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05章 冰川世纪(三十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04章 冰川世纪(二十四)
  • 下一章:第206章 冰川世纪(三十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窸窸窣窣,树林里传出细微的动静,那是狼奔跑刮蹭树叶草木的声音。

    “你们原地待命,我再派一支人马去抓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谢文东当机立断道。眼看着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近在眼前,褚博实在有些不甘心:“东哥”他一开口,谢文东就知道他想说什么。谢文东截口打断道:“保存实力,就是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至于其他的,你就别管了。”

    纵然是通过卫星电话,谢文东那股子领袖的威严还是渗透过来。褚博哦了一声,细声说道:“东哥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谢文东又给伍晓‘波’打去电话,让他马上组建一支小分队,赶到指定位置把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带过来。

    在一头白额狼王的带领下,五十多头嗜血的野狼分散开来。狼是种非常聪明的动物,它们明白协同作战的重要‘性’,更明白如何集合优势兵力与猎物‘交’战,这也是老虎狮子一般不敢动它们的原因。

    “嗷~~~~”白额狼王再一次的发出王者的命令,周围的狼在嚎叫声中听到了命令。一部分狼尾随,一部分狼进行包抄。

    感觉气氛非常不对的褚博一扬手,做出了一个警戒的手势。

    他咕哝一声:“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躲都躲不过。”

    他并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会来,但大家的心里却很明白。他们对视了一眼,二十人马上把枪顶上枪膛,严阵以待。

    “褚哥”那位杀熊的小个子刚要开口,就被打断了。

    倏忽一条黑影,突然从暗黑的树林里穿了出来。褚博气定神闲,连瞄都没瞄一下,抬枪打中了那匹狼的头。只听那匹狼闷哼一声,低头栽倒在地。这匹狼只是试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进攻。二十多头狼亮牙嘶吼,如二十多道闪电般蹿如‘洞’‘穴’之中。

    太快了,那位杀熊的小个子还没来得及开枪,便感觉右手被什么东西扎穿了。他不是个特例,未来得及开枪甚至放了空枪的人大有人在。“啊”杀熊小个子像是粘上了瘟神一样,快速的甩动手以求摆脱黑影的纠缠。

    这一甩不要紧,一大块的‘肉’也被黑影带了下去,手枪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这个时候,众人才能完全看清楚黑影的样子。那是一条健壮威猛的狼,双目放着凶光,此刻它的嘴里正含着一块血迹斑斑的人‘肉’。

    杀熊小个子倒也硬气,丝毫没有因为手上少了一块‘肉’而战斗力尽失。只见他大吼一声,反手‘抽’出腰间的开山刀,用尽全力朝狼头剁了下去。

    锋利的钢片切断了狼的气管,那只狼连嗥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便倒地而亡。整个狼头除了一层皮还连着身体,其他的肌‘肉’,骨头什么的都被一剑斩断,如此足见这一下的力道。

    狼群并没有被眼前这个不简单的猎物吓到,在它们的世界里,也只有“生存”二字。为了生存,它们将会尽最大的努力,将猎物吞入自己的腹中。

    只见无数道黑影踏着草地,卷起一股血风。在非常聪明的白额狼王的亲自带领下,近五十条狼对褚博等人发动了迅猛异常的进攻。

    它们防守阵营‘精’密,杂而不‘乱’,一个个亮出獠牙从四面八方杀来。

    狼群战斗力非凡,全副武装的小分队也同样不简单。

    五十多头狼,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是个噩梦。对于褚博等人来说,同样也是大麻烦。在长达的十多分钟的厮杀中,一条条的狼被打死砍死,狼尸横七竖八的铺了一地。杀到最后,那头白额狼王又不知道从那里调来了三十多匹狼。

    狼牙、狼爪、手枪、钢刀四种完全不同的武器发生‘激’烈的对抗。偌大的‘洞’‘穴’,俨然成为了一处坟场。又过了五分钟,白额狼王才极为不甘心地带着几头伤狼残狼消失在漆黑的丛林之中。

    褚博一看战场,差点哭了起来。四位兄弟被群狼分尸,五位兄弟重伤,还有七八位兄弟轻伤。如此惨烈的代价,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褚博忍着不哭出来,手里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这笔账应该算在基地组织的头上,要不是他们,兄弟们就不会来这儿,更不会枉死在一帮畜生的嘴下。”

    在悲伤的气氛下,愤怒就像瘟疫一样,极其容易传染。听完褚博的控诉,陈卓欣等兄弟纷纷咬牙,发誓会让基地组织、让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付出惨重的代价。

    复仇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半个小时候,伍晓‘波’小分队押解着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来到藏匿毒品的熊‘穴’。当他们看到地下的惨状时,所有人都怔住了。

    伍晓‘波’默立良久,才终于开口:“这这是怎么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褚博一直在发呆,当看到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时,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他瞪圆了眼睛,牛气冲冲地把后者打倒在地。包括那位杀熊的小个子兄弟在内的六个人配合默契,拳脚像雨点般打在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身上。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被打得连声惨叫,不一会儿整个人都肿了一圈。这个基地组织首领关乎着大局,是东哥计划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要是他被打死了,自己就没法像东哥‘交’代了。他赶紧一甩头,招呼身边的兄弟把褚博等人拉开。

    “各位兄弟,还请手下留情。这个人对我们还有用,可不能把他打死了。”

    “这种人死了活该,***……”

    “对,打死这孙子,为兄弟们报仇。”

    “”

    几名亲眼目睹分尸现场的文东会兄弟像是中了魔一样,红着眼睛,掀动着鼻翼,怒发冲冠。不顾伍晓‘波’手下兄弟的拉扯,骂骂咧咧对其拳脚相向。

    伍晓‘波’垂下眼帘,拔出手枪对‘洞’顶连开几枪:“好了,再打就出人命了。”也不知是枪声震住了,还是枪声把他们的理智吓了出来,经此一闹,所有人终于停下了手脚。

    唯独一个人另外。这个人就是褚博。

    褚博虽然不再动手,但是心中的戾气却越发得强烈。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褚博突然上前几步,扶住了伍晓‘波’的肩膀:“兄弟,哪里还有基地的恐怖分子?告诉我,快告诉我。”

    伍晓‘波’被褚博那双腾冲着怒火的眼睛吓了一跳,他怔怔道:“黑军那边的恐怖分子都抓住了,两架轰炸机也被地对空导弹击落了。如果要说哪里有敌人,就只有前方那处基地组织的临时据点了。”

    他们是在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休息的时候,把他抓过来的。

    包括叛徒徐大山在内,都不知道所谓的“黑军被炸平”,其实是谢文东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他们抓住了跳伞下来的基地组织武装人员,‘逼’迫他们向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传递假消息。

    等到轰炸机准备低空轰炸的时候,从友谊峰冰川脚下的两组地对空导弹发‘射’,将其击落。

    他们还在做着天一亮,就全面接手黑军的‘春’秋大梦。

    “我要求情东哥同意出动飞‘毛’‘腿’导弹,将徐大山一干等人全部炸成灰烬。”褚博很快从腰间掏出卫星电话。

    伍晓‘波’心里咯噔一下,扯着嗓子道:“什么?你不会是疯了吧?”

    褚博一边拨着谢文东的号码,一边回答道:“我现在很清醒。那些人都是基地分子的‘精’锐,要是和他们正面‘交’火,肯定损失很大。要是有飞‘毛’‘腿’导弹出击,半径在一百五十米的一切物体,全部可以炸为灰烬。另外,也该让叛徒徐大山尝尝挫骨扬灰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