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86章 冰川世纪(十六)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85章 冰川世纪(十五)
  • 下一章:第187章 冰川世纪(十七)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东哥,节哀顺变。”姜森把一件干净的羽绒服披在谢文东的身上,声音低沉道。褚博的眼睛红红的,似乎不久前哭过。他们的地位虽不同,但是多次出生入死,其中的情义外人很难想象的到。

    金眼、土山、火焰、水镜四人迎风站立,守卫着谢文东,沉默久久。

    姜森伸手去拉坐在地上的谢文东:“东哥别等了,我们走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东哥,森哥说的没错,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金眼提醒道。土山、火焰、水镜纷纷开口,劝诫谢文东。

    谢文东心如明镜,他自然明白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他叹了口气,四十五度仰天道:“忠肝义胆好儿郎,伴我十载奋开疆。水下龙王如相问,自当送君上西方。”

    一首诗,道不尽离愁别离,剪不断思念之绪。

    谢文东抖了抖衣服上的风尘,终于继续迈出前进的脚步。

    或许真是谢文东的一首发自肺腑的诗感动了上苍,也或许这本身就是个不好笑的玩笑,抑或许木子的命本就不该绝。在所有人提着行囊离开坑‘洞’往黑军的所在地进发了不到一里路的时候,一个打着赤膊穿着短‘裤’浑身湿透,肩膀上还扛着一捆绳子的强壮男人从后面追了上来。

    “东哥,东哥,等等我,等等我。”男人在后面大声喊道。

    一开始,谢文东还以为是自己伤痛‘欲’绝,产生了幻听。等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他的心猛地一‘抽’:“是木子!”

    “你们有没有听到后面有人叫东哥?”“好像是木子的声音。”“对,我也听到了。”“草,不会吧,他没死?”“我就知道这小子命大,死不了。”

    五行兄弟和褚博等兄弟兴奋得丢下手里的家伙,转身跑了回去。

    时间不长,木子的身影果然映入众人的眼帘。木子丢掉肩膀上的绳子,兴奋道:“东哥,森哥,老大,褚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草,你怎么不死在哪儿。”金眼的速度最快,两人一接触马上给他来了一招过肩摔。木子被摔得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火焰和土山一顿拳打脚踢。

    火焰脾气暴躁,横眉竖目张口就问候了木子的祖宗十八代:“你十八辈儿祖宗小日本的,我上辈子他娘的是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个人。你怎么不死在那儿,你***有种一辈子别上来。”

    土山个头高大,说起话稍显笨拙,他唯一的表示“友好”的方式就是他的一双拳头。好家伙,木子没被淹死,差点被他打死。一直等到木子连连求饶,他才罢手。姜森亲自脱下身上的羽绒服给他披上,又给他拿来了一个大军帽。羽绒服很暖和,木子感觉一团火正烤着全方位烤着自己冰凉的身体,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

    木子感动地告谢一声:“谢谢森哥。”姜森爽朗地摆摆手:“兄弟之间不用客气。”

    这时候,谢文东也过来了。看着好端端的木子,他心中升起莫名的感慨,老天真对自己不薄。

    “东哥。”五行兄弟收起了打闹,集体施礼道。

    谢文东重重点下头,动容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旁边的褚博迫不及待地问道:“木子,水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在哪里呆了三个多小时。”

    李松达对此事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追问道:“你是怎么从那几条怪物的嘴里逃出来的?”

    他们问的,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

    对于这各种过程,木子同样也说不出个头绪,他的脑海里只残存着一些记忆片段。谢文东开动聪明的大脑,终于把这些记忆片段连在了一起。

    谢文东的猜想是这样的。

    产生幻觉的木子被第二批的大怪拖入水中,冰冷的河水让他慢慢清醒。

    不过那时候因为体力耗尽,扬起耗尽,他的意识进入了虚无的状态。‘迷’‘迷’糊糊中,他被地下暗河的水冲到了一块没有水的地下河河边上(如果地下河水位暴涨过,现在水位下降,便很可能存在着让人存活的空隙和空气)。木子喝了不少冰冷的河水,等到水边后胃里发生翻滚,连带着那些被‘吮’吸的黄绿‘色’汁液也被吐了出来。

    在河边昏‘迷’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木子慢慢清醒,他鼓足勇气,靠着脑袋里残存的记忆片段,下水游向前方的一片水域。这个选择,也有赌博的成分。如果他选择错误,肺部的氧气将不足以让他游个来回,他将被活活溺死在这地下暗河之中。

    当然,最后的结果也明朗了,木子赌赢了。他游回了那个塌下的坑‘洞’,借着谢文东留在坑‘洞’中的垂直的绳子,他爬回到了地面。

    区区三百来字,完全描述不了当时的那种情况,个中惊险只能靠自己脑补了。谢文东完全能体会到木子的感觉,曾几何时他被官二代杜庭威的人马追杀,就是掉入冰冷的窟窿之中,那种摧毁人意志的感受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谢文东‘抽’出一根大中华烟给木子点上,让他缓缓神。木子接过,手脚哆嗦地‘抽’了起来。

    木子深吸了一口烟,后慢慢地吐出一团烟雾。

    “现在感觉暖和了一些没有?”说话的是谢文东。

    木子点头,吞吞吐吐道:“谢谢东哥关心,我好多了就是有一件事”看到木子‘欲’言又止的样子,谢文东很不解,追问道:“什么事?”谢文东猜测,难不成木子在水下看到了那具大石像的下半部分!难不成真如姜森说的那样,他下半部分是在水里头!

    木子‘露’出犹豫不决,却又忍不住说的举止和表情。

    金眼“友好地”推了他一把,急道:“有什么事快说,别吊人胃口。”谢文东没有说话,耐心地等着。

    木子三口就把一根烟‘抽’灭,他捻灭了烟头,鼓起勇气喃喃道:“东哥我好像看到水下面水下面有一个圆盘形的大建筑看上去看上去像像电视上的宇宙飞船。”

    “你说什么?”周围人惊愕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