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25章 李爽的计划(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24章 李爽的计划(三)
  • 下一章:第226章 李爽的计划(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在听到李爽叛变的第一瞬间,谢文东同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样。只见他摇了摇头:“不可能,小爽不是那种人。我看人不会错,如果他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我早就把他踢得远远的了。”

    在场的众位干部都知道以前的李爽是什么人,谁也不敢相信现在的李爽会变成这个样子。

    三眼神‘色’黯然,对谢文东道:“东哥,李爽真的变了。他变得六亲不认了,变得翻脸不认人了。你看我手臂上的伤,就是他用枪打的。”“你说小爽用枪打你?这怎么可能啊。”谢文东始终不肯相信,李爽会背他而去。他只是说了几句重话,他的气量不应该会那么狭小。

    周围的高强、姜森点点头,证明三眼所言非虚。

    谢文东大手一摆:“如果是这样,那我宁愿相信小爽有他的难言之隐。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年陈百成之‘乱’时,张哥用枪将强子打落悬崖的事。”

    当时,三眼受陈百成所迫。为了保全整个飞鹰堂,保全文东会的重要命脉,他含泪将高强打下悬崖。如果不是高强命大,后者早就不在这儿了。经谢文东这么一说,大家还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背叛更要大。三眼朗声道:“东哥的意思是,李爽是**无奈的?”

    谢文东重重地点点头:“肯定是这样的,小爽肯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高强冷不丁开口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连留下只言片语的时间都没有。”高强和李爽的感情很深,这句话当然不会是故意要找李爽的不痛快,他只是理智地就事论事而已。

    被高强这么一说,病房里集体沉默了。就连谢文东一时间都没有找到很好的理由反驳。

    这时,姜森转了转眼珠子,话锋一转道:“其实判断李爽是不是真的叛变,有一个很简单的法子。”

    大家齐齐抬起头,看向姜森。

    姜森继续说道:“如果李爽问心无愧,他肯定就没必要转移他的家人。如果他做贼心虚,此时他的妻子父母肯定就不在极乐岛了。很简单,一个电话就能确定。”

    最简单的办法,往往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纵然谢文东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但为了大局着想,他又不得不那么做。

    想了好一会儿,谢文东才缓缓开口:“打吧。”

    姜森轻轻点了点头,拨通了驻守在极乐岛的东心雷的电话。

    美国和澳大利亚差了接近十六个小时,谢文东这边是下午三点,东心雷那边已是早上七点钟。

    接到姜森的电话,东心雷很是意外。他笑哈哈地打着招呼道:“老森,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美国的战事进行的怎么样,要不要我过去?”

    姜森没跟他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老雷,你赶紧赶到小爽的家里,看看他老婆叶落和父母在不在。”

    东心雷听出了姜森的话里有话,收起笑容正‘色’道:“怎么了,小爽出什么事了?”

    “没出多大事,就是东哥有点小事要问问他们。”在事情还没有定论之前,姜森也不想把“叛徒”的帽子,先扣到李爽的脑袋上。东心雷也算是**湖了,他凝声问道:“老森,不要瞒我,是不是小爽阵亡了。”

    姜森连忙表示否定:“你先带人去看看,等找到人我再跟你详说。”东心雷自知事不寻常,赶紧带上几名保镖,往李爽和他父母的别墅方向赶。

    在这段时间内,病房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祈祷,老天爷啊,一定要在,一定要在啊。

    大约五分钟过后,电话那头传来东心雷气喘吁吁的声音:“老森,他们都不在家里。听守‘门’的护卫说,他们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突然离开了极乐岛,说是家里有亲戚过世,他们是回去奔丧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是不是小爽真的阵亡了?”

