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29章 潜入(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28章 李爽的计划(七)
  • 下一章:第230章 潜入(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漆黑夜‘色’中风声四起,惊出二十多道黑‘色’壮硕身影提着手枪,在一个手拿唐刀的白面青年的带领下,翻身从别墅的围墙外面跳了进去。气势汹汹往一栋白‘色’建筑慢慢‘逼’近。

    白面青年手握唐刀,脚步沉稳,刚毅脸庞透‘露’一股英气,狂妄是他的‘性’格,嚣张是他的本钱。他不是别人,正是任长风。

    这处别墅,的确是蓝煜的秘巢。他的夫人李宝(英译)就住在这儿,有超过一百号烈火社‘精’锐保护着她的安全。之前蓝煜之所以会败在龙风的手里,也是因为龙风抓了李宝(英译)以作要挟,蓝煜才不得不就范,率领烈火社二百余众加入蓝河帮。

    都说同样一个陷阱不能掉进去两次,为了预防有人再用他的软肋要挟他就范,他秘密把夫人转移到了这儿。除了这一百多号心腹之外,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夫人会躲在这儿。

    蓝煜也是正常的男人,当然也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所以隔个三四天,他都会化妆成不同的人,从秘密地道离开据点前往别墅。这个秘密别说谢文东,就连龙风和尼古拉斯都不知道。

    老话说得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褚博会用“偷天换日”之术,在他的钱包里放上一个小如纸片的追踪器。

    烈火社的成员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尽管任长风一行人行动非常小心,但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你们是什么人?”(英)一个人打着电灯,表情骇然道。任长风再不懂英语,这句话简单的话还是听得懂。

    面对着巡逻的十人,任长风脸‘色’铁青,心情平静,双目透‘露’凶光,看着眼前众人。单手之上有着白‘色’布条将唐刀与手掌缠绕在一起,随即身体如猎豹一般冲入人群之中。

    “我是收你们魂的人。”任长风低吼一声,杀将开去。

    因为他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闪到了巡逻的队伍中,最头上的那个人甚至连拔枪的时间都没有。

    很快,任长风被淹没在人群中,手握唐刀,一个力劈华山,冲着迎击而来二人砍去,一刀下去,只见俩道黑‘色’身影向后倒飞而去,夜‘色’中,一道道银‘色’寒光闪烁,不时有着如同烟火般的血水溅起,哀嚎声惨叫不断。

    等他们再想拔枪时,已经来不及了。任长风已经杀入他们阵营中,开枪不但杀不掉对方,甚至可能误伤自己人。

    这支巡逻队有人用对讲机发去警报,有人‘抽’刀而上。任长风砍翻俩人之后,任长风攻势不减,随即再次将三人砍倒在血泊之中,同时,后者也被开山刀刮开一道俩寸大小伤口,疼的后者齿牙咧嘴。

    “你们赶快进到别墅去,别让那个‘女’人给跑了,这些小角‘色’‘交’给我了。”任长风对褚博下令道。褚博提着枪,关心一声:“任大哥,你小心。”说罢,率领二十人冲进别墅里。

    任长风低头看看殷红鲜血滴落下来,伸出左手‘摸’了‘摸’伤口上血迹,‘舔’了‘舔’手指上的血水,入口一种咸咸的味道,刚毅的脸庞之上带有一股邪笑,森白的牙齿‘露’出,似笑非笑盯着众人,好似饿狼看到‘肥’美‘肉’食一般。

    任长风个子有一米七五,谈不上虎背熊腰,却也有一身不错的肌‘肉’,刚毅的脸庞之上,虎目透‘露’出一股威严之‘色’,目光犹如刀子一般扫过众人脸庞。后者不敢直视,那种眼神,那种嗜血和凶狠,好似一个眼神就能将人杀死似的。

    “杀!”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大喊一声,猛然间,三道身影突然间朝着任长风扑了上去。

    面对眼前一个凶神恶煞般的终结者,这些人不能因胆怯而撤退,反而因人多势众,而为自己增加士气。但是,他们偏偏遇到不要命的魔鬼了。

    人未到,任长风手中唐刀带着寒风瞬间呼啸而来,后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身体如泥鳅,将前边一道身影避开,脚下猛然踢出一脚,直接将对方踢飞。

    随后,身后一道身影瞬息扑了上来,任长风身体微微撤开,躲过身后那道身影,其次,左边那道身影也欺身而上。

    后者身体如陀螺一般躲避开,一拳朝着后边男子面部暴袭而去,一拳下去,将男子鼻梁骨直接击碎,鲜血顺着脸庞留下,后者吃痛,手中开山刀掉落地面,掩面哀嚎。

    这个时候,又有三人欺身而上,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迎击而上。这时,另外一支十人的巡逻队在收到警报后也及时赶到。

    “不要用枪,小心伤了我们自己兄弟,用刀,活捉这个狗娘养的。”(英)巡逻小队的组长拦住了两个抬枪的手下,叮嘱道。觉得组长所说的有理,这些人也纷纷放弃用枪,拔刀而上。

    近战,绝对是任长风的天下。若是面对三五人好说,但一下子面对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人还都是退伍军人,有的还是特种兵。即使是狂妄的任长风,也不禁感到压力像山一样大。

    面对三人攻击,任长风不急不缓,将其身而上的一名男子再次一脚踢飞,手握唐刀,与手握开山刀壮汉对撞在一起。

    壮汉一刀劈下,任长风只感觉一股巨大沉如山岳一般重力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另外一道身影猛然朝着后者背部攻击而来。

