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74章 冰川世纪(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73章 冰川世纪(三)
  • 下一章:第175章 冰川世纪(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时,驻守岗亭的另外五十多名士兵也发觉事情不对。关闭入口的关闭入口,叫增援的增援,过来帮忙的帮忙。一时间,六七十支长短不一的枪械对准了谢文东和弗拉基米尔等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名黑带头目果断掏出手枪,把枪口对准尼科夫:“尼科夫兄弟,对不起了。”(俄)

    “你想干什么?你这敢对我动枪,你这是叛国。”(俄)那名叫尼科夫的上尉不可思议地喊道。黑带头目啪嗒一声,把手枪的保险打开:“让你的人都退下,让我们离开。”(俄)

    谁能想到,这个尼科夫倒是个强硬的角‘色’。他把眼一横,硬气道:“只要我在,你别想走出俄罗斯一步。”他一甩头,对岗哨的士兵们喝道:“把他们都抓起来。”(俄)

    军令如山,在部队里上官的话就是命令。虽然岗哨的士兵们眼看着尼科夫被擒,但执行命令没有半点犹豫。他们把枪伸到车内,或者叮嘱车窗,大声喝道:“出来,都给我出来。”(英)

    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谢文东才终于开口。他‘摸’了‘摸’鼻子,眯眼对弗拉基米尔道:“弗拉基米尔,该亮出你的底牌了吧。”

    弗拉基米尔心里一惊,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底牌?”他这么说,就表明谢文东所猜非假。谢文东笑而未语,只是指了指窗口愤怒砸车的俄罗斯士兵们。弗拉基米尔叹息一声,心说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谢文东。

    只见他慢慢把车窗玻璃慢慢摇下来,‘露’出一个脑袋说了声:“瞎了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俄)

    这句听上去毫无艺术成分和玄机的话,却似一句魔咒笼罩着镇守俄罗斯边境的士兵们。只见超过半数以上的士兵突然调转枪口,把枪管对准了身旁的战友。

    “不许动,放下枪来。”(俄)

    五行兄弟看傻眼了,姜森看傻眼了,褚博看傻眼了,就尼科夫和半数的俄罗斯士兵都看傻眼了。金眼瞪大着双眼,不解地问谢文东:“东哥,这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阴’‘阴’一笑:“这些人应该是弗拉基米尔安‘插’在边境口岸的自己人。黑带的能量可真够大的,居然能安‘插’几十个人进去。”

    金眼不解道:“东哥是怎么看出来的。”谢文东轻轻地点点头,并未言语。他没有说,也是想给弗拉基米尔留点面子。

    刚开始,谢文东也很紧张,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当他转过头来看弗拉基米尔的反应时,便猜出了个大概。弗拉基米尔的表情不是那种震惊害怕,而是那种无奈痛苦的表情。

    把几十个人安‘插’进边境口岸,要想做到这点,黑带肯定是‘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现在可好,一次‘性’全部暴‘露’了。

    金眼没有看出来,姜森倒是看出了点端倪,东哥肯定是从弗拉基米尔的反应中看出一二。大胆的试探之下,这才得出结论的。

    话分两头说,几十名士兵临场倒戈,这让尼科夫等人大出意料之外。谁能想到,朝夕相处出生入死的兄弟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尼科夫指着那些反叛的人马道:“你你们这群‘混’蛋,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一名下尉端着枪冲天,歉意道:“不好意思,尼科夫上尉,兄弟们也是无可奈何。只要你下令让车队离开,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们任何一个人。”(俄)

    尼科夫不怕死,可并不代表别的士兵不怕死。那些士兵中有的还只有十八九岁,连婚都没有结。如果就这样牺牲,实在是太可惜了。尼科夫思忖良久,才终于闭上眼睛不忍道:“都放下枪。”(俄)

    军令如山,士兵们听到长官的话,马上放下枪来。

    “这就对了。”那名下尉称赞一声,吩咐手下把出入口的通道打开。车队再次缓缓而动,往ZG的边境岗哨驶去。

    尼科夫看到“十颗飞‘毛’‘腿’”导弹就这样从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溜走,恶狠狠地对那位下尉道:“你们都会被送上军事法庭。”(俄)

    下尉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这就不是你要关心的了。”(俄)

    三分钟后,驻守边境的一个中校带着几百人赶到。那些临时倒戈的士兵连手都没动,直接丢下手里的武器举起双手投降。中校没一点客气,命令手下把他们全部捆起来。

    重新获得自由的尼科夫等人,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这些叛国分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士兵们下手极狠,很快地上受缚的人就成了血葫芦,被打得意识模糊。

    中校见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马上出声阻拦:“差不多就行了,部队不是你们执行‘私’刑的地方,他们到底要担多大的罪责,自然有军事法庭的审判。”

    尼科夫等人听了中校的话,这才善罢甘休。中校在听了尼科夫的报告后,马上给中方边境的岗哨打去电话,让他们务必截住这批走‘私’导弹的车队。

    车队在额尔古纳河上行驶,大家脱离危险都很高兴。唯独弗拉基米尔苦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谢文东问道:“弗拉基米尔,你的那些人都会死?”“那倒不至于,就是会很麻烦。我就是可惜啊,这些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人就这么暴‘露’了。以后我们的货可能就没那么容易走了。”

    谢文东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事在人为。只要三把刀都使对了对方,没有什么不好走的。”

    “哦,哪三把刀?”

    谢文东:“金钱,‘女’人,暴力。先用金钱开道,金钱是不是万能的,但它能解决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如果金钱不管用,就用‘女’人软化他们,红颜祸水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如果连‘女’人还不管用,那就用暴力敲碎他的骨头。”

    简单的一句话,却饱含厚黑学的‘精’髓。

    弗拉基米尔听完后,展颜而笑,赞叹道:“谢兄弟的话说的太‘精’辟了。就像你们中国人说的那样,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谢文东笑笑。

    弗拉基米尔话锋一转,问谢文东:“俄罗斯的边境我已经解决了,ZG这边就要看你的了。我敢打赌,现在至少有两百支步枪和手枪在等着我们。”

    谢文东神秘一笑:“我自然有我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