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08章 冰川世纪(三十八)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07章 冰川世纪(三十七)
  • 下一章:第209章 为蓝煜兄弟加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听完了陈卓欣的翻译,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身体抖的更加厉害。他哆哆嗦嗦,全然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能能不能饶了我?你们要什么我都都答应你。”(英)以下皆为陈卓欣翻译,不赘述。

    伍晓‘波’打了打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长满络腮胡子的脸,哈哈大笑道:“我一直以为基地的恐怖分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也有怕死的。”褚博托着手点点头:“不怕死的都是那些最低层、最愚昧的的恐怖分子,如果他不怕死他就不会有今天的地位。怕死是本能,好好活着才是本事。”

    “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给你们一千万美金,你们可以拿着钱过上安稳的日子。你们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吧放了我,放了我你们就不再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英)

    褚博和伍晓‘波’对视了一眼,后仰面大笑。褚揪了揪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耳朵,徐徐道:“如果你以为可以用金钱来收买我们,就太看不起我们了。我告诉你别说是一千万,就是你给一个亿,我们的兄弟也不会动心。”(中)

    伍晓‘波’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嗤笑道:“就是,你就死了那个心吧。”(中)说完,冲陈卓欣等人一甩头:“把他绑上轿厢,我要带他去见东哥。”陈卓欣和另外两位兄弟齐点头,前者抬起一把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别耍‘花’样,要不然我一枪毙了你。”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预感到死期临近,身体瘫软走不动道。两位文东会兄弟见状,把他架了起来直接拖走。剩余的兄弟两人一只木箱,分数次把毒品晕倒索道的轿厢之下。历经艰辛,一行人才把三吨多毒品装上十二只轿厢(每条索道上两只轿厢)。

    至于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则被陈卓欣三人单独押上一只轿厢。

    “嘎吱嘎吱”,轿厢慢慢启动。只要再过十多分钟,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就会重新带回黑军基地。他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谢文东‘操’控。就是还有十多分钟,他也不肯放弃。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双手反绑着,坐靠在轿厢壁的一个角落。他抬起头,左右环顾一圈,最后把目标定在了陈卓欣的身上。说服这个小头目是逃脱的唯一可能,他试探‘性’地说道:“能不能给我一支烟。”(英)

    陈卓欣垂下眼帘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在吸了两三口,递了过去。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张开嘴接过烟,猛地‘抽’了几口:“好烟。我也喜欢‘抽’烟,我有世界上最顶级的古巴‘蒙’特雪茄,等以后有机会送几盒给你尝尝怎样?”(英)

    “我不‘抽’雪茄,那玩意儿太呛口。我就喜欢大中华这种绵柔的味道。”(英)说到烟,陈卓欣似乎兴趣十足。

    有一本书叫做《如何‘交’‘女’朋友》,书上说要想搭讪一个陌生的‘女’孩子,首先要观察她喜欢什么。从对方感兴趣的话题上聊起,会让对方对你的好感大增。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虽然没看过这本书,陈卓欣也不是‘女’孩子,但其基本原理是一样的。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深吸一口:“这种烟感觉不错,应该不便宜吧。”(英,以下略)

    陈卓欣也‘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一口:“在ZG属于高档型香烟了,一百人民币一包。哦,差不多十六美金。”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十六美金,在我们那个地方,十六美金可以买一条人命了。”

    陈卓欣:“呵呵,在你们哪儿人命就那么不值钱?”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用嘴巴吹了吹烟灰:“跟沙漠里的沙子一样不值钱。有时候甚至会因为一块面包自相残杀,本拉登首领是阿拉真主的弟子,他是真主派下来救苦救难的。为了早日把成千上万的兄弟救出苦海,本拉登首领才组建了基地组织。”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把对中东、阿拉伯人洗脑的手段用在了陈卓欣的手上,试图以真情打动陈卓欣。

    果然,陈卓欣“为之感动”。他沉默不语,耐心地听他继续说下去。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见对方并不排斥真主一说,继续道:“基地组织的每一位兄弟,都是阿拉真主的护卫者。等我们壮大,打败了美帝国主义和伊斯兰世界的‘腐败政权’后,每个护卫者都会得到真主的赏赐。金钱、‘女’人、好烟、好酒,古董”

    “‘女’人?”陈卓欣眸中‘露’出‘‘淫’光’:“听说在你们哪儿,一个男人可以娶七八个‘女’人?”

    原来眼前这个人喜欢‘女’人,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心里一动,坏笑道:“想娶几个娶几个,阿拉真主会把最漂亮的‘女’人赏赐给最勇敢的护卫者。”

    “那边的‘女’人长得怎么样?”这是陈卓欣最为“关心”的。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双手被绑,扭过头来看了看身上的长袍:“我的衣服口袋里有一个钱包,钱包里有我五个老婆的照片。如果你喜欢,统统可以送给你,只要我们做朋友的话。”

    对于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嘴里的这个“朋友”二字,陈卓欣似乎并不排斥。他蹲下身来,在他长袍的口袋里‘摸’索一番。

    一位文东会兄弟挠挠头,好奇道:“陈哥,你在找什么?”(中)

    陈卓欣眼皮都没抬下,敷衍道:“没找什么。我看看这小子身上有没有什么贵重东西,我们拿来买酒喝。”

    “还是陈哥考虑的周到。”那位开轿厢的兄弟笑着‘插’话道。“就是就是,跟着陈哥就能吃香的喝辣的。”挠头的文东会兄弟笑着道。

    说话间,陈卓欣已经‘摸’到了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所说的钱包。他直起身子打开钱包一看,里面果然有一张少‘女’的合照。阿拉伯国家的‘女’子一般以黑巾‘蒙’面,除了自己的丈夫外,别人很难看到其真面目。

    这张合照看上去就像是家居照片——因为每个‘女’人的身上都一丝不挂,脱得‘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