    若是被这刀劈中,任长风必死无疑,也就在这个时候,任长风怒吼一声,双臂蓄力,将壮汉开山刀顶开。

    随即就地一滚,躲出数米之远,在他翻滚在地时候,手握唐刀将近处俩人脚筋割断,二人脚下吃痛,身体一软,倒地不起。

    众人见状,面‘露’惊恐,但更多的是愤怒。众人怒吼一声,又有数人扑面而来。正所谓好虎架不住狼多,更不要说任长风这头并不强壮的老虎了。

    任长风虽然力大,但面对二十多人车轮战术,也不敢与壮汉耗费力量。

    一连将六七名男子击伤,为首壮汉脸‘色’铁青,双眼‘欲’裂,怒吼一声,朝着后者走去。

    壮汉虎背熊腰,样子狰狞,脸上带有刀疤,粗壮结实手臂,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看就是一位不简单的人。

    任长风知道此人力大,一时间难以击败,身体一滑,如泥鳅一般,窜入人群之中,壮汉无奈,一时抓不到后者。

    这个时候,任长风犹如狼入羊群,一时间将对方六七人放倒,十数人见终结者一般任长风冲入人群后,因害怕而不由向后躲避开,不过,任长风仅仅只有一人,己方有十数人,面对后者攻击,众人架起开山刀,朝着后者攻击而去,与其说退一步是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双拳难敌四手,进入战圈之后,任长风仗着自己力大,恶狠狠将近处数人砍倒在地,血水溅起一地,染红衣服一大片,远远望去,后者好似嗜血恶魔一般恐怖。砍到数人之后,随即就地一滚,依葫芦画瓢,再次将近处几人脚筋割断。

    任长风虽然狂妄,但并不是傻子。他知道今天是来抓人的,不是来拼命来杀人的。

    做人,要知己,做事,要知道后果,即使任长风也不敢大意。他便打便往后退,一步一个脚印小心应战者。

    与此同时,褚博一行人也与别墅内的护卫们发生了‘交’火。双边都不想把**引过来,非常默契地都装上了消音器。

    砍倒数人之后,壮汉怒吼一声,业已来到人群中,手中开山大刀猛然间朝着任长风攻击而去。

    后者再次朝着远处躲避而去,朝着近处几人砍了过去。

    此时,任长风将对方数人砍倒,同时自己身上也被对方砍中五六道三四寸长刀伤。整个身体被殷红血水浸染一大片,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就在后者急忙躲避进入人群时候,对方也知道后者是在躲避壮汉,便急忙分散开。

    不过,这样给任长风制造很好的机会。

    手握开山大刀,首先将面前黄‘毛’男子砍翻在地,男子哀嚎一声,便没有回应,血水迸溅而出,犹如喷泉一般‘射’出,将地面染红一大滩。于此同时,右边一道寒光瞬间而来,带着一道凌厉寒风。

    这个时候,后者已经无法躲避,身体急忙朝着一旁躲避开,不过,还是被开山刀划出俩三寸长大的血口。血口如喷泉一般喷‘射’出血水,血‘肉’外翻。

    后者要紧牙关,手臂蓄力,朝着对面男子用力砍去,男子无奈,只好硬接,只听‘当啷’一声,火‘花’四起。

    一击不成,任长风脚尖踏地,身体跳起,膝盖直接顶着男子下颌,只听‘嘎巴’一声,骨头断裂声音,男子没有吭一声,便倒地不起。

    这个时候,壮硕男子紧跟其后,来到任长风身后。感觉身后寒风暴袭而来,任长风无奈之下,只好反身硬接壮汉这一刀。

    一刀下去,开山刀与唐刀对撞在一起,只听‘叮叮’刺耳声音划破空气,好似能够穿透耳膜一般,在空中嗡嗡徘徊回‘荡’着。

    这个时候,任长风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个道理。虎口传来疼痛感觉,身躯向后倒退几步,手上的唐刀要不是因为白布绑着早就脱落了。看到这个难缠的对手脚下倒退数步,壮汉趁机紧跟而上,一个力劈华山,刀锋带着寒风瞬间攻击而来,瞬息而至。

    后者无奈,知道已然不能接下这一刀,身体就地一滚,避开壮汉的攻势。身后壮汉不依不饶,紧跟其后,脚下急忙加快几步,朝着任长风跟随而去。

    “***,这孙子还真难缠。”任长风大骂一声,就地一滚,手中唐刀猛然间朝着大汉脚踝处刺杀而去。

    别看大汉脚步快速,但警惕‘性’极高,当任长风身体弹回来时候,急忙止步,向后倒退,与此同时,手中开山刀将任长风手中唐刀阻拦下来。

    任长风暗暗心惊,真是遇到对手了。他只好一个鲤鱼打‘挺’,站立身形,再次冲进人群之中。

    剧烈运动使得任长风身上刀口一阵崩裂,血水流出,同时有着新伤出现。

    手握唐刀,双目猩红犹如杀神,双臂蓄力,怒吼一声,脚下猛然用力,一个箭步直冲人群中,手中唐刀‘呼呼’作响,任长风将所有力气用到蓄积在手臂以及双‘腿’之上,连续挥舞十数次唐刀之后将眼前六七人砍倒在地。

    连续将六七人砍倒在地时候,此时任长风体内力气几乎被‘抽’空一般,脚下灌铅一般,难以动弹毫分。

    这个时候,能够站立起来的也就三四人。

    体内力气已经被‘抽’空,面对眼前四人,任长风不知道自己能力战到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