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18章 为wuyonghui888兄弟加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17章 鹰击长滩(六)
  • 下一章:第219章 纸扎人(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姜森小心提醒道:“东哥,我承认这个蓝煜确实不错。可咱也不能忘了一件事?”谢文东知道他没有把话说完,没有接话。

    姜森吸了口气继续道:“老刘的情报上说,这个蓝煜的野心非常大。在蓝河帮内拉帮结派,秘密维持着自己的烈火社。要是咱们把他拉过来,就相当于在我们的帮会里放了一个定时炸弹。东哥难道忘了当年的陈百成吗?”

    当年的文东会之‘乱’,让文东会的发展至少倒退了五年,所损失的财力物力人力无数。包括谢文东在内,都得牢牢记住这个血的教训。这还只是发生在文东会,如果是发生在洪‘门’大体系,其一旦发生叛变,洪‘门’遭受的损失将远远当年的文东会,后果将不堪设想

    姜森说的不无道理,谢文东‘揉’着下巴远眺‘混’‘乱’的战场:“你考虑的很周到,蓝煜的事我们日后再议,先把褚博他们救出来吧。”姜森点头,亲自带着大队人马前去营救。

    “哈哈,褚先生你输定了,你看看你带来的人。”蓝煜呲牙咧嘴,眼珠猩红,提着弯刀指着褚博,身体一晃一晃说道。

    褚博喘着粗气,回身一看,随行的八位‘精’锐几乎全部被打败,躺在地上嘶吼呼救着,唯独方士、富克森、安克卜三人还在苦苦坚持着。

    “哈哈,何以见得。你的人也剩不下多少了吗?”

    蓝煜也扫了一眼战场,果然己方也只剩下了三员战将。其他人一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哀嚎阵阵。他的鼻子重重哼出一声:“我身后还有上千兄弟,看你今天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褚博一阵狂笑,得意傲然道:“你如果以为我没留后手,就大错特错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呵呵,死到临头还说大话,拿命来,”蓝煜一声暴喝,急忙调动身体所有力量,提刀朝着他奔来。

    褚博高举开山刀,猛然朝着蓝煜挥出四五刀,刀刀狠毒致命。蓝煜不敢大意,命悬一线危急,将身体内所有力量集中在手臂上,将开山刀阻挡开。

    第一回合,二人再次持平。随后,俩人继续战斗数个回合,不分上下,身体上不下十个刀口,血水飙‘射’,血‘肉’外翻,几处伤口似乎有白森森骨头‘露’出。

    “呵呵,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哈哈,”蓝煜这个时候,单膝跪地,一只手提着刀支撑着身体,嘴角流淌着殷红鲜血,呲牙说道。

    “哈哈,谁死还不一定呢,呵呵,”褚博比他的情况要好一些,不过也没有多余力气,声音几乎小的连自己都听不到。褚博不得不承认,这个蓝煜果然是个难缠的对手。英雄惜英雄,褚博很是享受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远方跑来数百道身影,这些人着装一致,步调统一,各个手持开山刀,怒视在场所有人。

    为首的是一名身高一米七左右的敦实男人,刚毅脸庞,虎目都来‘精’光,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样貌平凡,唯一独特一点事自身流‘露’出异样气质。

    二人皆一惊,不过,俩人表情各异,有喜有惊。

    “我的人到了,叫你后面的人出来迎战吧。”褚博大笑说道,因笑声过猛而剧烈咳嗽。

    蓝煜没想到对方的援军来得这么快,内心错愕,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脸‘色’平静,冷声说道:“你是谁?”

    来人自然是姜森,他接到谢文东的命令,从几百米外的埋伏圈赶了过来。

    “文东会,姜森!”简明扼要的一句话,却霸气十足。

    蓝煜心中大为吃惊,他的烈火社是杀手组织,自然对白衣血杀这个“同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相貌普通的男人,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姜森。蓝煜听人说过,这个褚博曾经是姜森的徒弟。徒弟都这么厉害,那师傅还了得。

    蓝煜心里暗暗叫苦,心说今天肯定有一场苦战发生。

    “无名小卒,也胆敢出现在我面前,”蓝煜冷笑一声,表面上没有显‘露’害怕之‘色’,双目透‘露’‘精’光,笑呵呵的说道。

    能把姜森叫做无名小卒的人,这个蓝煜可能还是第一个。姜森并不生气,他慢慢‘抽’出肋下的开山刀:“好,那就让你尝尝无名小卒手段,”

    蓝煜闻言,不再说什么,笑了笑说道:“哼,狂妄的家伙!”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有余悸。先不说自己是不是姜森的对手,现在自己和褚博‘混’战了这么久,疲惫不堪,哪里还有多余力气与他战斗。

    另外,他也不想成为蓝河帮与洪‘门’争斗的牺牲品。

    “快,杀了他们。”(英)蓝煜突然往‘门’里一缩,面部扭曲,指着姜森等人说道。

    这个时候,战场很安静,安静的似乎连彼此心跳都能听到。

    “就凭你这句话,你就该死。”姜森一句话,如雷劈一般将所有人思想意志打碎。

    众人闻言,眼神中带有恐惧看着远处那道身影。

    突然间,一道白‘色’身影电闪般朝着‘交’战的烈火社三大战将之一的“‘肥’猪”奔跑,身形如猎豹,手中一把细长‘阴’寒刀光一闪而过。再看‘肥’猪,嘴里留着血红唾沫,瞪大眼睛盯着前方,在他面前站着一名年轻英俊青年,男‘性’邪笑盯着他,森白牙齿‘露’出。

    ‘肥’猪低头看着肚子,一柄细长大刀‘插’在肚子上,生命力快速从他身体上流失,眼眸由明亮变成死灰。这名白衣人不是别人,自然是白衣血杀一组副组长林鑫。这时候,在姜森身边有二十人脱掉外面的黑‘色’长袍,‘露’出一袭白衣。然后二十人把一层‘肉’‘色’的面罩戴在脸上,看起来没有半点人气。

    这些人上下披着的那套白衣,从头到脚不曾间断。在他们的后背有两把都摘去了外盖的唐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寒光闪闪。尽管蓝河帮的帮众看到的只是两个刀柄,但那种死亡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不曾离开。在他们的肩膀上,赫然有一个“杀”字。

    “是白衣血杀。”(英)人群中有人失声喊出,齐齐往后倒退半步。

    不错,这些白衣人都是白衣血杀的成员,他们一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精’锐,历经磨练,各个实战能力强悍。虽未开战,却俨然一把把利刃刺向蓝河帮帮众的心脏,让他们身上的每根‘毛’孔都陡然而立。

    蓝煜看了看被林鑫杀掉的“‘肥’猪”,这名‘肥’猪是他身边的排名前十五的战将。即使是有伤在身,也断断不能被人一刀杀死。他不可思议地看向林鑫,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老大愣住了,还在鏖战的另外两人不干了。他们放弃和富克森和安克卜的‘交’战,怒吼一声,手提开山刀朝林鑫袭来。看到两人杀气腾腾的大汉攻来,林鑫手持开山刀,准备同他们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