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75章 冰川世纪(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74章 冰川世纪(四)
  • 下一章:第176章 冰川世纪(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过了没多久,谢文东的车队便行至ZG的边境岗哨。因为提前收到了俄罗斯那边的消息,ZG边防口岸将防御级别提升至二级。超过二百号全副武装的士兵躲在掩体后,严阵以待。

    这次不用士兵们喊停车,军车车队便自己停了下来。只有谢文东所在的那辆汽车离开车队,往岗哨方向进一步行驶。

    一位连长如临大敌,忙对手下的战士发出命令:“所有人准备战斗。”“刷刷刷”耳轮中响起一片枪栓拉动的声音。四名士兵手拿防弹盾和手枪,走出掩体用扩音喇叭大声喝道:“车里的人听着,赶快停车,要不然我就要开枪了。”(中、俄)

    汽车在士兵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从上面走出一位身着中山装、气质非凡的男人。

    “我要见你们的负责人。”男人说道。士兵大喝一声:“抱头,蹲下。”男人对士兵的话置若罔闻,大跨步地向前‘逼’近:“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士兵见来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口音,便用中文回答:“不管你是谁,蹲下抱头。”为了让男人老老实实听话,一名士兵还往他面前的地面上开了几枪。

    哪知道男人并没有被子弹吓住,脚尖依然朝前。男人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瞬间‘逼’近所有人。士兵们还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不怕死的人,因为他的手上没有武器,士兵们只能步步后退,保持和男人的有效距离。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位‘操’着东北口音的士兵喊话道。男人背着手,悠闲地脱口而出三个字:“谢文东。”

    啊?!那位士兵听到这个名字,全身像过了电一样。别人或许不知道谢文东是谁,但他可是知道。谢文东的大名在他那个年纪段的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多人都对这个戎马十多年的传奇人物都心生膜拜,做梦都想见到他一面。

    只不过谢文东行事低调,真正见过他本人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士兵显然不太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男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他再次追问道:“你真的是谢文东?”

    谢文东点点头,把手伸向衣服内侧。他的这个动作,和掏枪的动作如出一撤,士兵们惶恐不及,吓得失声‘乱’叫:“放下你的手,把手放下。”

    谢文东自然掏的不是手枪,他掏的是一个红‘色’的小本子。谢文东扬了扬手上的小本子,振声说道:“我是zhongyang**部的上校,把你们的负责人叫过来。误了国家大事,你们担当的起吗?”

    四名士兵见谢文东手里拿的不是手枪,心里稍稍松了口气。**部?上校?看对方的架势不像是假的,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还是那位‘操’着东北口音的士兵比较有眼力价儿,眼前的人纵然不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就凭他们四个,恐怕应付不过来。他一‘挺’身,对谢文东道:“你先等着,我去叫我们的连长。”

    那名躲在掩体内的连长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也觉得事有蹊跷,慢慢地走出了掩体。

    “报告连长,他说他是**部的谢上校。”士兵给连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汇报道。

    连长点点头,拿着手枪徐徐走到谢文东的面前。谢文东把**部的证件递了过去,后者从背后拿出一个黑长的扫码仪,对证件上的条形编码扫了几下。滴滴滴,几秒钟的时间上面就出现了谢文东的简单信息。包括他的头像,职位,年龄,所属部‘门’。

    证件是真的,连长收起手枪对谢文东恭恭敬敬敬了一个礼道:“谢上校。”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男人,居然是一个上校。纵观ZG几大军区,恐怕也找不到这么年轻上校来吧。士兵们心里嘀咕着,但还是学者连长的样子,对谢文东敬礼:“谢上校。”

    谢文东依葫芦画瓢向他们回了一个军礼,道:“兄弟们好。”军队不喊同志喊兄弟,这是很常见的现象。

    连长恭恭敬敬把证件还给谢文东,问道:“谢上校是要运什么国境?”谢文东如实回答:“导弹?”

    “导弹?!”连长心惊,没想到俄罗斯那边说的是真的。那边说有一拨人走‘私’导弹,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堂堂的**部中校。他为难道:“这段时间,我们没有接到有导弹国境的命令。”

    谢文东把证件收回,凌然道:“现在给你们命令也不晚。”说着话,他从另一直口袋里掏出一张红头文件。最上方写着五个大字“特别通行证”。

    通行证上面写着“兹授予谢文东上校特别通行职权,持通行证可以不受检查,直接过境。有效日期为2011年6月13日至2011年7月13日”。在通行证的下方,是安全局的钢印和签发这张特别通行证的安全部部长签字以及年月日。

    同样,这张通行证上也有条形编码。连长用扫码仪扫完,安全部的终端系统便自动确定了这张特别通行证的真实‘性’。

    证件和特别通行证都是真的,但是连长还是很问难。他犹豫不决道:“谢上校,俄罗斯边境那边的岗哨说说这批导弹是从俄罗斯走‘私’出来的,我这”

    谢文东从连长手上夺过特别通行证,眼睛一睁,万道‘精’光从深邃的黑眸中‘射’了出来。他当头‘棒’喝道:“连长,我只问你这个笨蛋一句话,你是ZG的兵还是他俄罗斯的兵?”

    连长被谢文东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谢文东回手把手上的银枪拔了出来,对准连长的脑袋:“如果你是俄罗斯的兵,我就以叛国罪当场处决了你。”

    上校相当于旅长或者副师长。一个旅长或者副师长要想处决一个连长,简直比反掌还要容易。连长胆子再大,也不敢违背一个上校的话。他咕噜一声咽下口水,连声说道:“上校不要生气,我永远都是ZG人民和党的兵。”他甩了下头,怒声对手下的士兵道:“都愣着干嘛,还不把障碍挪开,放行,统统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