他的光彩,却忘了有光的地方必有‘阴’影。

    三眼看着谢文东,心头突然涌上了些许暖意。他抖擞‘精’神,从口袋里‘摸’出最后两根烟,一根留给了自己,一根递给了谢文东。

    半个小时后,谢文东一众浩浩‘荡’‘荡’开向蓝河帮的“蓝‘色’天空”酒吧据点。他们来得大张旗鼓,来得轰轰烈烈。据点附近的暗哨不敢大意,马上给据点里的龙风打去电话。

    彼时,尼古拉斯和龙风等高级干部正在为蓝煜一伙儿逃跑的事情大发雷霆。

    一两千人的据点,居然连二百人都锁不住。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烈火社,要是谢文东的大军前来,岂不是还没‘交’手就要陷入土崩瓦解的地步。

    为了给手下人一个警告,尼古拉斯亲自派人把值班的干部抓起来,当场执行死刑。无独有偶,那位值班的干部,正是和蓝煜‘交’好的那名低级会主。

    “教父,副教父,有一支车队往据点这边开过来。看架势,应该是谢文东的人。”(英)

    尼古拉斯:“谢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