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23章 李爽的计划(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22章 李爽的计划(一)
  • 下一章:第224章 李爽的计划(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经过两天的修养,谢文东的病好多了。虽然还是不能下‘床’,但‘精’神面貌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这天,谢文东正在和姜森商量蓝河帮的事宜。谢突然想起自从那天和李爽吵过架后,后者就一直没出现过。

    他停下来,忽然问道:“老‘肥’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姜森目光闪烁,支支吾吾道:“他在镇守据点呢,等等他有空,我我让他过来向东哥赔罪。”

    谢文东是个多么聪明的人,姜森那点心思怎么瞒得过他。他的心里蓦地一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老森,你可是从来不说假话的。告诉我,是不是老‘肥’出什么事了?”

    姜森犹豫了半天,重重得叹了口气:“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东哥。东哥猜得没错,老‘肥’是失踪了。自从那天和东哥吵完架后,我们就一直联系不上他。”

    “什么?”谢文东身躯一震,马上坐了起来:“小爽失踪了?会不会是蓝河帮搞的鬼。”姜森摇了摇头,娓娓道:“我让周子东跟踪了李爽的手机信号,信号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这座医院的‘门’口。与此同时,他两位保镖的手机信号也是在同一时间没的。另外,黑衣暗组的兄弟也传来情报,小爽也没有落到蓝煜的手里。”

    谢文东关心则‘乱’,强声道:“说简单点。”姜森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一句话,可能让谢文东没法接受,不过他却不得不说。

    “种种情况显示,老‘肥’是自己失踪的,他好像,好像是在躲我们。”

    “躲我们?!死胖子翅膀硬了,还说不得了。找,马上派人去找。无论如何我要见到他,等他回来我要让他好看。”谢文东攥紧拳头,目若寒冰道。

    生怕谢文东生气发病,姜森忙起来打起了圆场:“东哥先别生气,没准小爽有他自己的考虑。老刘已经派出很多探子打听他的下落,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的。”谢文东微微颔首,点了点头。

    “张秘书,麻烦你好好照顾东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姜森冲张欣晴说道。张欣晴正在给谢文东切苹果,哦了一声权当回答。

    等离开了谢文东的病房,姜森掏出手机一看,有一个未接电话。他把电话回拨过去,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请问是姜森姜先生吗?”姜森不禁愣了愣,他这个是‘私’人号码,只有那些和他亲近的干部才有。从对方的口气上不难听出,对方并不认识自己。这样就奇怪了,对方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

    他清了清喉咙,回答道:“我是全球速运的快递员,肖恩医院‘门’口有您的快递,请速来取。”(英)“快递,我没有买什么东西啊?”(英)男人回答:“请问您是姜森姜先生吗,你的电话是86135********吗?”“是啊。”“那就没错了,麻烦您过来取一下。”(英)

    不等姜森说完,对方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这是,褚博拎着装有‘鸡’汤的保温杯走了过来。看到姜森一脸疑‘惑’,不禁好奇地问道:“森哥,怎么了,是不是有爽哥的下落了?”

    姜森摇摇头,把刚才的对话内容告诉了他。褚博对此也很费解,他把‘鸡’汤递给病房‘门’前的一位守卫,然后对姜森说道:“森哥,我跟你过去看看。”

    姜森点点头,和褚博一道慢慢向医院的大‘门’走去。他们非常谨慎,在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才向一辆集装箱慢慢走了过去。褚博跟在姜森的后面,手里暗扣着手枪,随时做好开枪的准备。

    在医院‘门’前的马路上,一个穿着蓝‘色’工作装的二十来岁小青年正焦急地等待着。这么一会儿,他都已经看了十多次手表了。

    两人慢慢向车辆靠拢,送货的小青年看到他们过来,试探‘性’地问道:“请问,你是姜森姜先生吗?”(英)

    姜森点点头:“我就是。”(英)说着,他当着面回拨了一个电话。顿时,小青年的电话响了起来。

    小青年确定了姜森的身份,笑着说道:“请您签收您的货品,东西就在集装箱里。”(英)他收起电话,跑到汽车后面把集装箱‘门’打开。

    因为电视电影里出现过太多次,集装箱布满枪手的画面了。两人谨之又谨,慎之又慎,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面走。等到小青年打开车‘门’,褚博左臂一勾住小青年的脖子,使劲往前一推:“别动。”在小青年身体的掩护下,褚博这才敢微微探出半个身子。等看清楚里面的货品时,他顿时傻眼了。

