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77章 冰川世纪(七)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76章 冰川世纪(六)
  • 下一章:第178章 冰川世纪(八)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时候,张龙终于平复了一些心情,带着哭腔道:“东哥,我把黑军丢了,请治我的死罪。”

    谢文东也知道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张龙,现在他们的对手是世界第一大恐怖组织–基地。他动容道:“我的兄弟从来都只有战死沙场,没有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就拿起刀枪,跟着我去一血前耻。”

    张龙:“恩恩,谢谢东哥,谢谢东哥。”

    谢文东一甩头,问姜森道:“通知兄弟们,起行。”姜森答应一声,赶紧吩咐手下去通知车队。

    张龙抹了抹眼泪,谨慎道:“东哥,黑军的所在地是社团的高级机密,这么多人进去恐怕不安全。我建议所有司机换做咱的核心头目,其他兄弟一律用蒙上眼睛。”他不是不信任自己的兄弟,只因黑军的位置实在是重要,他不得不防。

    这点,谢文东在来之前就想好了。他颔首,回答道:“我已经让人准备了眼罩,张龙前面开车带路。”

    “是,东哥。”张龙收拾衣衫,回答道。

    安全部上尉张宝华听说谢文东准备再次出发,感到非常意外。马道到了喀纳斯湖就到头了,往前走就是原始森林了,开车怎么走。

    “谢上校,前面就是原始森林,我们不是得下车吗?”张宝华不解地问道。谢文东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旁边的张龙以为是自己的弟兄,接过话说道:“要是步行或者骑马的话,这里到友谊峰脚下就得跋涉四五天。如果那样,还怎么出货。”

    姜森生怕他泄露太多,忙给张龙打下眼色。张龙见事情不对,马上闭上了嘴巴。之后张宝华再想问他什么,他便一句话也不开口了。

    谢文东走下观鱼台,对身边一众道:“你们也去开车,我和阿龙坐第一辆车。”

    “是,东哥。”姜森、褚博、五行等兄弟齐声回答。

    张宝华心中疑窦横生,刚要发问,便被谢文东一句话给顶了回去:“我是来帮你打入基地组织内部的,其他的事你能少知道就尽量少知道。”谢文东哞中精光四射,寒气逼人,张宝华胆边一寒。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身在友谊峰的冰川之上。

    褚博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黑色眼罩,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做个糊涂人,不该知道的就不知道,对你有好处。”

    张宝华悻悻地点下头,把黑色眼罩接过。五百多号兄弟齐齐带上了眼罩,坐上了大卡车。汽车启动之前,还有人把卡车的窗帘拉了起来。

    等所有东西都准备妥当后,张龙走到一处大树底下,伸手在树洞里摸索了一番。之后,只听嘎吱嘎吱一阵巨响,三十米开外的一处沼泽地上突然裂开一个大洞。这个大洞足足有五米长,五米宽,里面是坡度结构,漆黑一片,一眼望不到头。

    张龙和谢文东跳上第一辆车,打了一下喇叭,示意后面的干部们跟上。姜森五行等人齐齐发动汽车,打开了车的前后灯。

    在第一辆汽车的指引下,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开进了隧道。最后一辆汽车进入隧道后,隧道的大门自动合拢,有污泥从大门周边的细管子内喷出,半分钟就掩盖了它的本来面目。

    谢文东对眼前的景象叹为观止,谁能想到在原始森林之下,还修了这样一条地下隧道。

    张龙自豪地对谢文东说道:“我们是请了修地铁的专家来修的这条隧道,可以抗八级地震,几百公斤的炸药。雪崩泥石流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谢文东忍不住问道:“当初我们建造这条隧道,一共花了多少钱?”

    资金方面一直是三眼在安排,具体的数字张龙还真不知道。他沉吟片刻,喃喃道:“听三眼哥说,好像两三个亿吧。”

    “这么便宜?”谢文东不禁脱口而出。他听说过地铁的造价,每公里是两个亿。就算这条隧道没有地铁造价那么昂贵,想必也便宜不了多少。从喀纳斯湖到友谊峰山脚,直线距离都超过十公里。如果把隧道修到山脚下,两三亿似乎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张龙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他笑着说道:“隧道只有两三公里那么长,到了原始森林腹部,人极罕见的地方,地道就到头了。那边,我们修了专门的柏油马路。”

    如果是这样,那还差不多。

    谢文东扶腮而思,喃喃道:“那应该也不会一般的马路吧。”

    “东哥猜得对极了,这条地道和柏油马路都是由高人设计。是依照五行八卦设计的。里面机关重重,外人如果闯入,九死一生。唉,只可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没想到我们居然出了叛徒,让外人钻了空子。”张龙想到这,气得一捶车门。

    “天下谁与我结仇,饮酒挥刀斩其头。抢了我多少东西,我会以十倍拿回来。”谢文东目光幽深,冷冷道。

    张龙恩地点头,只要东哥在,就没什么不能办成的。这是一种信任,这种信任是多少年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别说是这个,就算东哥说他能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他也相信。

    正说着话,张龙踩下刹车,神秘道:“东哥等下,我去开下开关。”

    不等谢文东问话,张龙已经跳下了车。在黑暗里摸索一番后,原本光滑无物的隧道壁突然凭空多出了一闪大门。张龙把握方向盘,把汽车开进了黑洞洞的口子里。

    谢文东感到不解,问道:“我们为什么不一直走?”谢文东指了指右边的通道。张龙摇摇头:“那条路不能走,是机关。里面安了百挺重型机枪,只要有东西进入,立马打成筛子。”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恍然大悟,同时也感叹,如果人员上不出问题的话,这条密道真算得上黑军的一块重要屏障了。隧道里,这样的机关还有五处。汽车子缓慢行驶了有十五分钟的样子,终于出了隧道。隧道的前面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柏油路。

    张龙告诉谢文东,这条泊油路有许多岔路口,都是通往泥潭和悬崖的。原始森林里枝繁叶茂,雾气氤氲,一不留神就会在迷宫般的路中丢掉自己的性命。

    半个小时,谢文东一行人已经走完普通人四五天的路程。他们终于来到了友谊峰的脚下。前方不到二百米的地方,就是白雪皑皑的冰川。

    “把导弹都布置起来,我要赏他们个五雷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