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07章 冰川世纪(三十七)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06章 冰川世纪(三十六)
  • 下一章:第208章 冰川世纪(三十八)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三十二十十八、七、六、五

    三十秒钟眨眼而过。只听嗖嗖的两声巨响,两颗十一米长的飞‘毛’‘腿’导弹腾空而上,直‘插’云霄。

    话分两头说,被打晕的徐大山缓缓苏醒。他‘揉’了‘揉’发疼的脖子,回忆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当两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时,他的身体条件反‘射’‘性’地弹跳起来。只见他甩开两条‘肥’大的双‘腿’,一直往自己的帐篷里奔去——他想知道黑影到底去他的帐篷里干嘛。

    手枪、弹夹、钱包,所有的东西都还在。从外表看,帐篷和入睡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了一丝红光。他低下身子,一把把被子掀开。被子下面,多出了一个方形的装置。装置闪着小红光,看上去有点像小型的定时爆炸装置。

    徐大山吓得一‘激’灵,赶紧夺‘门’而逃。在他逃跑的时候,嘴里还不忘大声喊道:“有炸弹,有炸弹。”

    炸弹?!

    不,他永远也猜不到。

    这是导弹。

    三十多名基地武装人员被他的呼叫声惊醒,所有人怀着茫然和不解冲出各自的帐篷,当然还不忘带上他们的枪。三十名全副武装的基地组织‘精’锐,如果要想把他们全歼,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难想象,那绝对是一场硬仗。

    一名小队长‘操’着冲锋枪,大跨步来到徐大山的面前,用叽里呱啦的阿拉伯语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徐大山不会说英语,更不会说阿拉伯语,那名翻译也只能说中文和英语。好在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能用肢体语言‘交’流。

    费尽力气,徐大山才总算把帐篷里有炸弹的消息表达出来。那名小队长拎着手枪,毫无顾忌直接冲进了帐篷里。在战祸频发的中东地区,这种不要命敢冒险的人比比皆是。

    小队长能辨别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爆炸物,他敢断定这绝不是一种手雷或者是定时炸弹。他把制导器捏在手心,冲手下人一撤警戒:“没事,是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儿。”(阿)

    既然不是炸弹又不是手雷,那这玩意儿是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挠头,没有一个人见过这玩意儿。徐大山见基地的小队长把“定时炸弹”捏在手心里,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他试图用肢体语言让那名小队长把它丢远些,不过小队长似乎对自己的认知范围很有信心。他摇摇头,大声讥笑道:“你真是个胆小鬼。我,狼一个模样。你,羊一个模样。”(阿)

    十多名基地武装人员集体发出一声哄笑。

    笑过之后,小队长这才终于想起自己的正事。这东西别人都没见过,见多识广的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首领应该见过。他瞥了一眼徐大山,对周围的手下道:“我们让首领去看看这东西是什么?”(阿)

    “对,首领肯定知道。”周围的几名武装分子背着枪,附和道。就在他们正要去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帐篷,找他询问这个奇形怪状东西的来历时,一名满脸络腮胡的阿拉伯籍男子发出几声惊呼:“首领不见了,首领不见了。”(阿)

    “啊?”一行人听到呼叫声,赶紧往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帐篷里赶去。就在这个时候,两道白光从漆黑的夜空中高速落下。

    “你们看,那是什么?”(阿)有眼尖的人指着空中大声呼喊道。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再孤陋寡闻再见识少,也知道这是箭体击落目标前的状态。大家都以为这是火箭弹,可随着箭体越来越近,他们才发觉自己错了。什么火箭弹会这么大,光这么强,速度这么快。

    徐大山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扬起脖子,妈呀一声像看了鬼一样:“是导弹,是他*妈的导弹。妈*的,谢文东疯了,谢文东疯了。”

    “轰隆”两颗飞‘毛’‘腿’导弹倏然落下,两朵蘑菇云在相隔不到五十米的范围内腾空而出。飞‘毛’‘腿’的杀伤半径是一百五十米,在这方圆三百多米的范围内,包括人类、狼群、虎豹、豺狼、树木在内的一切物体,都被毁于一旦。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就连远在黑军地区的谢文东都感到建筑在晃动。

    躲在狗熊‘洞’内的褚博众人,就好像经历了一场七八级的地震。耳轮中的轰鸣声一直持续了七八分钟,才有所缓解。当一行人握着耳朵走出‘洞’‘穴’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眼前的原始森林火光冲天,林中到处都是因惊吓而四散逃离的动物。几颗破碎的动物的头、狼的‘腿’、断木树枝、泥土抛到了‘洞’‘穴’‘门’口。要不是因为友谊峰地区已经进入‘春’天,爆炸产生的火苗必将这片原始森林毁于一旦,甚至连ZG最后一块冰川都保不住。

    “褚兄弟,咱们是不是闹得有点太大了。”伍晓‘波’吞了吞口水,一个劲地擦汗道。没想到两颗飞‘毛’‘腿’导弹的威力这么大,如果事先知道,褚博肯定不敢这么干。他也吞咽了几下,后怕道:“是啊。没想到老‘毛’子的东西这么厉害。***,吓死我了。”

    伍晓‘波’干咳一声,翻了翻白眼,没有说话。震惊归震惊,褚博也没忘了谢文东‘交’代的话。他一把揪住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衣服,指着眼前的场景喝声道:“看看,看看,这就是惹怒我们的下场。基地?算个屁。”

    陈卓欣停了一下,问道:“褚哥,后面那句话也要翻译吗?”褚博反问一声:“为什么不翻译,一个字不落,原原本本地翻译给他听。”

    其实,不要他说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已经见识到了谢文东的可怕之处。能轻轻松松出动导弹、地对空导弹,这种可怕的敌人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识过的。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后悔‘药’,如果有的话,就算再贵他也要买一粒。如果能预知到今天这种结果,打死他也不会打谢文东毒品基地的注意。

    只见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全身哆嗦着,嘴皮不停地打着颤,本来炯炯有神的眼睛变得空‘洞’乏物。他的警惕心、傲气、残酷、理智、自信、底气都被两颗飞‘毛’‘腿’导弹炸得片瓦不存。

    他在向真主祈祷,祈祷伟大的阿拉真主,不要就这样收走他的子民。如果阿拉真主真的能显灵,为他指点一条生路,他必将抱着一颗虔诚的心,珍惜真主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