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53章 我们是兄弟(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52章 为“发无界”兄弟加更
  • 下一章:第154章 疲于奔命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小龙正为那批失踪的军火恼火呢,现在蓝河帮又闹出今天这一出,直接把他的肝火挑到了极致。

    当场两眼一瞪,回头对手下人道:“他*妈*的一个小小的18k帮也敢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兄弟们抄家伙,给我狠狠地打!”(英)

    这一声高喝,将蓝河帮五百帮众的热血全部点燃,个个红着眼睛,拔出钢刀大吼着奔向娱乐中心的18k帮帮众。

    双方碰面,没有过多的废话,都下了狠手。这一场恶战,打得异常血腥。

    李小龙完全不给18k帮帮众投降的机会,只要是敌人就一律处死。只有这样,他才能发泄心里的愤怒。不过这样的举动,也就‘逼’着18k帮帮众拼死一搏。

    ‘混’战不足五分钟,双方都有数十人倒地,鲜血在地面汇集成小溪,场面之血腥凶残,甚至让暗处的褚博都为之皱眉。

    娱乐中心这边‘交’上了手,几乎是同是谢文东亲自领兵压向蓝河帮的堂口。

    驻守堂口的是智囊严小‘春’和从临近场子调过来的六百多手下。别看谢文东此次出动了一千二百人,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小‘混’‘混’(褚博带走了三百洪‘门’‘精’锐)。如果正面进攻,这一千二百人恐怕也不是严小‘春’六百人的对手。

    谢文东深知这是自己的短处,要想发挥小‘混’‘混’的实力,就必须营造一个蓝河帮很弱的假象。只有那样才能让小‘混’‘混’放下畏惧,在信心十足的情况下,发挥出战斗力,一口气拿下蓝河帮堂口。

    为了制造出这个效果,谢文东可谓是下了血本。不仅同时出动了白衣血杀和黑衣暗组。还添上了一个“银甲将军”格桑,他本人五行姜森刘‘波’等核心干部皆有不同程度的登场。

    姜森、刘‘波’“同台献艺”,这一场景可不多见,总共也没有出现过十次。

    白衣血杀主攻正‘门’,黑衣暗组主攻后‘门’。很快,战斗在格桑的率先冲锋下打响了。

    一开始,严小‘春’并没有把洪‘门’这次的进攻放在眼里。他对在托拉斯的洪‘门’知根知底。

    他们大部分人马,都是靠奖金和小恩小惠拉拢起来的本地小‘混’‘混’,战斗力并不强。就算洪‘门’的两千人全部出动,只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他这六百兄弟起码能坚持到李小龙的援军回撤。只要援军一到,他们就可以前后夹击重创来犯之敌。

    有一句说的‘挺’好“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严小‘春’万万没想到,来人的战斗力完全出乎想象,前后两个‘门’的攻势都猛得吓人。

    严小‘春’游走在堂口之内,前后左右四处视察,应接不暇。他虽然没有直接参战,可也累得满头大汗,看模样受到的压力比顶在一线的兄弟还要大。

    很快,他便意识到洪‘门’的这次进攻的特别之处。顶在战阵最前面的,是一白一黑两支人马。

    白者,手持双唐刀,杀人如砍瓜。黑‘色’,单手开山刀,杀人如切菜。

    除此之外,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大汉也非常引人注目。他的大手上抓住一根两三米长的木棍,一棍子下去可以同时让好几人脑浆崩裂。

    一白一黑两支神秘力量,严小‘春’的脑海里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这个身穿银甲的壮汉,他倒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低头想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一个地方可以告诉他答案,当然也不能十分确定。

    他叫人拿来了平板电脑,在有关谢文东旗下战将的相册里,仔细寻找一番。

    当他刷到标注为“格桑”两个字的时候,全身像过了电一样,差点被击晕在地。

    “格格桑,居然是他,怎么会是他。”严小‘春’嘴‘唇’蠕动着,双‘腿’一软瘫倒在沙发上。

    旁边的保镖看到严小‘春’突然摔倒吓了一跳,忙过来关心地询问道:“严先生,严先生你怎么了?”在保镖们的印象中,一向沉稳严小‘春’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失态过。

    严小‘春’瞳孔放大,有气无力地靠在柔软的靠枕上,喃喃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谢文东亲自来了。”

    格桑是什么人,是谢文东的忠实护卫,是谢最贴身的人之一。有他出现的地方,谢文东肯定就在这附近。如果这一猜想成立,那么另外那一白一黑神秘人马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它们应该就是传说中谢文东手上的两支恶魔部队——白衣血杀和黑衣暗组。

    黑白聚首,江湖必生风云变幻。

    “啊。”保镖们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谢文东不是在洛杉矶吗,怎么会突然来到托拉斯市。上头派出去监视谢文东的眼线呢,他们为什么没发现。

