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19章 纸扎人(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18章 为wuyonghui888兄弟加更
  • 下一章:第220章 纸扎人(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两个人都是烈火社的骨干,是蓝煜的亲卫。后者当然不想他们在受了伤的情况下,再去送死。没等他们动手,蓝煜重声喝道:“都回来。”(英)

    “蓝先生?!”两人停下脚步,同是一怔。蓝煜目光中流出不容质疑的坚定:“我说让你们回来,听到没有。”两位战将没有办法,只能悻悻而归。蓝煜一甩头,对酒吧里的蓝河帮**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动手?”(英)

    蓝河帮的那名头目在心里暗骂一声,硬着头皮指挥着数百手下冲了出来。

    双方‘交’战时间不长,蓝河帮便有大批帮众被白衣血杀的兄弟砍倒在地。姜森在救回褚博和随行的十位‘精’锐后,遵谢文东命令不与之恋战,率部离开。蓝河帮帮众不敢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扬长而去。

    在医院包扎完伤口后,天‘色’已经微微见亮。褚博缠着一声绷带,回到据点,看到金眼正躺在一楼的沙发上打瞌睡。他刚要开口,金眼突然抬起枪口对准了来人。

    褚博吓了一跳,伸手拦道:“是我,是我。”

    金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把枪收了起来、“哦,原来是你啊。怎么伤得这么重?伤得这么重就应该好好住院休息啊。”金眼看到褚博一身的绷带,关心道。

    褚博扬了扬手臂,笑声道:“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见褚博声音如虹,铿锵入耳,金眼这才放下心来,叮嘱道:“这段时间别忘了勤换‘药’,别让伤口化脓感染了。”

    褚博点点头:“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了,这个我明白。对了,东哥睡了吗?”

    金眼看了看手表,抖索着身体道:“我睡了半个小时了,东哥半个小时前还在和老森商讨计划,这会儿估计还没睡。”褚博哦了一声:“我去看看,你继续歇着吧。”说完,轻声轻步走向电梯‘门’。金眼打了个哈欠,又继续打起了瞌睡。

    电梯一直上升到四楼,远远看去,谢文东的卧房‘门’前,一个庞大的身影正百无聊赖地‘抽’着烟。褚博快步走上前去,等到了近前才打招呼道:“土山,今天是你值夜啊?”庞大身体的主人,正是土山。土山见来人是褚博,收起警惕心将嘴上的烟蒂扔到地上,捻灭:“是啊。褚兄弟不好好歇着,怎么还来这?”

    褚博递了根烟和打火机过去:“东哥不是让我试探那个蓝煜吗,我是来汇报情况的。身体没多大事,就是蹭破点皮。对了,东哥睡了吗?”土山点点头:“森哥刚走十分钟,应该睡了吧。”褚博走了个空,有些失望道:“那好吧,等东哥醒了,给我打个电话。”

    土山点点头,把打火机递还给褚博:“好,你也找个地方眯一会儿吧,都累了一天了。”

    褚博恩了一声,正准备转身离开。这时候房‘门’一开,谢文东从房间里探出身,冲褚博一甩头:“进来。”

    “原来东哥还没睡啊?”褚博‘揉’了‘揉’鼻子,踏步走入房间内。谢文东回到写字台旁边,拿起一张地图认真研究起来。简单地问了问褚博的伤势,在得到并无大碍的回复后,他不再废话,开‘门’见山道:“说说看你对蓝煜的理解。”

    褚博拉了个椅子一屁股坐下,大大方方道:“他的综合素质比我要差一些,但要我在短时间内拿下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谢文东端起一杯热茶抿了口:“怎么个不简单法?”褚博虽比不上任长风、袁天仲傲气,却也不会拐外抹角,假意谦虚。他是个实在人,一直都是用事实来说话,这也是谢文东很欣赏他的地方。

    他的说法,和姜森不谋而合。姜森说蓝煜是个不安分分子,是个定时炸弹,他倒想听听褚博对他的看法,毕竟褚博是亲自和他‘交’过手的。语言可以骗人,但招式招法不能骗人。

    褚博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便从蓝煜的招式招法上说起:“这个人当过兵这毋庸置疑。除了正常的擒拿格斗外,刀法剑法什么的都有涉及,出刀刁钻‘阴’险,稍不留神就会吃他的亏。他的那些烈火社手下,也都不是简单之辈。兄弟们死战了那么久,堪堪战了个平手。”

    出刀刁钻‘阴’险,不是简单之辈、平手谢文东暗暗咂‘摸’着这些词语。如此看来,此人的确不宜收入麾下,不稳定‘性’太大。不过对方的烈火社的确不简单,如果要想把龟缩的“烈火社”打散,就势必与之硬碰硬,那样的话己方势必吃大亏。而如果能降服他,就可以很好的规避掉这些问题。

    到底收与不收,谢文东心里充满了矛盾。

    看到谢文东眉宇间的愁绪,褚博关心地问道:“东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谢文东摆摆手,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与他。接着话锋一转,问道:“小褚,你说说看,我们怎么对付他。是杀了他,还是降服他?”

    褚博权衡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东哥,我觉得降服他对我们更加有利。”谢文东没有接话,继续等他把话说完。

    褚博继续道:“此消彼长,如果我们能降服他,既可以为己方增添一支有生力量,又能重创蓝河帮在长滩市的势力。至于他的野心,我想他再大也大不过东哥的野心,以后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褚博的话让谢文东的顾虑消退了不少。他点点头,决定最后采用“降服”这一比较保守的办法。

    想要让一个人心服口服投奔你,就得拿出让人心服口服的本钱。谢文东有没有这个本钱,他当然有。

    正当谢文东陷入沉思之际,褚博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对了东哥,有一件事我忘了跟你说了。”

    谢文东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他。

    褚博嘿笑一声:“我把一个追踪器放到了他的钱包里。只要他不仔细翻看钱包,我们就能随时知道他的下落。”

    “什么时候的事?”谢文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