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91章 冰川世纪(二十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90章 冰川世纪(二十)
  • 下一章:第192章 冰川世纪(二十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之所以说狙击手的位置得天独厚,是因为两个狙击手互成犄角,呈‘交’叉防御阵型又躲在两堆‘乱’石之下。

    要想干掉两个占据天时地利任何的敌人干掉,真是太难了。

    一位文东会中层头目心急如焚道:“森哥,让我带兄弟们冲吧。他们只有两把枪,而我们有这么多人,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一个个把我们杀了。”

    姜森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嘎声道:“糊涂。兄弟们的命就那么不是命吗,明知道这也去送死还往前面冲?”

    那位中层头目被姜森的威严震住,脸‘色’通红羞愧地低下了头。

    “两点钟方向和十点钟方向。”姜森看到两个狙击点的位置,思前想后,一条妙计涌上心头。

    他把M88放下,从旁边一位兄弟的手里拿过一架轻型狙击步枪。“洛克21”轻型狙击步枪。

    “洛克21”采用7.62毫米特种枪弹,弹头因经二硫化处理而显黑‘色’。这种枪弹即使长时间不擦拭也能高效使用。它没有弹匣,枪弹‘插’入枪侧的弹带内。“洛克21”是一款号称专打敌方狙击手的步枪。能与台式固定步枪一样进行高‘精’度‘射’击,它在200米距离上可准确命中目标的任何部位。

    换上这种枪,姜森当然是有原因的。尤其是在双方综合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枪支的好坏、光线的照‘射’方向甚至是风向的偏差都足以导致完全不同的后果!而洛克21的子弹有一个特点,就是刻上螺纹后,呼啸的声音非常像枪榴弹。

    静静地爬到一块‘乱’石后面,姜森试探着将自己的宽沿软帽伸了出去,慢慢顺着岩石的边缘滑动着。看起来就象是一个正在爬行的人不小心‘露’出了脑袋,来回晃了两次,不出意料对方根本没有上当,果真是个行家。

    姜森缩在一辆汽车后面,把枪里的唯一一枚子弹卸了出来,借着暗淡的月光在弹头上用匕首刻出了深深的旋纹。既然对手是个有经验的狙击手,那么对枪榴弹的呼啸应该不会陌生,就看对手上不上当了。

    两名文东会弟子贪功冒进,一边扫‘射’一边匍匐前进。从他们所处的位置根本就打不到对手,反倒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在姜森还未开枪之前,两粒子弹将两人的脑‘门’打碎。他们连吭都没吭一声,当场死在原地。

    杀戮刚过,姜森猛地朝着目标的方向打出了第一颗子弹。

    突如其来的”枪榴弹“让对手无法判断这个陷阱,对方的狙击手猛地从‘乱’石堆里跳了起来。也许在跳起来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这是个陷阱,不过已经迟了。

    高手对决,胜负只在瞬间。姜森的子弹比对手快了零点几秒。但就是这零点几秒,决定了两位狙击手对决的结果。

    姜森的子弹穿过对手的头颅时,对手的子弹却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这是那名狙击手犯的第一个错误,也是他犯的最后一个错误,高速旋转的子弹狠狠地把他的头颅变成了爆裂的烂西瓜!

    干掉了这名狙击手,另外一名狙击手开始了疯狂的报复。子弹嗖嗖嗖朝姜森呼啸而来,把他前面的汽车打得弹痕累累。

    这两个厉害的狙击手,是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从基地带来的两位狙击枪教练。死在他们手里的人都在五百以上,他们的名字在基地组织,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有一人折损在对方的手里,就好像一只翱翔了雄鹰断了两只翅膀,猛虎磕掉了尖牙,另外一人不发疯才怪。

    “妈的。”姜森暗骂一声,一时间也没想到什么绝佳的对策。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负责炸飞机的李松达扛着一组火箭炮晃晃悠悠从后面走了过来。当看到他肩膀上的家伙时,姜森的眼睛顿时一亮。

    “森哥,我完成任务过来帮你了。”李松达笑着说道。

    姜森没时间和他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还有火箭弹吗?”

    李松达不明白姜森的意思,如是回答道:“还有一颗,怎么了?”姜森:“快,快把它给我。”李松达哦了一声,快步跑到姜森的面前,把火箭弹递了过去。

    趁着姜森组装火箭弹的这会儿功夫,李松达探头看了一眼前面的狙击点。他立刻就明白了,他赶紧捡起地下的“洛克21”,从姜森的武器带上拿过一枚刻好螺纹的子弹,装上枪膛。

    “嘭”狙击步枪发出枪榴弹的声音,呼啸而去。那名狙击手不为所动,趴在原地一动不动。李松达号称“鬼手”,是个经验丰富的神枪手。他马上就明白,他这次遇到难缠的对手了。

    “替我掩护。”姜森把一枚子弹‘交’给了李松达,又把火箭弹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李松达明白姜森的意思,快速装填好子弹。

    “预备,1、2、3,放。”姜森发出攻击命令,在他喊出“3”字之后,李松达又再一次扣动了扳机。在对方的狙击手暗骂文东会的人只会“耍小聪明”的时候,真正的炮弹如期而至。

    “碰”,火箭弹将那名狙击手面前的大石头炸开,有一枚‘乱’飞的弹片打进了他的下体,把他的命根子搅得稀巴烂。命根子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这个地方也是痛觉神经非常发达的地方,就算再坚强的人,也忍不住疼痛带来的惨叫。

    那名狙击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捂着命根子不断摇动着身体。姜森没有一点怜悯,指挥手下锋利往前冲,

    没有了高爆弹和狙击手的威胁,姜森一伙势如破竹,很快拿下了黑军的东边阵营。

    此战,基地组织折损近八十人,连带着毒品仓库也重新回到了他们的手里。东侧的战事趋于平稳,不过西边的战斗却处于胶着状态。基地组织的人马用数十位手无寸铁的文东会兄弟做挡箭牌,对张龙一众展开了疯狂的扫‘射’。

    张龙投鼠忌器,甚至不敢用威力极大冲锋枪,他们顶多用用手枪和少得可怜的狙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