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96章 冰川世纪(二十六)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95章 冰川世纪(二十五)
  • 下一章:第197章 冰川世纪(二十七)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忙活了一天了,大家都拖着疲惫的身子,随便找了间卧室睡觉。

    谢文东被C4炸‘药’的冲击‘波’所震,即使是没有生命危险,接下来的几天内也得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至于姜森、五行等人,他们的伤势稍重一些,虽同样没有生命危险,想来在病‘床’上的日子不会少于五天。

    病‘床’里,褚博和张龙两人正在谢文东的‘床’前汇报战况。

    褚博先开口:“东哥,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已经率领全部的基地武装分子投降,目前关押在咱们酒店的第二层。这次大战,我们伤亡”褚博把战况报告给了谢文东。

    谢文东听到“二三百”这个数字后心里明显沉了一下,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大的伤亡。伤亡二三百,自己如何向那二三百兄弟的家人‘交’代。他向来是个喜欢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的人,我行我素的人。只见谢文东眼神一凛,狠绝道:“除了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外,其余的人全部做掉。我要拿这帮‘混’蛋的血,来祭奠死去的兄弟。”

    基地组织的俘虏有几百人,如果全部杀掉那可真要血流成河了。

    毕竟是几百条生命,就这样全部图杀掉,褚博心有不忍,刚想张嘴求个情。哪知道谢文东的一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他的心思,他的话刚到嘴边,谢文东便又抢在他面前说道:“小褚,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不过你要记住一句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对自己身边兄弟的残忍。你不要把他们当人看,他们是畜生,畜生是不配以人的姿态活在这个世上的。”

    谢文东还对不久前的十个人体炸弹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手下兄弟拼死护卫,他或许现在已经被炸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褚博毕竟不是谢文东身边最老的那一批兄弟,如果他是三眼和李爽等人,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论起心狠手辣,谢文东从来都是当仁不让。

    褚博轻轻吸了口气,平淡道:“东哥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谢文东话锋一转,道:“等等,我还没说完。基地组织的人纵然可恶,有一个人要比他们还可恶百倍千倍,这个人要凌迟处死。”

    “东哥指的是?”褚博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疑‘惑’道。

    谢文东的眼神顿时冷了下去,两道‘精’光似可以冻死一头大象。他把拳头握的嘎嘎直响:“徐大山。”

    徐大山是文东会的老人了,是文东会刚创建那会儿加入进来的。这个人资质平平,全靠老资历‘混’到今天虎堂香主的地位。三眼重情重义,不想徐就这样庸庸碌碌过一辈子。他特意把徐大山调到黑军来,其实就是想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如果他干得好,三眼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提拔他。

    哪知道徐大山并不领情,更不明白三眼的酷刑。他心里甚至觉得三眼这是在刁难自己,故意把自己扔到这鸟不拉屎、‘交’通不便的地方来受罪。比他晚加入文东会很多新人都爬到了他的头上,而他自己这么多年了还在原地踏步,这一切都要拜三眼的“偏心”所赐。

    贪婪、不知足和自大促成了出卖了文东会、当起了基地组织的内‘奸’。正如后者所说,此人比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更该死,更应该千刀万剐。

    “东哥,我们的兄弟没有发现徐大山的下落。”

    “什么?”

    “这小子滑头的很,听说几天前就没在黑军现身过,应该是逃跑了。”

    “替我草拟一份全球追杀令,发到各给洪‘门’分会。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他并亲自扒了他的皮。”

    “是,东哥。”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地对话着,旁边的张龙‘插’不上话,急得满头大汗。

    谢文东注意到张龙的不对劲,停下话来问他:“阿龙,你怎么了?”张龙喉结滚动着,从口袋里抓出一包白‘色’的粉末。

    从粉末的质地、颜‘色’和包装袋的样式上看,这东西应该就是黑军生产的“星辰四号”(高纯度海洛因)。

    谢文东:“这有什么问题。”

    张龙:“东哥,这东西是我从仓库里拿出来的,它被掉包了,几百口箱子里面全是面粉。”

    基地组织占领黑军好几天,如果全力往外运货,是有可能把黑军的三四吨存货全部运送出去的。可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他们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把面粉放进去呢?这跟脱‘裤’子放屁有什么区别。

    得亏是张龙心细,及时发现了仓库里的秘密。如果不是因为他,谢文东就不会在无意间揣测出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歹毒用心。谢文东等人差一点被现实‘蒙’蔽双眼,遭受灭顶之灾。

    谢文东隐隐感到这个基地组织没他想的那么简单,一种强烈的、不好的感觉顿时侵袭了他身上的每根寒‘毛’。

    他从张龙手里抓起那包“白粉”,用指甲盖扣了一点搁到嘴里尝了尝,然后呸地一声把粉末吐掉。张龙说的没错,这果然是面粉。

    谢文东征战多年,总是能在危险到来之前提前预感到。说这是第六感也好,六识也罢,总之他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

    出于谨慎,他忙对褚博说道:“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等人,另外暂时停止清楚基地组织武装分子的计划。”

    “东哥,这到底是怎么了?”褚博被谢文东如临大敌的反应搞得紧张兮兮。

    谢文东并不点破,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妄加猜测只能动摇兄弟们的军心。他‘阴’柔地看向窗外,禅意十足道:“我们和基地组织的较量可能并未结束。”

    褚博、张龙等人被谢文东这么一说,齐齐怔呆了。

    话分两头说,自从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被抓住这两天来,张宝华时不时地往他们关押的酒店里跑。美其名曰是审问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实则是讨好他,为其打入基地组织内部创造条件。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打一开始就对这个能说一嘴流利阿拉伯话的中国男人保持着戒心。他并不相信,这个号称“看不惯谢文东为人,希望另谋出路”的人,可以帮助自己逃离谢文东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