    原来集装箱内虽然没有埋伏着杀手,却装着一口漆黑的大口棺材。在棺材的右边还有一块石碑。石碑上赫然刻着几个大字:谢文东之墓。

    “草,森哥,出大事了。”褚博一把把小青年推开,指着那口棺材大声叫道。姜森疾步过来一看,差点背过气去:“这***是谁干的,别让我知道,要是让我知道我非扒了他们的皮。”

    褚博又重新扣住小青年的脖子,恶狠狠道:“谁干的?”看到两人脸‘色’顿变,凶神恶煞的模样,小青年吓得差点‘尿’‘裤’子。他高举着双手投降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个送货的。”姜森冷声问道:“这东西是从哪里拉来的?”(英)

    小青年不敢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地把发件人的地址告诉给了姜森。姜森字字如寒冰,开口道:“快,带我们去那个地方。”小青年虽不是中国人,但也知道棺材象征着不好的意思。看对方两个人的架势,人家家里根本就没死人,这不是拿自己找乐子嘛。

    他点头如捣蒜,连声回答道:“我这就带你们去,这就带你们去。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英)

    褚博往前面一‘腿’,喝声说道:“上车。”

    为了安全起见,姜森在临行前给林鑫打去电话,让他带领白衣血杀的兄弟赶往小青年所说的那家棺材铺。

    在去往棺材铺的路上,三眼他们打来电话,说是和高强两个人来到了长滩市。虽然褚博给他们报了平安,但两人还是不太放心,这才商议着专程来长滩市区看望谢文东。

    两个人计划在长滩是逗留五个小时,然后再傍晚的时候赶回各自的地盘,以防蓝河帮突然进攻。没想到,刚一打电话来,就碰到有人送东哥“墓碑”这种晦气的事。

    三眼听完气得火气冲天,就连沉默寡语的高强都气得全身哆嗦。两人当即令司机调转车头,改成和姜森等人同一目的地。他们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不管那个人是谁,一定要挖出来,把他碎尸万段。

    他们都以为,要挖这个人出来必定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那个人却准备好了酒宴,早早地候着他们。

    那个人长得很胖,浑身上下就好像一个圆滚滚的球。他全身上下都是圆的,圆圆的手指肚,圆圆的拳头,圆圆的脸。在那张圆圆的脸上,挂着一幅吊儿郎当的嘴脸,好像普天之下老子天大地大一样。在他的身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保镖。男的强壮干练,‘女’的英姿飒爽,给人的第一影响就是他们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人一直在美滋滋地喝着酒,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那副笑容直到三眼、高强、姜森、褚博等人出现的时候,才慢慢消退下去——他似乎没有想到一下会见到这么多老熟人。

    那人看到了老熟人,那这些老熟人又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了一个宴会。

    宴会并不奇怪,在这个世界上,宴会是每天都会有的,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宴会,有的宴会让人快乐,有的宴会使人烦厌。

    宴会绝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可是这一次宴会,却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宴会。

    神奇的是,这个宴会居然是在几块棺材板上——几块已经刷上黑漆,带着浓烈的呛鼻味道的棺材盖。老熟人们看到这人,集体傻眼。他们猜想了无数个可能,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人居然会在这儿。

    三眼咕噜咕噜吞了几口唾沫,嘎声道:“小爽,你怎么会在这儿?”

    没错,那个胖男人正是李爽。

    李爽悠游自在地喝了一口酒,反问道:“你们又怎么会在这儿?”

    三眼:“我们是来抓那个送东哥棺材石碑的‘混’蛋。”

    李爽放下酒杯,指着自己的鼻尖笑道:“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混’蛋。嘿嘿!”

    “什么?”众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是你?”

    三眼瞪着一双牛眼,‘激’昂道:“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你想找死啊?”

    李爽耸耸肩,淡淡道:“我没疯。三眼、强子、老森、小褚,我看在往日兄弟的情分上,今天不难为你们,你们走吧。回去告诉谢文东谢先生,就说我李爽不想到他手底下‘混’了,我跟他的兄弟情义断了。”

    “草”,三眼的急脾气马上就上来了:“死胖子,你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你知不知道刚才说的话,是大逆不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