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68章 黑军出事(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67章 黑军出事(三)
  • 下一章:第169章 黑军出事(五)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在座的众人集体傻眼,就连五行兄弟都惊得老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位虎堂的壮汉也被吓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吞了口口水试探‘性’地问道:“东哥,咱真要买导弹?”谢文东不置可否,反问道:“你觉得我是开玩笑?”

    壮汉吓得一个‘激’灵,忙摆摆手:“属下不敢,就是不知道黑带能不能‘弄’得到。”“放心吧,我和黑带打‘交’道的次数不比你少。只要给钱,他们连核弹头都能搞到。”

    壮汉擦了擦脑‘门’上的虚汗,问谢文东:“那我现在给他们的负责人打电话。”谢文东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那位虎堂的香主给黑带那边打去电话。两人在电话里用俄语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最后壮汉挂断了手机,把手机放在桌子上。

    “怎么样了?黑带怎么说”“能买到吗,多少钱一颗。”“”不等谢文东发问,周围的干部早已凑上去,七嘴八舌地问道。

    壮汉拭去脑‘门’上的汗,对谢文东道:“东哥,黑带那边说咱们这次要的货太特殊他做不了主,必须请示上头。十分钟之后,再给我们打电话。”

    “好”,谢文东回答道:“我们给他时间,我们继续开会。”众位干部又做回到了座位上。

    “除了武器外,还有人员。我们这次不是去大刀对大刀,参加的兄弟必须熟悉枪械,而且人要机灵。每个堂口,至少是一百人。”**鹰四个堂口,每个堂口一百人,就是四百人。要想从几万人中找齐四百位机灵还要熟悉枪械的兄弟,这至少要四五天的时间。

    众位干部面面相看,脸‘露’难‘色’。

    谢文东也明白大家的困难,不过这事越早办越好,趁那股神秘敌人立足未稳,杀它一个回马枪。等对方稳固好了隘口,站稳了脚跟,再想把黑军夺回来,可就太难了。

    他深吸一口气,眯缝着眼睛说道:“迟则生变,我最多给你们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要见到人。当然了,如果谁要是随便抓几个人糊‘弄’事儿,造成本堂兄弟的大量伤亡,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他。”

    众干部身躯齐齐一震,连连说道:“属下不敢。”

    “还有什么问题吗?”谢文东轻敲桌面,柔声问道。时间这么紧,也只能日以继夜地筛选了,众位干部心里暗叹,头摇成个拨‘浪’鼓:“没问题,没问题。”

    “接下来是采购棉服,食物,被子什么的生活用品。”

    现在已经六月,天气炎热。可想去黑军所在地,就必须经过西南坡的友谊峰冰川,那里是阿尔泰山最大的冰川,也是中国境内海拔最低的山谷冰川。过了这个冰川带,再走四五天的原始森林,才能到达目的地。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为了运输东西方便,文东会在这山川冰川上建了有七八条索道。光是那几条索道,文东会就‘花’了七千多万。由此不难看出文东会的财大气粗。当然,这七千多万不是白费的。如果用索道只要半天的时间,但现在肯定被敌军占领了。

    过了原始森林,那边的气候却如鬼谷神功般变暖,可以称得上是罂粟的天堂。

    罂粟‘花’的纯度和气候有很大的关系,黑军所生产的鸦片,纯度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有了好的鸦片,其衍生物(如海洛因)也就更‘精’更纯,售卖的价钱也就更高。黑军每年带给文东会的收益,都在几十亿元,而且每年还在逐步增加。

    这也就是谢文东不惜血本购买导弹,也要夺回黑军的重要原因。

    在行动之前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也不至于需要用的时候手忙脚‘乱’。采购这些东西,比买导弹什么的可要容易的多。伍晓‘波’拉了一个单子,让大家按照这上面的东西采购。

    安排得差不多,十分钟也过去了。黑带的人很准时,刚刚十分钟电话铃声就响了。这次打电话的是黑带的副帮主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是谢文东的老朋友了,文东会最早和黑带确立合作关系,就是这个弗拉基米尔牵的线。

    弗拉基米尔算半个中国通,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弗拉基米尔不会和虎堂壮汉这样的底层头目说话,他直截了当地说道:“让谢先生接电话,我要和谢先生说。”

    虎堂壮汉也不生气,说了一声稍等,然后双手把手机递给谢文东。

    谢文东接过手机,笑笑道:“弗拉基米尔老朋友,近来可好啊。”

    “哈哈,谢兄弟。不,我尊称你一声谢老大了,你现在可是鼎鼎大名,连我们俄罗斯境内的帮派说起谢先生,都知道你是统领天下黑道的教父了。我们黑带和你合作,说出去也是非常有面子的。”弗拉基米尔客客气气道。

    别看他对谢文东这么客气,对别人可就没有这态度了。弗拉基米尔的傲慢和脾气臭也是“名声在外”,这世界上恐怕不会超过三个人会让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而谢文东恰恰是这三个人中最重要的一个。

    谢文东由衷而笑:“弗拉基米尔你这样说,可就太看不起我了,我一直是你的朋友,过命的好朋友。”他说的没错,当初谢文东被国家“牺牲掉”,就是弗拉基米尔顶着压力,把他从俄罗斯偷渡出国。这份情谊,谢文东到现在还记得。

    谢文东是个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人。对他好的人,他真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他不好的人,他也是无所不用其极,非得将对方连根拔起彻底铲除不可。

    能被谢文东称作是过命的好朋友,这世界上也没几个人,弗拉基米尔听完,心里很是受用。两人许久没有打电话,现在是好一阵寒暄。

    寒暄过后,弗拉基米尔脸‘色’一正,问道:“我听说下人说,谢兄弟想购买导弹?谢兄弟买这玩意儿,不会是想和ZG政fǔ开战吧。”

    谢文东摇头而笑:“那不至于,我还算是个爱国人士的,不会把这东西用在自己的同胞身上。我买它来,自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