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85章 冰川世纪(十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84章 冰川世纪(十四)
  • 下一章:第186章 冰川世纪(十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也适声喝道:“金眼你不许去,我不想同时失去两位好兄弟。”

    “东哥,我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今天就让我破例一次了。如果这次我真的回不来了,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手下、做你的兄弟东哥,待我照顾好水镜。”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金眼已经纵身跳了下去。

    水镜土山急忙喊道:“金眼(老大)。”谢文东生怕他们两个也跳下去救人,斩钉截铁道:“把他们两个都拦住。”

    那名文东会头目眼疾手快,忙声道:“拉住。”几十个人的力道,足以抗衡一个一百多斤的成年男子重力加速度所产生的冲击力。在文东会兄弟的拉扯下,金眼在离木子头顶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刚接近水面,他立马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茉莉‘花’的清香,之后他只觉得身体一轻,浑身上下透出一种说不出的舒畅之感。

    他伸出手去,也想掬起一把黄绿‘色’的汁液往嘴里塞。上面的谢文东感觉不对劲,当场下令道:“快,快把金眼拉上来。”

    火焰首先被拉了上来,文东会随行的医生马上跑了过来。他先看了看火焰的眼睛,又‘摸’了‘摸’脉搏,如临大敌道:“得把让他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下手扣,快来人下收扣。”

    医生说完后,旁边的三个青年不敢有半点犹豫,两人把金眼的身子扶稳,另外一人过来扣嗓子眼。哇~哇~火焰连着吐了好几大口,都是一些黄绿‘色’让人恶心的要死的液体。一直等到火焰完全吐不出东西,那位兄弟这才罢手。谢文东关心金眼和木子的情况,姜森风风火火赶过来,代他过来看望火焰:“医生,火焰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出现了幻觉。”医生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犹豫不决道。姜森眉‘毛’抬高半寸:“哪里来的幻觉?”医生猜测道:‘依我看,可能是鱼的体内有某种可以影响人神经系统的物质,鱼死了之后,这种物质就释放出来,故而让人产生幻觉。”

    姜森关心火焰的病情,话锋稍转道:“那火焰不会有事吧?”医生点点头:“这玩意儿就像吸食毒品一样,毒源断了幻觉也就没了。从他现在的情况看,问题应该不大,只不过还得观察一段时间。”

    “这就好。”姜森吩咐手下把火焰身上的湿衣服换掉,再把他安排到木棚里休息。

    等安排完了这些,金眼第二个也被吊了上来。因为那种“浓烈的茉莉香”接触的时间短,他刚一上来神志就清醒了:“东哥,我怎么了?”

    “你也像火焰和木子他们一样,丧失了神志。”谢文东现在最担心的是木子,上面的人下不去,他自己又不配合上来,真是太让人头疼了。金眼啊一声,回忆道:“我下去的时候,闻到一股很好闻的香味,之后做了什么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对了,东哥,那木子怎么办啊?”

    谢文东眉头深锁,一时间也没想出来什么好的办法。在所有人都绞尽脑汁想办法营救的时候,坑‘洞’下面又卷起一个大‘浪’,这个大‘浪’比之前的更大。‘浪’‘花’卷过后,那头怪物鱼被迅速拖下水面。木子的一只手因为牢牢抓住怪物鱼的鱼鳍,也连带着被拖入水中。

    大家还没来得及吃惊,另外两条怪鱼也被大‘浪’拖入水中。不难想象,水下肯定有比这鱼还大的大家伙,而且这些大家伙非常聪明,出击迅速,根本不冒头。

    咕噜咕噜,水中冒出几个泡,之后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木子,木子!”

    “木子,木子!”

    任凭谢文东等人喊破喉咙,水下也再无动静。

    “就是因为你这个‘混’蛋,要不是你贪小便宜,去挖什么金元宝,木子就不会死。”人高马大的土山一把揪住张龙‘胸’前的衣服,眼睛布满血丝大声叫道。张龙自知理亏,手都没有动一下,摆出一副任凭发落的姿态。

    土山看到张龙的这个样子,以为他在装‘逼’,心中的肝火更盛。他一甩头,对谢文东道:“东哥,这人出卖社团兄弟,理应受到帮规处罚,我这就干掉他。”说完,快手把腰间的手枪拔出来。

    谢文东双眸凌厉爆‘射’,将扶着枪管将枪口对准自己的眉心:“如果要说责任,我这个当大哥同样难辞其咎。开枪,开枪替木子报仇啊。”

    土山也是关心则‘乱’,他就是吓唬吓唬张龙,哪敢真的开枪。看到谢文东把枪对准了自己的眉心,土山更是慌了手脚。金眼震惊不已,大着嗓子喊道:“土山,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你还不快放下枪。”

    水镜比金眼更加干脆,她突步上前拔出手枪对准了土山的脑袋,毫不客气道:“土山,你给我放下枪。要是东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五行从此就没这个兄弟。”

    生怕枪走火,褚博和姜森马上把土山手里的枪夺了过来。土山肩膀一塌,膝盖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堂堂一米九几的大老爷们,居然能哭得惊天动地:“东哥,对不起,我对不起。”

    五行兄弟忠心耿耿且多少次救他于危难,现在木子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凡有一点情感的人都会为之触动,更别说情义大过天的谢文东了。多么坚强的谢文东,此刻眼里也含着泪‘花’。他蹲下身来,拍拍土山的肩膀,黯然道:“只要没找到尸体,就还有活着的希望。”

    土山眼泪哗哗,颤音问道:“东哥你说木子真的会没死吗?”

    谢文东闭上眼睛点点头:“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木子肯定会没死的。”

    真的会没事吗?梦想总是那么美好,现实却总是那么残酷。谢文东一行人在坑‘洞’边上守了三个多小时,一直等到坑‘洞’里的水全部替换干净,也没有等到木子的下落。大家心知肚明,木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就葬身在这地下暗河流之中

    (ps:巧,实在是太巧了,最近在写喀纳斯水怪,今天看中央十套的科教频道,恰巧讲的就是水怪。其中喀纳斯水怪排名第一,甩出尼斯湖水怪,千岛湖水怪八条街。在2007年,有人拍摄到大批巨大的神秘鱼类破‘浪’前行。其中,一个科考队在湖面上捕捉到了一个三角形,长约上百米的隆起动物在前方行动。有科考队队员拍摄到一张模糊照片,经过分析,这可能是一条长约十米的红褐‘色’大鱼。所以,老曹我也不全是杜撰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