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61章 胸围36D(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60章 胸围36D(一)
  • 下一章:第162章 胸围36D(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李先生,李先生。”(英)严小‘春’重重叹息一声,一拍大‘腿’马上追了出去。这次李小龙是真的生气了,不管严小‘春’怎么劝说,都把他的话当耳旁风。现在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张欣晴‘弄’到手,怎么劝谁劝都不好使。

    看在他是大哥的份上,最后还是严小‘春’妥协。他不得不放下姿态,答应同李小龙一起去劫掳张欣晴。至少有自己在,李不会那么轻易中了敌人的计。

    桃‘花’运这种东西,说来它没准就来了。

    正在李小龙为如何引出张欣晴而发愁的时候,蓝河帮的眼线给李小龙发来一条消息。今晚晚上八点,张欣晴会在“半杯醉”酒吧招待本地的几个大哥。

    李小龙的疯狂暗杀,惹得洪‘门’上下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投奔过来的的本地帮派。张欣晴作为托拉斯市的新任主帅,首要任务就是稳定那些大哥的心,只有他们稳住阵脚,下面的普通‘混’‘混’才有主心骨,才不至于生出祸‘乱’。

    得到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后,李小龙高兴得一蹦三高。他当场拍板决定,自己要亲自出马。

    他刚一把自己这个决定说出来,便第一个遭到严小‘春’的反对。严小‘春’以“保险起见”的由头,让李小龙打消了亲自动手的打算,最后两人商定派出一支‘精’锐人马,代替他行动。

    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顺利,李小龙从二百手下里挑选了二十名杀手,并给他们每人配备了重型武器。

    临走前,严小‘春’瞒着李小龙给这些杀手偷偷下达了指令。这次行动不以抢到人为主,以自保为主。

    杀手们感觉很费解,既然要动手怎么不以抢到人为主,还以保存实力为主?!心里虽然有疑‘惑’,但没人敢问为什么。有些东西知道的越多,越对自己不利。

    一番整顿后,二十个全副武装的杀手乘坐两辆面包车出发了。

    “半杯醉”是托拉斯市的一家高档酒吧,坐落在HiNE大街的酒吧街上。在这条酒吧街上,一共有大大小小三十多家酒吧。

    严格意义上讲,这家酒吧其实算不上是真正的酒吧,或许用“咖啡厅”三个字来形容倒更贴切一些。这里的环境静谧休闲,里面没有嘈杂的音乐,没有那形象叛逆的摇滚歌手,更没有*‘艳’*舞。在这里只有酒,各式各样的酒,五颜六‘色’的酒。

    别的酒吧晚间生意都爆棚,在这里只有可怜的几十个。这些**多是老顾客,劳累了一天来这里喝喝酒,吃点东西,放松放松。年轻人不喜欢来这里,来这里的人基本上都在三十岁以上。酒吧主要是靠吸引‘花’得起钱、懂得享受的高端人士,再向他们售卖价值不菲的酒水而盈利。

    今天的酒吧倒是有些特别,因为除了那些熟面孔外,还多了十多张生面孔。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在这些生生面孔中,又有一个长相绝伦的东方‘女’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欣晴。

    在张欣晴的面前,是两个看上去长得比较老成的男人。三个人在这里坐了有三个多小时,漫长的等待已经让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三个大字。

    在他们百无聊赖的之时,酒吧‘门’终于打开了。接着从外面走进一行人,为首的是个穿着背心‘露’出大片‘胸’‘毛’的男人。

    酒保见有十几个客人进来,心中奇怪,不明白今天的生意怎么这么好,难道其他的酒吧都关业了不成?!

