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88章 冰川世纪(十八)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87章 冰川世纪(十七)
  • 下一章:第189章 冰川世纪(十九)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雷区之外,三层高压电网只有一层带电,一个简单的分流器就解决了问题。比起直接用钳子剪短高压电网,分流器的优势在于它不会因为断电触发警报装置。

    电网的另外一边,是几个巨大的山谷。举目望去,山谷的面积至少有几百公顷,在这山谷之中盛开着‘艳’丽的植株。这些植株高度在六十厘米到一百五十厘米之间,植株的根茎为粉绿‘色’,‘花’瓣有红紫白三种主要颜‘色’。有的植株上的‘花’瓣已经掉落,‘露’出卵状球形或椭圆形的蒴果。

    它们,便是世界闻名的“毒母”,臭名昭著的罂粟。鸦片,海洛因等毒品,就是从它的果实中提炼出来的。

    谢文东放眼远眺,这才终于明白张龙所谓的人间仙境人间天堂。

    漫山遍野的罂粟‘花’,清风吹来让人‘迷’醉的‘花’香。一条蜿蜒的小溪流过新绿青葱厚褥一般的草地.蜿蜒成一个美丽的弧度,连接着几个山谷。那流水的声音,就像一个少‘女’纯洁无邪的笑声,那么轻、那么清、又那么脆柔。

    再眺眼远处的小山峰,一大片蓊绿的草坡,绿‘波’如‘潮’,随风起伏,饶有韵致。就算打从山坡里翻滚下来,在厚软的草地上滚下,一二里路落到山下,也保管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更美的是琪‘花’瑶草,点缀其间,有几株特别长得高眺的紫蓝‘色’喇叭‘花’,在晨风里轻颤着,令人觉得原来风吹、草动、‘花’颤、水流的节奏都是一致的。

    但更清甜的,是这世外桃源的静谧,安逸。

    谢文东一看手表,压下身子对众人道:“现在是下午五点钟,凌晨一点我们准时动手,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明白。”姜森打了个响指,把谢文东的命令下达下去。所有人默契地从背包里拿出掩护毯,把它们披在身上。这种掩护毯子的颜‘色’是草绿‘色’的,盖上后就算近看也不容易被人觉察出猫腻。

    擅兵者,亦擅藏兵。一分钟不到,五百多人就全部隐于罂粟‘花’之中。

    谢文东、姜森、褚博这些干部找到个齐腰深的沟壑,再把掩护毯盖在脑袋上。

    姜森啪嗒一声打开了手电,谢文东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地图——一张从三眼那里要过来的黑军地形图。

    哪里是酒店,哪里是货舱,哪里是生产间每处空间都被写的清清楚楚。

    “张龙,兄弟们都被关在哪里?”谢文东问。

    制作毒品需要大量职业‘性’人才,基地对毒品行业可谓是一窍不通,就算抢了过来也没用。所以在攻下黑军之后,基地头目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并没有把全部的人处死,而是杀一儆百。

    他没想到的是,基地成员的骨头硬,文东会帮众的骨头更硬。除了一小撮人禁不起考验,向基地组织成员投降外,其他人宁死也不屈。黑军的毒品产业是拉动文东会这辆大车的重要一匹马,为了安全起见,每一个选过来的人都是三眼亲自‘精’挑细选的,出现这种情况便不足为奇。

    没有足够的制造专家,几百吨的罂粟就得烂在仓库里。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先请求总部四处找人,再慢慢想办法向这些人施压。

    那些被俘虏的文东会弟兄,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张龙指着地图上标注“夜总会”的位置道:“如果我估计没错,应该被关在这。夜总会位于四个瞭望台的视线范围之内,一旦这里有变,我们的敌人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

    哦?谢文东见张龙分析的有点道理,继续问道:“那你觉得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会住在哪?”张龙熟悉黑军的每一寸土地,他‘揉’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在这儿。”

    “酒库?”伍晓‘波’不解:“怎么不是酒店。”张龙解释道:“我昨天晚上用东哥的卫星电话查过这个人的资料,这个人非常喜欢喝酒,住在酒库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其一,其二酒库下面有一个地窖,这个地窖冬暖夏凉,可以抵挡轰炸机的轰炸。其三,这里的位置独特,退可攻进可守,也可以统筹全部人马。”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皮:“之前我就是住在这个地窖里。”

    “哦,原来是这样。”伍晓‘波’顿时悟。

    有了张龙的分析,谢文东很快把偷袭计划定了下来:“张龙带一队,去营救那些被困的兄弟。白衣血杀的兄弟,去干掉他们的瞭望塔。老森和小禇各带一队,去干掉基地组织成员。李松达带一队,去炸掉停机坪的直升机和轰炸机。我和陈卓欣、张上尉去找阿德南·舒凯里朱马赫。”

    众兄弟对谢文东的安排没有意义,低声说是。

    漫长的等待终于过去,手表的指针定格在凌晨一点。大家虽然累了,但体内奔涌的肾上腺素却把大家的战斗意志憋到了巅峰。

    夜视镜中的淡绿‘色’人影在来回晃动着,各坐建筑上外围的岗楼上架着着机枪,在停机坪的几个环型工事后,有几个家伙象是在打扑克,壕沟边的草丛中应该有一个潜伏哨,看起来应该是睡着了,好半天都没动过一下。两架黑鹰直升机和两架FB-111A轰炸机静静的在夜‘色’中蹲伏着,机上没有驾驶员。

    午夜来临,谢文东打开喉部通话器,所有人按照事先的计划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耳机中传来了三声扣击,从4X4的瞄准具中看去,最后到达预定位置的人也做好了准备,谢文东低低的声音发出了命令:“开始,十秒内清除瞭望塔!”

    “明白。”黑衣血杀的兄弟回答道。

    夜视镜中,靠在岗楼上‘抽’烟的机枪手猛地摇晃了一下,从喉咙里喷出了一大团绿‘色’的东西,顺着身体流下。到底是王牌杀手组织,动手的白衣血杀兄弟‘精’确地命中了目标的咽喉,这样的‘射’杀不但可以让尸体保持倚着建筑站立的姿势,而且连烟头都不会掉下来,不走到面前,根本不知道那是一具尸体。

    潜伏哨的头顶也喷出了绿‘色’的液体,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不动!几声沉闷的枪响过后,四处瞭望塔和瞭望塔周围的几处暗哨被清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