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56章 玩枪还是玩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55章 娱乐中心
  • 下一章:第157章 疯子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褚博身子一滚,滚到一位洪‘门’兄弟的尸体边。对方用得是杀伤力一般的手枪,只能打进人体却无法穿出。

    褚博用死去兄弟的尸身挡掉子弹这件事听起来残忍毫无人‘性’,深一想却不是是如此。

    站在尸体的角度上看,褚博这是在为他们报仇,他们非但不会生气,他们感‘激’还来不及。更何况褚博心里有他们,就算兄弟们上了天,他仍然把他们当兄弟。

    死后能被人记着并心怀敬意,也就无妄来这世上走一遭了。

    “啪!”刚说完,褚博快速钩动扳机,又有一人应声而道,同样是脑‘门’被一枪打穿。

    美洪‘门’兄地笑道:“褚哥好样的,真是帅爆了,酷毙了!”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好像动手的是自己似的。褚博气定神闲,完全将兄弟们的赞扬置之脑后。

    八分钟过后,蓝河帮那边死了十一二个人,褚博的位置也往里面推进了七八米。

    “妈的,我没子弹了。谁给我点子弹?”(英)一个枪手头顶冒汗,叫唤道。另外的几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草,我们也没子弹了。”(英)“我还有三颗子弹。”(英)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有两颗子弹的算是小资,手里有三颗子弹的算是阔佬,手里有五颗子弹的,那绝对算得上土豪了。

    “我受不了了!”一位‘精’瘦汉子嚎叫一声,腾的跃起身形,握着军刺,翻身跳向褚博。

    “别……”他的同伴伸手想拉住他,结果满了半拍,抓到的只是一团空气。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不能……”‘精’瘦汉子边跑边发出撕声裂肺的叫喊,手里的军刺发出撩人的死亡之芒。

    “嘭——喷”两个枪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精’瘦汉子又向前冲出数步,方直‘挺’‘挺’倒下去,两颗子弹将他的心脏炸烂。

    “哎呀!”枪手们看得真切,心如刀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哀痛,泪水流出。他们不仅仅是在为死去的兄弟难受,也是在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而伤感。

    又过了五分钟,枪手们最后一点子弹也消耗完。

    躲在掩体后面的枪手们把打空了枪丢了出来,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堂堂世界第一大帮,你们敢不敢跟我们玩刀?”(英)

    “是男人的话,敢不敢跟我们玩刀?”(英)见褚博良久没有动静,那人又再重复了一边。

    这样的重复请求,一直持续了五次。

    五次过后,褚博已经从赌场里撤了出来:“这帮孙子在说什么?”一名懂英语的兄弟翻译道:“他们想和我们进行冷兵器的厮杀。”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呵呵,告诉他们,我答应了。”褚博爽快答应道。

    他丢掉手枪,微笑着从身边的那位手里拿过两把短刀。

    那名兄弟听完一个劲地摇头:“褚哥,不要上了他们的当,他们现在没子弹了,是想和我们鱼死网破。”

    “是啊,老乌说得对,我们没那个必要,直接一梭子下去得了。”

    “”

    褚博嘴角扯出一段弧度,还是坚持己见:“我不能让道上的兄弟耻笑我大洪‘门’不敢玩刀,不管他们今天想玩什么‘花’样,我都奉陪到底。”

    “褚哥”

    不等大家再劝,褚博眼神一凌,打断道:“我已经决定了。”看到褚博那不容拒绝的眼神,那些到嘴的话又纷纷被咽到了肚子里。知道拗不过他,大家也只能照办。

    有兄弟张开双手做喇叭战,喊道:“我们大哥已经同意了,你们出来吧。”(英)

    不出来也是死,出来也是死。十余人咬着牙,心一横从掩体里走出来。他们手上有拿着军刺的,有拿着倭刀的,也有拿着开山刀。可谓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褚博甩了几下短刀,朗声问:“你们想怎么玩?”

    旁边有人把褚博的话翻译成中文。

    一个山羊胡子大汉上前一步,冷声说道:“单挑。我们十八个单挑你们,直到战死为止。”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嗬,还‘挺’有气魄。”褚博哧笑一声,侧过声来问身边兄弟:“兄弟们,你们谁愿意和他们玩玩?”话音刚落,一个身高近190,体重二百五十斤的壮汉站了出来。“褚哥,让我来。”壮汉的背上背着一个大铁锤,站在那里好像天上的巨灵神下凡。

    褚博恩了一声,冲他甩了甩头。

    壮汉上前三步,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要五个。”这人可真是狂妄,一上来就要挑五个。蓝河帮枪手们听完后马上不干了。“干死这‘混’蛋。””要给他好看。”“不用对他客气。”说罢,真有五个人踏步上前来。

    不等对方‘弄’清楚怎么回事,壮汉吼叫一声,向五人冲杀过去。

    见对方根本不把自己的武器从背上拿下来,其中一人冷笑一声,双手握紧刀把,运足膀力,对着直冲而来的壮汉迎面就是一刀,“去死!(英)”

    他这刀很快,但壮汉的速度更快。他的一刀堪堪劈到壮汉头顶时,后者的一拳已先打在他的面‘门’上。

    壮汉长得人高马大,拳头足有碗口大小,本身的臂力就已够惊人,加上前冲的冲力,其力道何止百斤。耳轮中只听得喀嚓一声,那大汉像个被抛出的破沙袋,倒飞出四、五米远,扑通一声摔落在地后,七窍流血,身子颤动几下,便没了动静,原来他的头骨已让壮汉这势大力沉的一记重拳打碎。

    啊?周围的蓝河帮无不倒吸冷气,一拳把人打死,这个彪形大汉的力量也太过于恐怖了。

    “我杀了你!(日)”两名蓝河帮大汉抡刀向壮汉劈来,后者冷笑,双手伸手,从背后‘抽’出铁锤。

    身形一侧,躲开先冲过来那人的一刀,接着把二十八斤的大铁锤抡了出去。

    右边那位大汉的‘胸’膛和铁锤撞个结实,叭叭叭声一阵‘乱’响,‘胸’前的肋骨尽数折断,一根断骨‘插’进了大汉的心脏,另一根将大汉的肺扎穿。脑袋不自然地向后扭曲,眼看是出气多,入气少,活不成了。

    瞬间**一人,壮汉毫不停顿,上半身向下一伏,躲开侧面袭来的一刀,大铁锤跺向大汉的脚面。铁锤净重二十八斤,再加上大汉的力气,起码有一百七八十斤。这一百多斤作用在一个只有巴掌大的点上,所产生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咔嚓”一声,那人的半只脚被砸平。钻心的疼痛让他发出比杀猪还强烈十多倍的惨叫。惨叫过后,大汉觉得心里一慌,接着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看到三名同伴惨死,另外两名枪手心生恐惧。

    后面一人偷偷上前,想趁壮汉不注意在背后给他一刀子,哪知壮汉看起来动作笨拙,反应却是奇快无比。那人刚刚接近到他背后,没等举刀,抬头就是一脚。

    “啪!”那人怪叫一声,横飞出去,人在半空还没有落地,先喷出一口血。血雾象是一团妖‘艳’的‘花’朵,在空中盛开。他被踢开,五人中的最后一人也跟着倒霉,被生生砸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哈哈!不怕死的尽管来吧!”壮汉托着带血的铁锤锤,脸上满是狰狞,活脱脱一个赤脚大仙发了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