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65章 黑军出事(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64章 截拳道
  • 下一章:第166章 黑军出事(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一边是举世闻名的黑道顶级杀手组织,一边是名不见经传的杂牌杀手团队,战事还未完全开展开,胜负便已经注定。

    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白衣血杀众人果然不负所望,把蓝河帮的枪手杀得连连溃败,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双方‘交’战时间不长,蓝河帮或死或伤,已经有三十多人倒在血泊中。

    严小‘春’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当机立断,高声喊道:“兄弟们,撤退,往后面撤退。”他想的倒不错,这里是地势错综复杂的贫民窟,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逃脱不掉。

    他带着五六个保镖,急忙往屋后逃窜。这时候他想撤,哪里还能撤得出去。一行人刚摆脱前面的白衣血杀杀手,忽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冷笑,同时有人慢悠悠地说道:“蓝河帮的朋友,此路不通。”(英)

    啊?!严小‘春’心中暗叫,他强稳住心神,收住脚步,抬头拢目观瞧,只见后面不知何时站了五男一‘女’。为首的一位青年,约莫三十多岁。身上穿着笔‘挺’整洁的中山装。抬头向上看,相貌清秀,一对狭长的丹凤眼格外的明亮。转澈间,‘精’光强势‘射’出,震人心魄。

    “你你是谁?”(中)严小‘春’见过谢文东的照片,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但还是下意识地问道。

    原来你会说中文!谢文东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字一顿道:“谢——文——东。”(中)

    果然是他!严小‘春’脸先是一红,接着慢慢转青转白。他很清楚,谢文东既然在这里,那么自己今天想要脱身已经是难上加难。只不过临死之前,他想搞明白一件事,自己的眼线明明看到谢文东带着人去了长滩市,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谢文东流‘露’出‘洞’察一切的目光,他‘摸’了‘摸’鼻子,悠悠道:“你是想问,我怎么会在这儿?”

    严小‘春’没有接话,算是默认了。

    谢文东接着说道:“你们的眼线跟踪的不过是和我打扮相同,长相身材相似的人。其实我一直都在托拉斯市,为得就是让你们放松警惕,引你们上钩。我调查过李小龙,知道他是个好‘色’的人。如果他知道谢文东离开,临时统帅是个36D、身材姣好的漂亮‘女’人,他肯定会冒险一试,猫儿哪有不偷腥的,狐狸哪有不存侥幸的。”

    呜呼!严小‘春’心里的懊悔如‘潮’水般袭来。他早就跟李小龙说过,这十有**是谢文东的‘奸’计。不过他早就被‘女’‘色’冲昏了头脑,哪里还听得进去半句忠言。糊涂啊,愚蠢啊,最后死得倒是不冤枉,就可惜还连累了数十个兄弟。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严小‘春’将心一横,强装镇静,强硬地吼叫道:“谢文东,枉你也算一代枭雄,居然会这么不折手段让一个‘女’人替你出生入死,真让我看不起你。”谢文东并不辩解,他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费那么多口舌。

    其实,严小‘春’何尝不明白,这本就是个以成败论英雄的世界。他之所以对谢文东破口大骂,其实是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说着话,他将提枪的手臂抬起,对准谢文东的脑袋就要开枪。

    人到生死紧要的关头,什么社团什么教父都会统统抛之脑后,能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打死了谢文东,他们这几人或许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只不过他低估了谢文东身边五行保镖的实力。

    他的手指还没有扣动扳机,只听扑得一声轻响。接着,严小‘春’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什么东西纷纷地撞了一下,手中的枪也随之脱飞而去。他低头一瞧,只见自己的手腕上多出一个拇指粗的血‘洞’,猩红的鲜血正从中潺潺而出。

    他愣了一下之后,才感觉到手腕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啊……”严小‘春’博惨叫着,捧着受伤的手腕连连后退。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悠悠而笑,他伸手入怀,同时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是来收命的。”随着话音,他双指从怀中夹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指尖一弹,那张卡片在空中打着旋飞向严小‘春’等人。

    严小‘春’知道黑帖代表着什么,他满目狰狞地哆嗦道:“别”

    黑帖一出,绝无空归。勾魂索命,威震江湖。

    五行兄弟可不管那么多,纷纷抬枪扣动扳机。几位保镖连手都被动,就被子弹爆了头。看着地下横七竖八倒着的尸体,谢文东喁喁道:“尘烟已了,下辈子莫要与我为敌。”

    杀掉了严小‘春’,张欣晴也在陈卓欣的陪同下,来到了谢文东身边。

    “东哥,李小龙被张小*姐干掉了。”陈卓欣字里行间充满了钦佩。谢文东知道张欣晴的本事,赞赏‘性’地看了张欣晴一眼:“做得好。”

    张欣晴眨眨大眼:“东哥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卓欣,敌人解决的怎么样了”“启禀东哥,蓝河帮那二百残部里的‘精’锐基本上消灭干净,剩下的那些人还散布在托拉斯市的各个地方,应该成不了气候。”“恩,让弟兄们打扫一下战场,我们就返回堂口。”“是!”

    ‘交’代完了后,谢文东和五行等兄弟返回托拉斯的堂口。

    折腾了这么久大家一直没睡个好觉,现在麻烦都解决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谢文东洗了澡,换上睡袍上了‘床’。

    正当谢文东熟睡正酣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过了好一会儿,谢文东才反应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接,而是随手抓起手机往墙上一摔。终于,铃声才刚一段落,铃声又响了起来。谢文东嚯地起身,眼睛微睁,‘摸’着‘床’沿顺着铃声传来的方向下‘床’去。

    “不管你是谁,你最好给我个理由。”谢文东蹲下身,怒气冲冲道。

    对方显然被谢文东的语气吓了一跳,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方略带结巴地问道:“是……是东哥吗?”

    听话音,谢文东一愣,心里暗道一声他怎么给自己打来电话了呢?而且还是这个时候。他疑问道:“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