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84章 冰川世纪(十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83章 冰川世纪(十三)
  • 下一章:第185章 冰川世纪(十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几枪也不知道开在了什么地方,那家伙吃痛,猛地在水里一扭,用尾巴将木子扇出好几米远。木子不顾后背的疼痛,趁势赶紧往上浮。在上浮的途中,他依然不忘开枪,一直等到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打光为止。

    等木子重新浮到水面上,火焰一脸紧张地游了过来:“木子,你没事吧。”木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便换弹夹便紧张地说道:“‘操’*她*妈*的,什么鬼玩意儿?”

    火焰提着枪,晃了几下头:“我也不知道。”

    坑‘洞’上有人注意到了水下的不对劲,大声询问道:“木子哥,火焰哥,你们都没事吧。”

    木子昂起头,大声回道:“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有一条大鱼。”

    “大鱼?”谢文东听完不解:“地下暗河水里怎么会有鱼?!它们吃什么,吃水还是吃石头?!

    旁边的张宝华的一番话,让谢文东茅塞顿开。张宝华眉心倏地一跳,怪声怪调道:“也不是没可能,谢中校还记得咱们来之前的那条喀纳斯湖吗?”

    “喀纳斯?那条王者之湖?”谢文东反问道。

    张宝华点下脑袋:“我之前就说过,在喀纳斯湖流传着湖怪的传说,如果这条地下暗流和喀纳斯相通,传说就变成了可能。”

    “怪物上来了。”人群中的一声大叫,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谢文东和张宝华齐齐探过去身子,只见一个巨大的“船帆”映入了众人的眼帘。姜森、褚博、李松达、水镜、金眼、土山这些用枪高手反应极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拔出了手枪。

    姜森冲坑里大喝一声:“闪开。”

    木子和火焰两个人知道他们想干嘛,忙把身子闪向一边。

    “砰砰砰砰”,几把枪的枪声连成了一片,坑‘洞’里的水渐渐变成了红‘色’。发了疯的怪物在水里打了好几个转,一挥尾巴把火焰的面‘门’狠狠地拍了一下。那滋味简直比人的巴掌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火焰哎呀一声,脖子几乎折断。纵然如此,他还是咬着牙像只壁虎一样紧紧攀附在坑‘洞’内侧。

    “该死的怪物,让爷爷给你尝尝这个。”李松达丢掉打空的手枪,从一位兄弟手里夺过M16冲锋枪,对着坑‘洞’的中心地带一个点猛开火。

    啪啪啪,高速飞行的子弹搅起片片血‘花’。几十秒过后,有三条大鱼肚皮朝天,带着浑身的弹孔和潺潺而流的鲜血浮了上来,两只鱼鳍还在不停地摆动,不过看上去已经不行了。这鱼起码有两米半长,脑袋很长,长着一张脸盆一样大的嘴巴,里面全是细小有倒钩的牙齿,最奇怪的,这鱼的脑‘门’上还有着很奇怪的白‘色’刻纹,好像一张鬼脸。

    大家谁都没有见过这种鱼,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好奇地往下面看去。

    “我的亲娘咧”,李松达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水里面居然有三条怪物,怪不得能掀起滔天巨‘浪’。”“这东西要是‘弄’上来,足够我们大家吃好几天了。”褚博打趣道。

    姜森收起手枪,忙招呼道:“都别愣着了,快动手救人啊。”周围人如梦方醒,赶紧把绳子挪动到两个人所在的位置。

    绳子很快就放到了准确的位置,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木子和火焰居然在这关键的时候同时发起疯了。他们没有去接绳子,而是慢慢摆动着身体,朝最近一条怪鱼游了过去。

    金眼在上面看得不对劲,大声喊道:“你们两个‘混’蛋在搞什么,还不赶紧上来。”两人没有回应,好像全然听不到金眼的喊话。他们面前的那条鱼的脑袋上还‘插’着木子的匕首,木子一手紧紧抓住鱼鳍,一手把匕首从鱼的脑袋上拔了下来。

    接下来出现的一幕,让包括谢文东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只见两人动作一致地揪住鱼鳍,然后用匕首把鱼肚子剖开。他们用的是军用匕首,异常的锋利,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一米多长的鱼肚子打开。

    鱼肚子打开了那一刹那,一股黄绿‘色’的液体马上就流了出来。这种恶心得要死的液体一出来,两人立马贴上嘴去,贪婪地‘吮’吸起来。那模样,就好像两只蚂蝗‘吮’吸人的鲜血一样。

    看到眼前的情况,所有人都怔住了。谢文东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反应非常快。他当机立断,马上对拽着绳子这头的文东会兄弟们说,把绳子打个活结,把他们强行拉上来。

    人群中有人答应一声,赶紧把绳子拉上来,系上活扣。很快,两根绳子重新下手。在试了好几次后,绳子的一头终于套到了火焰的绳子。“拉!”谢文东目光幽深,指挥道。“咻”绳子另外一段的活扣马上把火焰的身体绑死。几十名文东会大汉一起发力,强行把二百五十多斤(加上羽绒服喝饱水的重量)的火焰拉了上来。

    “放开我呜呜呜咕咕咕放开我哧哧哧呃呃呃”火焰一边扭动着绳子,嘴里还发出半人半兽极其‘阴’森的恐怖声音。

    “东哥,火焰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姜森看得目瞪口呆道。谢文东不是神,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他只知道一点,不管火焰变成什么,他都有责任把他拉上来。谢文东没有接话,而是对另外一队兄弟歇斯底里地喊道:“把木子也给我拉上来,就算是死,我也要他死在上面。”

    另外一队兄弟何曾不是心急如焚。他们也想把木子拉上来,不过事与愿违,木子好像故意跟他们作对似的。直接把头缩到了死鱼的身子下面,‘露’出半个脑袋仰天继续‘吮’吸着汁液。

    五行兄弟打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看到绳子一直套不到木子身上,金眼大力拨开人群,捡起第三条绳子把绳子的一头绑在自己的身上,重声说道:“送我下去。”土山水镜两人也跃跃‘欲’试,紧随其后

    “不行啊,金眼哥,下面太危险了,万一”一名文东会的头目不敢擅自做主,为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