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93章 冰川世纪(二十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92章 冰川世纪(二十二)
  • 下一章:第194章 冰川世纪(二十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一直站着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脸上还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在刀尖离喉咙还有半尺左右的距离时,只听当啷一声,火星四溅,一把片刀架住了来势汹汹的藏刀。来人正是金眼。

    金眼大吼一声:“真让我们不存在了是吧。”

    红胡子见一刀未中,也有些意外。谢文东的保镖离自己还有三四米远,没想到对方一眨眼就能闪到这儿。

    看来,谢文东能活到今天也不是侥幸。红胡子明白,要想解决谢文东就必须先干掉他的保镖。于是,他打定了注意,准备干掉面前的这个保镖。只见他他刀锋一转,双手握住藏刀刀柄至上而下又是一刀,这一刀的威力、速度、犀利皆胜过刚才那一刀,超快速下劈的刀身划过空气发出的嗡嗡的破空声,真劈在人的身上,可以轻松将人一分为二。

    但谢文东没有躲,金眼的身手纵然比红胡子还逊一些,但也绝不会如此不济,他相信自己的兄弟,就像相信自己手里的金刀一样。

    果然,金眼再次提刀而去。金眼看出红胡子的这一刀力量不小,便使出全力压下。“当啷啷~”两人皆觉得手腕一沉,双臂从手腕一直麻到胳膊,手里的刀差点没脱手。

    这么霸道的一刀都被人接住,红胡子心中一颤,知道遇上对手。他收起大意,双眼瞪着溜圆,也不多说话,‘抽’回藏刀,反手轮起又是一刀,直劈金眼的双眼。

    好快!虽然是敌人,金眼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这人可以说是他平生仅见的藏刀高手。

    红胡子的强悍同样也击起他本身的好胜心,他扎好马步,举刀硬接。

    ‘当’的一声巨响,金眼退出两步才把身子稳住。红胡子也被反作用力震得倒退半步。

    这次,金眼脸上不但没有痛苦之‘色’,反倒是神采飞扬,大喝道:“现在该我了!”

    说着话,急行两步,两尺多长的片刀从下而上,向红胡子的小腹撩去。

    这一刀又快又诡异,石光电闪,红胡子根本没看见刀身,只觉得一道寒光‘逼’向自己下身,他反应快极,几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

    片刀在空中划出一条明亮的半月光芒,在他面前一闪而逝。红胡子退了两步,感到肚子微凉。低头一看,小腹的衣服被划开一条三寸有余的大口子,鲜血正往外潺潺流出。

    堪堪伤及身体,他一生杀人无数,一般的人都挡不住他一刀,没想到对方既然能连续接上他的三刀,还给他还了一刀。

    红胡子心中又惊又怒,大吼一声,抡刀和金眼杀在一起。七招过后,金眼被红胡子一脚提出半丈远,彼时他有这样一种错觉,好像撞到自己的不是一直脚,而是一头发怒的成年公牛的犄角。

    他俩厮杀在一起,其他人也没闲着。和红胡子一起的二十多身披长袍的阿拉伯人高举着藏刀,杀向谢文东一众。

    双方没什么好说的,目的都很明确。一边是想要谢文东的命,另一边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黑军。

    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邪恶、残忍,杀人如麻。无数次生死战斗,无数次的并肩作战,他们之间配合的无比默契。而文东会兄弟也经历过南北大战,洪青大战,洪‘门’大统等生死磨练,彼此之间比亲兄弟还亲,打死一人,都要会讨回十倍百倍的代价。

    双方红着眼睛杀在一起,异常血腥。刀刀砍向对方要害,刀刀见血,片刻工夫,双方有数人倒地。

    基地的训练主要以枪械为主,藏刀只是用来以备不时之需。换句话来说,他们刀法实在不怎么样,也不适应这种近身搏斗,但这些人各个都是亡命之徒,下手狠毒不留余地,而且大有一拼之心。一人拼命,十人难挡,这二十几人拼起命来,威力怎可小觑。文东会数十人将其围住,一时间还真不敢靠前。纵然数量上处于劣势,但他们还是与谢文东的弟子还是在短时间内打成了平手。

    见到这‘激’烈火爆的火并场面,谢文东的血顿时燃烧。他从来不是袖手旁观,坐享其成的大哥,他喜欢和兄弟们一起战斗。

    谢文东眼睛里‘射’出像刀子一样的眼神,一抖中山装,从肋下‘抽’出一把开山刀:“让我来见识见识世界第一恐怖组织的实力。看看是最大的恐怖组织厉害,还是最大的黑帮团体厉害。”

    木子摩拳擦掌,‘阴’‘阴’地笑道:“为了见到你们,老子差点被鱼吃了。这笔账,也应该算到你们的头上吧。”

    虽然基地组织的人马都听不懂他们两个人的话,不过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没什么好词。

    这时,迎面刺来一刀,谢文东举刀向外一磕,片刀从他耳根下刺过。

    他出手如电,一把将对方的长袍抓住,向回一拉,长袍束缚了他的动作,也给了谢文东一个绝佳的机会。谢文东‘阴’笑一声,抬起膝盖猛然撞那人面‘门’。鼻梁骨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哪能经受住最坚硬部位的冲击。

    ‘咔嚓’一声,鼻骨顿时塌了下去,嚎叫着捂面倒退,指缝中满是鲜血。还没等那人站稳,谢文东手腕一挥,一道金光快似流星,在那人脖子上一闪而逝,咕咕咕的吞咽声马上替换了惨叫声。紧接着,鲜血从他的动脉血管里喷出来,呈扇形撒了一地。

    一旁基地组织武装人员看得清楚,没想到谢文东的保镖厉害,他本人更厉害。谢文东两把刀,一长一断,一明一暗,令人防不胜防。

    不到一会工夫,已经有两三人倒在他手中刀下,大部分都是出气多入气少,就算是他们的真主现身恐怕也很难救活。

    话音未落,三个一米八高的阿拉伯男子已然向他窜过去。

    三把刀,从三个方向分刺他身上的心脏、喉咙和下体。这三人的动作却远没有谢文东快,他们的经验更没有谢文东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