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89章 冰川世纪(十九)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88章 冰川世纪(十八)
  • 下一章:第190章 冰川世纪(二十)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看着夜视镜中慢慢变成浅绿‘色’的人体,谢文东的声音再度响起:“给我炸掉他们的飞机。”

    “明白。”耳麦里李松达传出一声简单的答应声。

    然后,嗖嗖声四起,超过十枚火箭弹在黑暗之中被‘激’发。“轰隆隆”“轰隆隆”四架直升机被当场引爆,巨大的爆炸冲击力把上吨重的机体全部炸上了天。在空中停留了两三秒中之后,又砰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形容的震撼画面,腾起的飞机,火焰焚烧刚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离七八米远,都能感受到炙热的气‘浪’扑面而来。

    剧烈的爆炸声震动了整个黑军地区,基地组织的数百名成员从睡梦中惊醒,赶紧拉响警报,不少人手里提着枪穿着睡衣向着爆炸的方向冲了过去。

    尽管看不清目标,但悬挂在树上的火焰发生器喷‘射’的火苗看上去就象是一支机枪在有节奏的短点‘射’!

    基地组织的数十人开始疯狂地扫‘射’着,为自己壮胆,也希望密集的弹雨可以命中一两个倒霉鬼。

    耳机中传来了李松达的抱怨声:“这***就是基地?!真让人失望。什么玩意儿,破水平,烂枪法,还有一点也配合,连我们的进攻方向都找不到!”

    褚博的调侃声也不甘落后:“那你的意思是基地就应该是群有着高水平,‘精’确的枪法和完美的战术配合的亡命之徒,这样咱们会更快地下地狱的!”

    谢文东知道事情当然不会有这么简单。他在耳机里提醒赶紧提醒众位带队的头目:“骄兵必败,永远不要小看我们的对手。”

    “明白,东哥。”耳机里传来数声答复。

    几乎在警报声响起的同时,酒库的大‘门’猛地敞开了。七八个保镖模样的壮汉保护着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从里面往外跑出来。

    安全部上尉张宝华来之前做过基地组织的功课,对其主要头目和结构都有所了解。他一眼就看出,这人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号称基地组织的智囊——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

    “谢先生,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张宝华指着那位中年人肯定道。

    动手!谢文东嘴角扯出一段弧度,干脆道。白衣血杀副组长陈卓欣和金眼、木子各提一支狙击枪。

    在得到谢文东的命令后,果断扣动扳机。三支狙击步枪不紧不慢地收割着保镖们的灵魂,尽管有其他人的扫‘射’声掩盖了M88那沉闷的枪声,但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的保镖还是让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有所察觉。

    “不好,有杀手。”(阿)几名保镖反应敏捷,感觉用身体挡在基地首领的面前。另外几人一边盲‘射’,一边将基地首领拉回酒库之中。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弓着身子,用叽里咕噜的听不懂的声音连声喝道。

    不顾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强烈反对,保镖们将后者强行拖回酒库。说话间,金眼和木子手里的M88狙击步枪又动了。

    步枪那巨大的冲击力将一名保镖的‘胸’膛打穿,子弹由前‘胸’点进,后背轰然炸出。另外一颗子弹在一名保镖的头上开了个‘洞’口,几乎将头盖骨都打飞了。杀戮还在继续,等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撤回酒库的时候,七八个保镖全部干翻在地,就剩下了他一个光杆司令。

    这倒不是三个人的枪法都不好,也不是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的运气好。如果不是和安全局的约定,此刻的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谢文东放过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一命,除了有还安全局一个人情外,他还有更大胆更疯狂的计划。

    看到保镖们为保护自己,全部身亡,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愤怒的同时也感叹自己的命大。

    “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阿)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惊魂未定,暴跳如雷道。数十名留守的枪手不敢怠慢,长枪短炮一股脑儿向外面倾泻子弹。听着掩体外成片成片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金眼淬了一口,大骂道:“这帮孙子的火力还真猛。”

    基地组织从万里之遥的阿拉伯地区赶到黑军所在地,所带的枪支弹‘药’并不多。尤其是在和文东会的武装力量爆发了一场大战后,弹‘药’更是损耗严重。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别的办法。文东会在黑军的弹‘药’储备,可以装备三四千人马,足够供他们大手大脚挥霍。

    趁着手下人反击的这个空当,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当机立断,命令所有人回撤。他的考虑极其正确,毫无挑剔,只要守住毒品仓库,手里攥着几百文东会弟子的‘性’命,外面的武装人马就不敢放肆,基地组织就可以占据优势,立于不败之地。只不过千算万算,恰恰漏算了谢文东会亲自出马,并带了飞‘毛’‘腿’导弹和地对空导弹这样的重型导弹压阵。

    基地和文东会为争夺世界第五大毒源产地——黑军,爆发了前所未有‘激’烈的枪战。

    耳轮中听着爆豆般的子弹喷‘射’声,参战的每个人‘精’神都绷得紧紧的。在热兵器的面前,武功再高也能一枪撂倒。在这里拼的不是别的,而是谁的枪法好,谁的身体灵活,谁的运气好。

    “‘棒’‘棒’‘棒’。”一阵巨大声响从一千五百米的山腰上传了过来,猝不及防的文东会外围弟子登时间倒下了一大片。

    当然,基地组织成员也不能幸免,十多人被炸成了碎片。

    为了解决外围的敌人,居然连自己人也下得去手,到这时候文东会弟子才体会到基地组织的凶悍。他们和己方有着本质的区别,己方以义气当前,为了兄弟可以做任何事。而对方以利益当先,为了利益也可以做任何事。

    在经济不发达的阿拉伯,中东和中亚地区,人命贱如草芥,这样的举动在我们难以理解,但在他们看来却是稀松平常。

    贫穷,是一切暴‘乱’的根源。所以越是穷的国家或者地区,人体炸弹、自杀式袭击的出现次数就越多。

    “是高爆弹。”姜森冷眼看了远处的发‘射’点,想不到对方在那么远的山腰上还安装了榴弹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