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79章 冰川世纪(九)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78章 冰川世纪(八)
  • 下一章:第180章 冰川世纪(十)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时,四周传来野兽的叫声,也不知道是狼还是什么。

    谢文东点了几支烟,朝着窗外苦笑道:“今天晚上我们这几个当大哥的值班,得有个人看着这火不让它灭掉,要不然外面的‘朋友’就要进来看望我们了。”

    这深山老林里的野兽根本不怕人,如果火灭了再趁着大家睡熟闯进来,肯定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那样的结果,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姜森啪嗒一声掰断一根树枝,把它丢进噼里啪啦的火堆里里:“大家都睡吧,今天我和卓新值班。”

    “一个人值班太无聊了,我陪你。”木子义气道:“我给你们唱首歌吧,要要要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两套”他还没说完,金眼和火焰的两只大脚就已经飞了过去。两人齐声骂道:“闭嘴。”木子‘揉’着大屁股,一脸委屈道:“不听就不听嘛,动什么粗。”

    “这样吧,你们三个值上半夜,我和金眼土山火焰值下半夜。”谢文东笑笑,顺势说道。

    姜森低头想了想,说道:“好吧。”

    大家也着实太累了,还没过五分钟,便已进入梦乡。

    谢文东这一脚睡得不太安稳,做了好多个奇奇怪怪的梦。梦里,他‘弄’死了一个警察,后来就被全国通缉,他一直跑啊跑跑啊跑,总是摆脱不了警察的追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文东终于被警察‘逼’到一个死胡同里,十几把枪对着他,那个被‘弄’死的警察正要下令开枪的那一刹那,他猛然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一看,火坑里的火还烧着,姜森、木子、土山几个人靠在一起,眼皮打着架,端着枪冲向‘门’外。

    他刚要说让他们去睡会儿,突然间,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了窗户上封条缝隙处。这一瞧不打紧,他猛然看到有一只‘阴’冷暴出的眼睛正呆呆地看着他。一只眼白很多眼黑很少的怪眼,让人只看一眼就全身起‘鸡’皮疙瘩,那好像不是人的眼睛。

    谢文东‘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还没有清醒出现的幻觉。当他再次用目光投向‘门’外的时候,那只无比‘阴’森恐怖的眼睛已经不见了。谢文东愣了愣神,觉得这不会是幻觉,自己肯定没有看错。

    谢文东的胆子一向很大,他掏出手枪和金刀,蹑手蹑脚地把往窗户边靠。果然,原先那只无比‘阴’森恐怖的眼睛又出现了。半夜三更的,又是在这荒郊野外,又被一只诡异的眼睛瞪着,谢文东的心里要说不有点发‘毛’是不可能的。

    转念一想,这茅屋内有自己五百全副武装的兄弟,就算外面有一千匹狼外加一千头白虎,也用不着畏惧。

    谢文东紧扣银枪和金刀,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接着火堆昏暗的光亮,慢慢‘逼’近窗户口。

    木头窝棚的窗和‘门’因为腐朽变形,都有很大的空隙,外面的山风吹进来,吹得中间的篝火不停的晃动,使得整个茅屋鬼气森然。

    谢文东全身绷紧着肌‘肉’,一点一点地往前挪。等他离窗户口只有半米的时候,那只‘阴’森恐怖的眼睛居然眨了一下,然后又消失了。谢文东吓了一跳,壮着胆子探头一看,原来外面是一只黑白扬鼻猴(其背部、头顶、四肢等出的‘毛’‘色’以黑为主,腹部则以白‘色’为主)。

    谢文东曾经在生物课上见过这种动物的照片,这种黑白扬鼻猴又叫做金丝猴,或者雪猴,号称雪域的‘精’灵。

    虽然叫金丝猴,实际上并无金黄‘色’的‘毛’。它们具有一张最像人的脸,面庞白里透红,特别是雌‘性’,具有明显的美丽红‘唇’,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堪称世间最美的动物之一。

    那是一只瞎眼的金丝猴,脾气似乎很暴躁,看到谢文东在用眼睛看它,表情非常凶狠地对着他呲牙。

    谢文东看到那只眼睛,心里已然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想多了,不是什么野兽雪怪之类的。他呼出一口白气,正打算把头缩回来。

    这时,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昏暗的月光的照‘射’下,远处四五十米的地方好像有人影晃动。这肯定不是金丝猴的影子,也不是其他动物的影子,因为那个影子好像在拼命挖掘着什么。

    那个影子是谁?它在挖什么东西?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了无人烟的地方谢文东心里的疑问像泉水一样,一个个冒了出来。谢文东看了足足有五分钟,那个人影还在不知疲倦地挖着。

    在这时候,姜森的头猛地往下一栽,盹儿醒了。他抬头环视左右,看到谢文东正一个人看着窗外出了神。

    “东哥,你在看什么?”姜森晃了晃‘混’沌的脑袋,问道。

    谢文东嘘地一声,作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个动作,很快就让姜森联想到了有敌人或者是野兽来犯。他左右拍了拍陈卓欣和褚博,警觉道:“都醒醒,都醒醒,有情况。”

    “啊。”几个人陡然醒来,众人先是看了看姜森,后齐刷刷看向窗户边的谢文东。

    金眼下意识地拿起手枪,低声询问道:“东哥,有什么情况?”

    谢文东扫了一下手,沉声说道:“你们过来看。”看到东哥神神秘秘的样子,姜森等人大感好奇。他们连忙站起身,往窗户口看去。等看清楚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会有人深更半夜在挖东西?!

    姜森握了握枪柄,沉声说道:“我过去看看。”谢文东拉住了他,目光如炬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东哥还是留在这儿吧,万一出点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当不起啊。”姜森道。

    褚博等人也纷纷出声,和姜森的意见一致。

    谢文东笑着摇摇头:“有你们保护着我,还可能出什么事。更何况我们有这么多人,对方只有一个人而已。”

    姜森:“”

    不等兄弟们再劝,谢文东拿起一只手电别在后腰,猫着身子往外‘摸’了过去。生怕有什么意外,姜森等兄弟纷纷拿起手电跟了上去。

    一行人在夜‘色’的掩护下,足足走了有十多分钟,这才听到上风口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工兵铲刨地的声音。

    大家放慢速度,几乎是匍匐前进,很快就看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甩着膀子,半个身子都在‘洞’里往外撩土。在‘洞’口,好像还有些白光闪闪的碎瓷片。

    因为是处在下风口,谢文东等人发出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风中,那人全然不知有人已经盯上了他。

    十米,八米,七米三米两米一米

    正是好时候,谢文东突然大喝一声:“不许动。”五六道手电光凭空诈现,有如天降。

    那人很明显是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趁他不注意‘摸’了过去,吓得连工兵铲都掉到了地上。姜森等人用电灯一扫,失声大叫:“张龙,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