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49章 借刀杀人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48章 谁的后台大(三)
  • 下一章:第150章 欺人太甚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三十六计第三计“借刀杀人”,原文为“敌已明,友未定。引友杀敌,不自出力,以损推演。”也就是说,“借刀杀人”之计与损卦密切相关。先定计,后推卦,这是三十六计的特‘色’所在。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三十六计的理论基础就是《周易》的‘阴’阳法则。三十六计原文运用‘阴’阳变化之理,论证刚柔、奇正、攻防、虚实、劳逸等相反相成的关系,包含着丰富的辩证法思想。

    黑衣暗组的兄弟查到18k帮和蓝河帮一直都有军火‘交’易。所以谢文东打赏半道抢了蓝河帮的军火,并把它嫁祸到18k帮的身上。暗杀这种事,用不着谢文东亲自出马。白衣血杀副组长陈卓欣将亲自带队,执行这此掠夺计划。

    当天晚上,谢文东在高慧美家吃饭。因为有高慧‘玉’在,两人都尽量避免尴尬。高慧‘玉’可不没有那么多顾虑,之前谢文东就一直是她的男朋友,虽然中间‘插’了一个彭玲,但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断。

    席间,高雨轩看到高慧‘玉’和谢文东两人举止亲昵,惹得他大吃干醋。说爸爸有了‘玉’妈妈,就不要小轩和妈妈了。得亏他加上了一个“小轩”,要不然谢文东该羞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小别胜新婚,当天晚上谢文东没有走。过了今天晚上之后,他和蓝河帮的较量就差不多要正式开始了。为了高慧美、高慧‘玉’、高雨轩的安全,他会尽量减少来这里的次数。

    知道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相见,高慧美狠狠地在谢文东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牙印,说“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外面,得死在我的‘床’上。”

    谢文东悻悻而应。

    第二天天还未亮,整个托拉斯市还陷入一片寂静时,谢文东已经悄悄从高慧美家里离开。他不是不想告别,只是不忍心看到高慧美和高慧‘玉’悲伤难过的样子。如果人真的有轮回,就让自己下辈子做牛做马偿还她们姐美俩的恩情吧。

    五行兄弟接到谢文东的短信后,已经早早地等候在小区‘门’前。

    一行人回到据点,姜森给谢文东汇报了昨天晚上的行动情况。因为黑衣暗组兄弟的情报‘精’准,白衣血杀兄弟办事果断,昨天晚上的行动相当顺利。不仅当场做掉了‘交’易的双方,还把‘交’易的枪械和四百多万美金抢到手里。

    “兄弟们有伤亡吗?”除了行动是否顺利外,谢文东最关心的就是白衣兄弟的安全。姜森回答道:“除了两位兄弟受了些轻伤外,其他兄弟无一伤亡。”

    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又转过头来问姜森:“蓝河帮和18k帮的反应怎么样?”刘‘波’道:“我已经让人放出风去,说18k帮和我们定好了契约。他们帮助我们消灭托拉斯的蓝河帮力量,我们帮他们拿下蓝河帮在托拉斯市的场子。两个帮派目前还没有动作,我们的人正密切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说完后,刘‘波’表现的有些意犹未尽。沉‘吟’片刻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东哥,你说他们会上当吗?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蹊跷。我担心他们认破了我们的计策,再联合起来打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他这边说话,姜森已经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老刘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东哥用计哪次没奏效过。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刘‘波’白了他一眼:“我又没说东哥的计策不行,就是觉得有点冒险。我这是学习和研究东哥的用兵方法,你不懂就别瞎说。”

    姜森耸耸肩:“那你学到了个啥?”

    刘‘波’:“学到了什么时候和东哥说话,都得先避开你这个讨厌的人。”

    两人躺在病‘床’上太久了,不让他们转转脑筋,活动活动筋骨,动动嘴皮子,他们便会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谢文东耳听着两人的争吵,也不接话也不劝,只是幽幽地笑道。

    等两人都说累了,谢文东这才开口道:“老刘其实说的没错,这招借刀杀人确实用得比较肤浅。不过可别小瞧这肤浅,它可以慢慢侵蚀双方的内心,让他们产生隔阂。凡是擅长用兵的人,都会很注意细节。细节注意好了,就能实施下一步计划。兵书《圆机·迭》中说:“大凡用计者,非一计可孤行,必有数计以勷之也。”在历史上,一条计谋辅之以数条计谋的情况是屡见不鲜的。一般来说,复合用计有两种形式:一是兼用,即在同一施计过程中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计谋。一计如果不成,再施一计”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听到谢文东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地说着“如何用计”。姜森和刘‘波’等**气都不敢出,把他说得每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

    跟在东哥的身边除了可以享受酣畅淋漓、叱咤风云的热血情怀外,还能学习到很多书本上都没有的知识。这种知识带给五脏六腑的充实感,就好像三国时期的大将吕‘蒙’被人赞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已非吴下阿‘蒙’”一样。

    (吕‘蒙’本是个武夫,大字不识几个。后来被人讥讽为“吴下阿‘蒙’”后,刻苦用功读书,最终成长为一代有勇有谋的大将。)

    闲话不多说,书归正传。

    谢文东不再直言,反问姜森和刘‘波’:“你们觉得这接下来的一招棋该怎么下?”姜森和刘‘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同是说出四个字:“替18k帮报仇。”谢文东一打响指,眉开眼笑道:“聪明,我们就这么干。”

    这边,谢文东等人正谋划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托拉斯市的黑道已经刮起了一场黑‘色’旋风。

    价值四百万美金的军火被劫走,押送军火的兄弟全部失踪,中级会主李小龙马上把这笔账全部算在18k帮上。他的肯定不是没有理由的。除了18k帮的人外,没人知道‘交’易地点,也没人知道‘交’易的时间。现在出了事,不是对方干的还是谁干的。聪明人都反着念:{}:搜度百发首节章新最

    他这边还没动手,倒是18k的人倒是先找上‘门’来,要求李小龙给一个说法。李小龙只知道自己的队伍没了,并不知道18k的人同时失踪了。脾气暴躁的他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们是贼喊捉贼、恶人告状。

    因为400万美金对18K帮可不是一个小数目,18k帮的那人难免说话比较冲。李小龙脾气本来就不好,一听对方字字句句的意思都是己方的责任,顿时火冒三丈。他不顾对方贸易伙伴的身份,当场用截拳道把他的两只手打断。这还是智囊严小‘春’拉着,要不然那人非得死在这不可。

    可怜的那名18k帮头目没讨到个说法也就算了,人也被打得半死。竖着走进来,最后横着被抬出去。

    损失了400万美金的军火,李小龙必须给上头一个‘交’代。他马上下令,准备今晚出兵灭了18k帮。

    18k帮只是一个本地的帮派,人数不过四五百人。而蓝河帮是个要钱有钱、要科技有科技的大型帮会,想灭掉它轻轻松松。这时,在一边的严小‘春’出声反对:“不对,这事有些蹊跷。”(英)

    李小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有蹊跷?”(英)严小‘春’‘揉’着下巴,分析道:“18k帮和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应该明白得罪我们的下场。而且不‘露’痕迹地杀掉那么多蓝河帮的兄弟,这事可不是18k那些人能办得到的。动手的,想必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人马。”(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