    姜森心里一沉,对谢文东等人缓缓道:“老雷说,他没找到李爽一家。”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三眼几脚将面前的玻璃茶桌踢得粉碎,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在了地上。

    虽然被李爽打伤,但如果知道李爽是有自己的苦衷,他还是不会计较的。但为什么梦想总是那么美好,现实却是那么残酷。

    ‘阴’霾,如瘟疫一般笼罩着所有人。谢文东身子一塌,瘫在‘床’上。高强和褚博等干部一个个别过头去,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

    “喂喂喂,老森到底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啊?哎呀,真是急死我了。”电话那头,东心雷不断催促道。

    姜森收敛了自己情绪,哀怨地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东心雷的反应,不用说也能猜得到。

    痛心过后,东心雷才回复了一些理智。他开口道:“老森,把扩音器打开,我要跟东哥说话。”老森放下手机,把扬声器打开。

    “老雷,有什么话就说吧,东哥在听。”姜森‘摸’了‘摸’酸酸的鼻子,带着哽咽声说道。

    东心雷考虑再三,这才徐徐开口:“东哥虽然我打死也不相信小爽会叛变,但为了社团和大局着想有些事还是得做。小爽经营虎堂十多年,手下大部分干部都是他亲自提拔上来的,以他马首是瞻。如果小爽真的叛变了,只要他振臂一呼,虎堂几万人就会自动脱离文东会,成为文东会的一大祸患。当年的陈百成,就是前车之签。我建议龙豹飞鹰三大堂口在ZG**的人马,临时封禁虎堂,控制其主要头目。等到事情查清楚之后,再把他们放出来也不迟。”

    东心雷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却是为了大局着想。

    谢文东没有开口,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东心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另外,我申请派遣一支人马去追击小爽的父母妻儿一行,把他们控制起来。”

    “妻儿?”一直沉默的谢文东从口中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东心雷恩了一声:“叶落怀孕快两个月了。为了不让小爽分心,她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他。”

    想不到李爽要当爸爸了。新生命的到来,让谢文东这个当伯伯的忧郁的心,稍稍缓解了一些。他淡淡道:“我到现在为止,还相信小爽是**迫的。等找到了叶落她们,不要控制她们,只要派人跟踪并保护她们的安全就行。”

    东心雷心里一暖,就算种种证据都指向李爽叛变,但东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自己的兄弟。他点点头:“我知道了,那虎堂的事?”

    “这件事牵扯太大,如果真这么办,非但会被道上的人笑话,也会让兄弟们寒心。你亲自出岛一趟,随便找个理由把那些干部聚集起来。等他们都到场后,再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记住一定不要说的太死,对他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件事能低调就低调处理,能把扩大就不扩大。”

    东心雷点点头:“东哥考虑的是,我这就去安排。东哥没有别的吩咐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

    谢文东轻轻嗯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谢文东再三强调道:“我虽然还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还不知道李爽准备加入蓝河帮),但我有一点必须告诉大家,就是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谁也不能说小爽是叛徒。谁要是把事情传出去,我定对他不客气。他是我的兄弟,是我们大家的兄弟,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东哥。”众人齐声说道。

    谢文东:“另外,通知老刘的黑衣暗组,让他一定要找到小爽一伙儿,密切注意他们的行踪。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把消息报告给我。”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褚博道。

    ************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谣言如约而起。因为有“好事者”的推‘波’助澜,各种版本的传说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进了尼古拉斯、龙风、蓝煜等人的耳朵。

    蓝河帮尼古拉斯这段时间正在密谋和龙风密谋一个大行动。

    在听到谢文东和李爽因为一个‘女’人决裂时,忍不住连喊三声:“YES!YES!YES!

    “龙,你怎么看这件事?”(英)尼古拉斯问龙风。龙风‘揉’着下巴,从平板电脑里调出李爽的资料:“当然是件好事。资料上说,这个叫李爽的人,是文东会的虎堂堂主,跟在谢文东的身边十多年,是谢文东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动力。与另外一个叫做张志东的人,号称谢文东手底下的一龙一虎,他和谢文东反目成仇,对我们百利无一害。”(英)

    尼古拉斯夹着一根雪茄,满意的笑道道:“那你觉得这事是不是真的?”(英)

    龙风分析道:“从人‘性’的弱点分析,两个人相处久了,矛盾也就出来了。矛盾积攒到一定的地步,爆发出来也是很正常。不过,谢文东一向‘阴’险狡诈,这事是真是假,目前还说不清楚。我需要时间再观望观望,才能下定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