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15章 鹰击长滩(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14章 鹰击长滩(三)
  • 下一章:第216章 鹰击长滩(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褚博等人本就没打算走,他们见敌人没有追击,很快又去而复返。

    看到对方又跑回来了,蓝河帮的帮众都气乐了,这帮人的胆子可真够‘肥’的,居然还敢来。

    这会儿不用那名头目下令指挥,下面的人已经追了上去,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好像褚博等人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他们杀父‘奸’妻的仇人似的。

    顿时间,场面变得异常血腥和‘混’‘乱’。蓝河帮的众人一心想将他们置于死地,却不曾想心有余而力不足。

    双方刚刚接触到一起,不少蓝河帮帮众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地被人砍了一刀。

    据点外,只见蓝河帮的人不时地有人倒地,惨叫声、嚎叫声、嘶喊声、此起彼伏。这些人中,要么当场被人一刀致死,要么被人废了手脚。总之,只要是褚博等人所使用的钢刀击中,非死即伤。褚博一众边打边退,仅仅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蓝河帮追杀出来的小弟就有二十多人倒地。

    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那名蓝河帮头目是不会相信自己的手下居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敌人在短时间之内轻而易举地给消灭掉了。当他睁大眼睛看着这些如同恶魔一般的褚博等人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又慢慢消失在夜幕之中。

    愤怒燃烧这理智,也让他们把上头的命令抛到了九霄云外。以蓝河帮头目为首的蓝河帮干部,高举砍刀怒声道:“草他妈*的biao子养的,给老子追,杀了他们。杀啊。”(英)

    见干部们都发了话,蓝河帮帮众也‘露’出一副按捺不住的迫切样子。来人虽然厉害,但只不过有十一个人,就算他们是李小龙在世又能怎么样,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子。

    抱着为手下兄弟报仇的决心,上百位蓝河帮弟子像一群草原上愤怒的公牛,顶着脚亮着蹄子就追杀出去。

    在他们还没有跑出二十米的时候,又有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给我回来。”(英)

    蓝河帮的弟子再一次齐齐刹住脚步,扭头看向身后。这一次,说话的不是那个蓝河帮头目,而是一个青年男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长滩市的负责人蓝煜。蓝煜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身材强壮,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阳刚之气。

    唉!蓝河帮帮众低着头,灰头土脸地走了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沮丧,愤怒、怨恨。

    那名蓝河帮头目见蓝煜过来了,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着急地一指地下哀嚎的众人:“蓝先生,你看这都是谢文东的手下干的。他们太气人了,打了人就跑,这帮王*八*蛋。”(英)

    “哪又怎样,你们不记得上头的命令了吗。这很明显是洪‘门’的圈套,只要我们的人去追击,就会中招全军覆没。”(英)蓝河抖动着细细的胡渣,粗声粗气道。

    蓝河帮头目心有不甘,沙哑道:“那我们不能就看着他们踩在我们的头上拉屎吧。”(英)

    “拉屎?!”蓝煜眸中寒光一闪:“谁敢在我蓝煜头上拉屎,我就把他的脑袋拧下来。”(英)

    这名蓝河帮头目是龙风临时调到蓝煜的手下的,他并没有见过蓝煜的实力,对他很不以为然。心里暗骂道:“说狠话谁不会,有种你拿出真的本事来啊。”

    缄口后,褚博又笑嘻嘻地带人第三次杀到。

    这一次,蓝河帮所有的人马都撤回到了酒吧内,只剩下蓝煜和十来位“烈火社”的社员一字排开站在外面。

    蓝煜左右扫视了众来人,最后目光落到了褚博的身上。此人虽然是小‘混’‘混’打扮,气质却是器宇轩昂,风采斐然,一看就是那种不简单的人物。他抬起手一指褚博,浅笑问道:“你是谁?”(英)

    褚博嘴角微翘,幽幽道:“褚博。你又是谁?”(中)

    蓝煜的父亲是华裔,听、说普通话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蓝煜心里一惊,没想到眼前的人就是谢文东旗下大名鼎鼎的褚博。之前他了解过这个人,知道此人是谢文东手下枪法和身法都一流的顶级高手。有人甚至冠于“杀手之王”的名号。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年轻人居然会是他。

    蓝煜定了定神,这才缓缓自报家‘门’道:“蓝煜。”(中)

    “哦,原来你就是长滩的负责人,久仰大名。”(中)褚博抱了抱拳,笑着说道。

    蓝煜回手抱拳:“褚先生的大名,蓝某人也是如雷贯耳。”(中)

    褚博再拱手:“过奖了。”(中,以下略)

    “褚先生是大人物,用这么狠毒的手段对付一些底层的小弟,不太妥当吧。”寒暄完毕,蓝煜开始进入正题。

    褚博低头扫了一眼:“是蓝先生的手下太不懂礼貌了,我和我的兄弟只想喝杯酒,他们却偏偏不让,我只是替蓝先生教教他们规矩。兄弟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方士等兄弟哈哈一笑,昂着脖子欢叫道:“对。”

    “你看到了,事实就是这样。”褚博耸耸肩,作出一副无奈的动作。

    好个目中无人的东西?!蓝煜气得牙根痒痒,真是老虎不发威,你真把我当病猫了是吧。他不动本声本‘色’,强颜欢笑道:“褚先生想喝酒,这还不简单。几位里面请,里面的酒水随便喝,我请客。”

    褚博再笨,也不会看不出这是对方的请君入瓮之计。不过他没有当场拒绝,而是反过头来问周围的兄弟:“你们觉得怎么样?”

    方士又带头道:“不想喝了,倒胃口了。”

    “在别人家喝酒顶多要钱,在你们家喝酒可是要命的。”

    “”

    褚博摊摊手,无奈道:“蓝先生盛情难却,我本不该辜负你的好意,只是你看看这”

    蓝煜绷紧面庞,皮笑‘肉’不笑道:“既然褚先生和你的朋友们不想领这个情,就算了。一直听说褚先生武艺高强,今天难得一见,你看看我们是不是要切磋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