    酒保快步上前,客气道:“几位先生,里面坐……”(英)他一看为首那人的尊容,舌头差点闪着,这人怎么长成这样?!那人长得着实丑陋,一张皱皮、疤痕‘交’错的丑脸,让人看了都三天吃不下饭。更让人觉得恶心的是,这人居然没有鼻子,本来长鼻子的地方居然只剩下了两个红‘色’的**,让人说不出的别扭和难受。

    无鼻男看也没看他,眼睛四下一扫,最后目光在张欣晴这桌停下。

    十多个杀手纷纷伸手入怀,手握枪柄准备随时拔枪动手。

    无鼻男习惯‘性’地‘摸’了‘摸’‘胸’‘毛’,神光一闪,面带喜悦,不客气地一把推开眼前酒保,大踏步走了过去。

    他来到那三人近前,先是看了看两个男人,后两道眼神放肆地在张欣晴那对36D大‘胸’上扫来扫去。就算是三岁的孩子,也能看出此人居心不良,来者不善。

    不顾三人异样的眼光,无鼻男搓着手咕哝道:“真是个漂亮‘女’人,要是能让我睡一晚,我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隔壁桌上两位负责保护张欣晴的保镖马上站了起来。其中一位青年保镖指着无鼻男叱道:“你看什么看,滚远一点,要不然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英)

    “哼哼,真是两只恶心的苍蝇,苍蝇就该死——”(英)毫无征兆,无鼻男的右手突然往肋下一抹,对着那两位保镖连开了四枪。噗噗噗,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两人连声都没吭一下,仰面栽倒在椅子上。椅子往后一跨,又重重倒在地上。

    这一开枪立马引起连锁反应,先是张欣晴的十余位保镖亮出枪,再又是无鼻男的手下亮出枪来。

    “杀人了,杀人了。”(英)酒吧里的几十位熟客生怕自己平白无故死在这‘乱’枪之下,纷纷尖叫着往外逃窜。

    他们刚要出‘门’,‘门’外又冲进四五名手提枪械的杀手。杀手们毫不客气地对天‘花’板扫‘射’了一通,喝令道:“所有人都给我退回去,只要老老实实听话,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性’命。”(英)

    有几个心存侥幸的,装聋作哑似的往外狂跑。可是他们还没跑出几步路,就被后面喷‘射’而出的子弹打了个正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立马变成一只口吐鲜血,蠕动‘抽’搐的“死狗”。

    “再跑啊,谁跑我就把谁打成筛子。”(英)一个开枪的杀手狞笑道。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谁还敢跑,客人们吓得惊慌失措,爸爸妈妈上帝地叫个不停,有两个人甚至被这群疯狂歹徒的血腥手段直接吓得‘尿’了‘裤’子。在几位枪手的威胁下,客人们只得老老实实返回酒吧。有人把外面的几具尸体拖进酒吧,后重重关上了大铁‘门’。

    “放下枪!”

    “你们放下枪!”

    “***你*妈*的,我说放下枪听没听到。”

    “我让你放枪,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

    两边人马手持武器,将这样骂骂咧咧僵持着。现场气氛十分紧张,只要是谁的枪一不留神走了火,就可能爆发一场‘激’烈的枪战。双方距离如此之近,枪战一开只有一个结果——两败俱伤。

    无鼻男长出一口气,自顾自地拉了张椅子,在张欣晴的旁边坐下。他‘摸’了‘摸’‘胸’‘毛’,笑着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洪‘门’的张欣晴张小*姐吧?”(英)

    张欣晴双‘腿’相合,嫣然笑道:“是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搞出这么大场面有何贵干?”(英)“哈哈”,无鼻男仰面大笑,好一会儿他擦擦眼角的眼泪,道:“声音真好听,谢文东有你这么个漂亮的秘书,肯定每天都爽得下不了‘床’吧。”(英)

    张欣晴对这种人渣会说什么早有心理准备,她并不介意笑呵呵道:“东哥虽然是个坏蛋,但在某些方面却是个正人君子,比如他从不打手下的主意。”(英)

    无鼻男还在‘摸’他的‘胸’‘毛’,眼睛里‘射’出道道‘淫’光:“谢文东是不是个正人君子我管不着,我今天来是替我大哥办一件事的。”(英)

    张欣晴:“哦,什么事?”(英)

    无鼻男:“我们大哥想请张小*姐去我们那做客。”(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