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72章 冰川世纪(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71章 冰川世纪(一)
  • 下一章:第173章 冰川世纪(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和黑带约定的‘交’易地点,是俄罗斯的后贝加尔斯克市。那里距中俄边界额尔古纳河20余公里,距满洲里市140公里。想要进入俄罗斯境内,就必须先到满洲里。

    DL市到满洲里约1821.2公里,全程需要行驶至少二十二个小时。谢文东等人一路上歇人不歇车,在高速路上开了整整一天一夜。一路上,兄弟们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车内欢声四起好不热闹。就连褚博姜森这样的高级干部,都加入了扎金‘花’斗地主的行列。

    只有一个人和大伙的举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文东。谢文东打一上车,就进入了假寐状态。他戴着墨镜靠在座椅上一动也不动,像座雕像一般。五百弟兄跟着他孤军犯险,他必须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意外都想到,并总结出相应的补救措施。

    运筹帷幄于中,才能决胜千里之外。这个好习惯让他从多少血雨腥风中全身而退,又让他从多少强敌手下逃出升天。

    一天一夜的行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车队快到满洲里的时候,马路的四部黑‘色’小轿车早已等候多时。

    “东哥,接应我们的人到了。”金眼凑到谢文东耳边,低声说道。这时候,谢文东才终于动了。他摘下眼镜,‘精’神饱满地说道:“哦,先让兄弟们停车。”

    “明白。”金眼掏出一个硕大的卫星电话,给最前面的那辆汽车的司机打去电话。普通手机在山里面是没有信号的,只能用卫星电话。司机听说是谢文东的命令,不敢耽搁一秒钟马上踩下刹车。“吱吱”,客车在马路牙子边停了下来,看到前面的车停了下来,其他的司机也先后让车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四部小轿车里的三男三‘女’便上了谢文东的车。三个男人是文东会的兄弟,三个‘女’人是黑带派过来的接引者。

    六人齐声问候道:“东哥(谢先生)好。”

    谢文东并无过多的客套,直接开‘门’见山道:“弗拉基米尔到哪儿了?”

    一个俊俏‘挺’拔的俄罗斯‘女’郎笑声回答道:“谢先生,副教主已经在后贝加尔思克市等候多时了。”谢文东站起身来:“带我去见他。”一个文东会兄弟躬身问道:“东哥劳累了一天了,不先休息休息吗,我们已经在满洲里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谢文东摆摆手,对那位文东会弟兄道:“我没事,你把其他兄弟先安顿好。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准备出发。”谢文东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话一出口就很难更改。那位文东会兄弟显然是知道谢文东的脾气,没敢多说话,恭恭敬敬道:“是东哥,我们的车就在下面。”

    “走。”谢文东理了理衣袖,往车下走去。五行兄弟、褚博、姜森、血杀副组长陈卓欣紧随其上。安全局的特工张宝华本来也想跟上去,却不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程咬金就是伍晓‘波’。

    伍晓‘波’故意挡在车‘门’口,伸手拦道:“张先生,东哥让你好好休息。”文东会和黑带毕竟是两个黑道社团,让一个国家安全部的中尉跟着去这算怎么回事。

    张宝华有些不悦,伸手往外一推,脸上挂着笑容道:“我不累,我可以保护谢上校。”看似有意无意的一推,实则力道极大,普通人非得被他推得栽个跟头不可。让张宝华意外的是,伍晓‘波’居然纹丝未动,他感觉自己推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面墙。

    伍晓‘波’不为所动,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不用兄弟费心了,谢先生的保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的安全。”

    张宝华还想说什么,谢文东一行人已经快速地上了汽车。汽车已经启动,飞驰而去。

    “好吧。”张宝华无可奈何道。

    满洲里市,原称“霍勒津布拉格”,‘蒙’语意为“旺盛的泉水”。满洲里冬季严寒、漫长、干燥,夏季短暂、温暖。夏季(6~8月)气候温暖,平均气温在17℃~20℃之间。7月为全年气温最高月份,平均值为19.4℃。有研究表明,人在15℃~18℃的温度下是感觉最舒服的,现在的满洲里带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舒服,舒服得让人想死在这儿。

    闲话间,四辆小轿车已经风驰电掣般驶往中俄边界——额尔古纳河。

    中俄通好,边境亦是一片热闹的景象。人们只要拿着一个普通的通行证,就能自由出入边境口岸。谢文东等人拿着安全局开出的通行证,畅通无阻地越过中俄边境。在三位俄罗斯‘女’郎的带领下,一行人驱车前往俄罗斯边境城市后贝加尔斯克市。

    虽然只是相隔一条河,但后贝加尔斯克市却和满洲里大不一样。随处可见的俄罗斯文字,大街上到处行走的白皮肤高鼻梁的俄罗斯人,无时不刻告诉所有人,这里是俄罗斯不是ZG。

    五行兄弟这是第一次来俄罗斯,怎么看怎么新鲜。尤其是木子,看到后贝加尔斯克市大街上美貌的俄罗斯‘女’郎时,那哈喇子就没停止流过。不得不承认,俄罗斯的‘女’‘性’大部分都很漂亮。高挑白皙,肌肤吹弹可破,这和俄罗斯寒冷的天气不无关系。

    闲话不多说,在三位俄罗斯‘女’郎的带领下,谢文东一行来到后贝加尔斯克市的一间粮油仓库。在这里,谢文东见到了许久未见面的弗拉基米尔。

    “哈哈,谢兄弟我们可有好几年没见了吧。”弗拉基米尔张开双臂,给谢文东一个大大的拥抱。谢文东回以同样的拥抱:“是啊,弗拉基米尔兄弟的风采不减当年啊。”弗拉基米尔:“谢兄弟说的这话我喜欢。哈哈。”

    几年未见的老朋友难得一见,两人难免寒暄一番。寒暄过后,谢文东直面说道:“弗拉基米尔,我要的货呢?”

    弗拉基米尔学着打了个响指,然后神秘一笑:“幸不辱命,五架地对地空导弹和五台车载短程导弹全部就位。为了搞到这批货,我们可是动用了几乎所有的关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