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95章 冰川世纪(二十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94章 冰川世纪(二十四)
  • 下一章:第196章 冰川世纪(二十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侧耳听了听外面,感觉外面没什么异常。

    这这大着胆子把垃圾箱慢慢顶开一个缝隙。缝隙越顶越大,他开始脱掉随身的长袍和白巾,‘露’出里面文东会的黑‘色’会服,并特意把两条袖子拉到胳膊以上。如果是这样打扮的人,基地组织的武装人员是不会对他开枪的。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神‘色’机警地朝外面看了看,手脚并用从垃圾箱下面的‘洞’里爬了起来。

    他刚一‘露’面,一个黑影便从旁边的树上跳了下来。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白面男人,相貌堂堂英俊潇洒,他‘露’着两排洁白的牙齿,一脸无害地冲他笑道:“好大一只地鼠。”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看见了白面男人手里明晃晃的手枪,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白面男人呵呵一笑:“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可以少受很多苦头。”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听不懂对方的话,分别用阿拉伯语和英语说道:“我投降,我投降,你不要伤害我。”

    男人听不懂阿拉伯语,英语还是可以听懂一点点。他把枪口抵住对方的后心,怪声怪调道:“听话,我不杀你。”(英)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连连点头,一双手举过头顶,老实的像只听话的哈巴狗。如果是在大街上看到他,谁能把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男人和基地组织重要的领导人联系在一起。

    两人一前一后,绕过烟尘缭绕的废墟,来到“酒库”‘门’前。“酒库”‘门’前,基地组织的二百多成员正和文东会的兄弟们‘激’烈‘交’火。看到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被人压上来,所有的武装人员不约而同地停火,纷纷伸长了脖子看向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

    见基地组织那边停了下来,文东会这边也适时停了下来。和基地组织成员的复杂表情不同,文东会弟子看到他们两个人时,集体发出一阵欢腾。有兄弟欣喜若狂地叫道:“是褚哥,褚哥抓住了基地组织的头目。”

    “是褚哥。”好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不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黑军。相比之下,悲观的情绪如‘潮’水般袭向基地组织的数百武装分子。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是他们的领导人,是基地组织重要的骨干。

    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参加这次兄弟的所有武装人员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不仅组织不会饶过他们,就连他们最崇拜的真主也不会宽恕他们。

    “张宝华张兄弟,你过来帮我个忙。”褚博对安全部上尉张宝华招了招手。整个文东会,恐怕只有他懂阿拉伯语言。张宝华的任务是打入基地组织的内部,骗取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信任,是他进入基地组织的关键。

    在得到褚博的明示之后,张宝华颠儿颠儿地跑了过来:“褚兄弟,你想让我干什么?”

    褚博转了转眼珠,对张宝华道:“告诉他,让他的手下全部放弃抵抗。只要他们都投降,他可以代表谢先生饶他一命。”张宝华点点头,一字不落地用阿拉伯语言翻译。在说完话后他使了个坏心眼,又加了一句“我是来帮助你的,不要害怕”。说完后,还故意对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递了递眼神。

    他的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眼睛,更没有瞒过褚博的眼睛。

    两人各怀心机,都没有点破。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天雷”计划已经启动,投降倒也不失为麻痹文东会、麻痹谢文东最好的一个办法。他故意想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我要见谢先生,如果谢先生亲口答应保证我的人马安全,我可以让他们投降。”(阿)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也在试探张宝华的口风,想知道谢文东到底有没有死。张宝华明白对方的意思,毫不掩饰地说道:“谢先生受了些轻伤,暂时被运到了医院救治。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先生是聪明人,知道继续反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们投降,谢先生没准会看在基地组织的面子上,放你们一条命。”(阿)

    褚博抬起头问张宝华:“你在跟他说些什么?”张宝华干咳一声:“我在劝他投降。”褚博没有怀疑,哦了一声。

    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揭破下路,“考虑再三”才终于答应道:“那好吧,我答应投降。”(阿)

    “太好了。”(阿)张宝华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赶忙对褚博道:“褚先生,他已经答应投降了。”褚博一拍大‘腿’,高兴道:“好,张兄弟干的漂亮。”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看了看两人,又继续说道:“哦,我还有一个条件。”(阿)

    “什么条件?”(阿)张宝华没有把话翻译给褚博,而是不符合规矩地直接问道。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高傲地抬起头,说道:“我要和我的战士们都关在一起,如果不答应这件事,我就让他们鱼死网破,圣战到底。”(阿)

    这个小条件,不是张宝华能决定的了的,他只能继续把原话说给褚博听。褚博对刚才张宝华不尊重自己的行为非常不满意,心里憋着一团火,不过为了大局着想,他依然不动声‘色’笑道:“原来这么简单,我以文东会高级干部的身份同意了。”(中)

    得到了褚博的口头承诺,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终于肯下令,让剩下的所有武装分子全部缴械投降。一众人连同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在内,都被关到了黑军的一家酒店里。

    风水轮流转,这家酒店原先就是基地组织用来关押文东会众人的,现在掉了个个反了过来。

    一场争夺黑军的血腥战斗,终于以文东会的胜利而结束。为了拿下黑军,文东会这边损失惨重,伤亡在二三百人,黑军的很多基础设施(例如酒库、停机坪等)被损坏,好不容易运进来的储备军火,也被基地组织人员消耗殆尽。

    反观基地组织这边,同样也没捞到便宜,价值上亿元两架直升机和价值数亿元的两架轰炸机被炸毁,人员折损更是与文东会相当、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