    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让李小龙马上回兵支援。如果那五百兄弟来的够快,堂口还能保住,如果来的慢了堂口里的这些兄弟相当一部分就要去见上帝了。

    严小‘春’如梦方醒马上给李小龙打去电话。电话打了几次,语音提示都是无人接听。

    此时此刻,李小龙正带人全力剿灭18k帮,哪有功夫接电话。

    几通电话都没打通,严小‘春’急得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心都堵到了嗓子眼。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严小‘春’手足无措之际,又有小弟传来噩耗——那名身穿银‘色’盔甲的壮汉已经带人突破了前‘门’的防御,杀进了大堂。

    才七分钟,就将守得固若金汤的前‘门’冲垮,这是多么野蛮的战斗力,多么恐怖的野心。

    严小‘春’目光一寒冷陡然站起身,与其在这里自暴自弃,还不如破釜焚舟舍命一搏。

    他攥紧拳头,下令道:“告诉兄弟们,无论如何都要把格桑打退。今晚,就是我们的生死之战。传令下去,所有人都顶到一线去,谁敢往后退一步,不要怪我不讲情面。”旁边的保镖吓得身子一哆嗦,半晌才回过神来:“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打退洪‘门’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比登天还难。

    话说‘交’战的中心,格桑以其霸道野蛮的手段,把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这虽然很“威风”,可也招致了比别人多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敌人。

    说话间,格桑只见眼中寒光一闪,迎面一把钢刀向他劈来。

    格桑连闪都未闪,任由砍刀劈向自己的面‘门’。纯铜打造的盔甲轻轻松松就卸掉了刀的锋芒,保护着格桑的人身安全。那人只觉得整条手臂一过电般一麻,他的整个人也被反震退半步。

    谢文东给格桑的任务是尽可能杀伤蓝河帮的人,他一向对谢文东的话言听计从,为了这个目标他会干掉一切挡路的人。只见他扔到手中那根血迹斑斑,几乎快要折断的棍子,伸手一拉那人的刀身:“放手。”

    他用的是中文,对方没学过中文但好像能听懂一样。随着一股强多大的力道袭来,那人怪叫一声,松开了手。

    格桑毫不停顿,右臂向后一拉,将对方硬是从蓝河帮的阵营里拉到自己跟前。还没等那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格桑扎下马步,接着,一手抓住他的脖子,一手扣住他的腰带,将他举过头顶,然后大吼一声,向蓝河帮帮众丢了过去。

    一百八十斤的大活人,居然被他轻轻松松举过头顶,其力道何止千斤。在格桑千斤力气的催动下,他这一压,蓝河帮阵营中传出一个骨断筋折的脆响,然后哗的一声由前到后,蓝河帮帮众倒下一大片。

    此时再看蓝河帮人员,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大厅里到处都是有气无力的发出哼哼声。

    被格桑甩出的那人的身体被撞的鼻青脸肿,五脏六腑都好像要被挤出来。格桑突步上前,一脚一个将倒地的鼻梁。手脚裁断狠狠踩踏。有几个倒霉的直接脑袋爆裂而死。

    一阵“仙人跳”后,地上又多了五六具尸体。格桑收住脚,环视面前的众人拉动嗓‘门’做了一个狮子吼:“还有谁敢来?!”蓝河帮的帮众见到地上变成一滩碎‘肉’的同伴,哪敢再直面和他抗衡,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纷纷避其锋芒。

    姜森和手下白衣暗组的兄弟反应过来,目光怪异的看着格桑,心里都在念叨:“真TM的是个杀人机器。”

    看到蓝河帮帮众被格桑和黑衣暗组的人打得哭爹喊娘,小‘混’‘混’们觉得蓝河帮也不过如此。

    虚张声势,落井下石,这是小‘混’‘混’们最大的特点。

    看到蓝河帮帮众节节败退,他们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拿奖金和扬名立万的机会,一个个叫喊着冲上前去,和蓝河帮的人‘交’织在一起。

    与本地的‘混’‘混’‘门’比起来,蓝河帮帮众战斗力要高出一大截,但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在野兽般的格桑和嗜血的白衣血杀开道下,与之‘交’战的蓝河帮帮众早就吓破了胆子,面对数倍于己方的敌人也发挥不出全力。

    随着争斗的全面爆发,双方‘混’战到了一起,这时人多的一方就显示出了威力,只要有一名蓝河帮的人员被**,周围顿时会围过来一群小‘混’‘混’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刀。

    火拼的时间不长,本地‘混’‘混’这边损失惨重,可蓝河帮那边也伤亡不轻。这时,负责后‘门’进攻的黑衣暗组兄弟们也突破防御,从蓝河帮帮众的背后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