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45章 一夜销魂(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44章 一夜销魂(上)
  • 下一章:第146章 谁的后台大(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谢文东被体内的生物钟叫醒。他睁眼一看,自己正躺在高慧美的卧室,身上还盖着一‘床’小褥子。自己的金刀、银枪、信用卡、支票本都整整齐齐摆放着‘床’头柜上,就是衬衣**什么的都不见了踪影。

    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的脸上火辣辣的。

    谢文东用小褥子把关键部位包好,耳听着浴室传来轰隆隆轰隆隆轻微的洗衣机响声,便抬‘腿’往浴室那边走去。他刚走到‘门’边,高慧美穿着浴袍赤脚打开了浴室‘门’。

    “文东,怎么不多睡会儿?”高慧美一头湿漉漉头发,没系紧的浴袍中耸动着一对圣物。微弱的灯光下,不施粉黛的脸蛋有如和田籽‘玉’般柔滑。谢文东尽量不去看她,挠了挠头发:“我得早点走,要不然被小轩看到了就不太好了。”

    高慧美拨了拨湿发,笑着说道:“今天是礼拜天,小轩起码要九点钟才醒,你再去睡会儿,我七点钟叫你。”谢文东的心稍稍放下,不过他并没有去睡,而是问高慧美:“美姐,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高慧美不好意思别过头去:“‘床’单、内衣什么的都脏了,我早点洗下晾干,等你走的时候就可以穿了。”说完,扭着头回到了卧室。谢文东心叹高慧美的心细,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心想反正方便不如也洗个澡。

    洗完澡后,谢文东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没有换洗的衣物,浴室甚至连件浴袍都没有。

    他看了看地上的那‘床’小褥子,心说总不能再用它披上吧。思想向后,他还是没有勇气把脏了的小褥子再次套上。这时,他听到厨房里响起了呼呼呼的煤气燃烧的声音,心想高慧美应该在做早餐。

    为了赶在谢文东走之前,让他吃上一顿自己亲手做的早餐,一向不吃早餐的高慧美居然早起亲自下厨,这可真是难得一见。

    谢文东仔细倾听者厨房内锅碗瓢盆的畅想曲,确定高慧美正在厨房。他赤条条像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潜回高慧美的房间,想从里面找出几件比较中‘性’的衣服。他打开房间里的墙柜,各式各样眼‘花’缭‘乱’的**‘胸’衣,好家伙起码有几百条。

    他一口气翻了半天,也没翻到一条自己能穿的。

    再打开另外一个柜子,这个柜子又都全是被子。再打开一个柜子,密密麻麻全是鞋子。他把整扇墙柜子都一一打开,怪事了,居然连一条‘裤’子一条衬衫也没有。

    正努力找着‘裤’子,这时高慧美不明情况闯了进来。看到谢文东一*丝*不*挂的样子,高慧美马上收住了脚步,忍不住‘玉’面羞红:“文东,你在找什么?”

    因为昨晚和高慧美发生过肌肤之亲,谢文东再也没有以前的顾虑。他没有丝毫的避讳,大喇喇道:“美姐,给我找件衣服,我怎么连件能穿的衣服都找不到?”

    高慧美吃吃一笑,走到另外墙边伸手一拉:“喏,不是在这儿吗。”谢文东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原来这里面还有一组墙柜,自己怎么早就没发现。他上前几步,在几个柜子里一通翻找,这时高慧美也走了过来帮他找衣服。

    “这件怎么样?”高慧美拿出一条自以为不错的蓝‘色’T恤,递给了谢文东。谢文东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摇摇头:“太小了。”高慧美又从衣服架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衫递了过去:“这件呢?”谢文东连看都没看,果断拒绝:“太厚了”。高慧美拿了有七八件,谢文东自己也找了三四件,最后都被后者以不同的理由拒绝了。

    高慧美很是奇怪,在她的记忆里谢文东不是个对衣着挑剔的人。

    她放下衣架,故作生气道:“那你自己慢慢找,我先做饭去了。”她刚一转身,就被谢文东拉住了。谢文东抓住她细细的胳膊,邪邪一笑:“美姐,我找到了衣服了。”

    “找到了?”高慧美回过身来:“穿哪件?”谢文东一指高慧美身上带着‘女’人香的中‘性’龙猫T恤,坏笑道:“就是它。”“呀~”高慧美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不是想找衣服,是想干坏事。对于这种吃自己喝自己睡自己的坏蛋,必须保持‘女’人应该有的矜持。

    高慧美一撅嘴,笑骂着跑开了:“se狼,不给。”“不给不行,必须给,我衣服都没有。”谢文东好不容易找到件合适的衣服,当然不肯就此放弃。他光*着*身*子一直追到厨房,先把煤气什么的关掉之后,然后强行把她抱回了房间。房‘门’一关,在高慧美的‘吟’叫中不由分说扒掉了她的T恤。

    “不要,坏蛋。”高慧美只说出四个字,谢文东手已下滑,褪去她的红‘色’蕾丝**,手已慢慢滑向‘腿’根。感觉谢文东手心的温度,高慧美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谢文东坏笑着把她压在身下,“我就是坏蛋,最大的坏蛋。昨天是你要我,现在是我要你。”

    他的手继续往下移动,触碰的一瞬间,高慧美如同受到电击似的,身子一震,然后软弱无力地靠进谢文东的怀中,嘴里也发出一声悦耳的呻‘吟’:“好”

    一场销魂过后,谢文东的衣服也吹干了。他穿好衣服‘裤’子,和高慧美来了个‘吻’别。谢文东离开后,正好是早上七点钟。这时候,托马斯市天‘色’已经大亮,不过街道上的行人还非常少。除了几个环卫工人在扫垃圾外,基本上见不到人影。

    谢文东走出小区,给五行兄弟打电话:“金眼,到小区‘门’口接我。”电话这边的金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答应一声:“好东哥,我们这就来。”他叫醒车里的其他兄弟,发动汽车前往小区‘门’口。

    汽车在谢文东的眼跟前停下,谢文东把一大袋子早点递了过去:“这是美姐给你们做的早点,都饿了吧。”金眼刚接过袋子,木子就快一步夺了过去,从里面拽出一个汉堡狼吞虎咽啃着:“东哥怎么在里面呆了一夜啊?”刚一说完,就发觉金眼、土山、火焰、睡觉八道恶狠狠的目光‘射’向自己。

    他吓了一个‘激’灵,马上闭上了嘴巴。金眼把袋子从他手里抢过来,没好气道:“让你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

    谢文东先是眼中‘射’出锐利的‘精’光,后‘精’光消失,最后尴尬地笑了笑:“昨天晚上喝醉了,倒头睡到天亮,你们不要多想。”

    “咳咳。”五行兄弟在心底咳嗽一声,我们又不是五岁的孩子。

    在车里简单吃了早点,谢文东开始了今天的工作。一行人去了洪‘门’在托拉斯的堂口,准备之后的战役。

    高慧美在收拾停当后,带着高雨轩去了公司。今天是周末,本来是可以休息的,不过公司最近准备恰谈一笔数额巨大的单子。她这个做董事长的,当然要到场。

    来到公司前台,两个小‘女’孩看到平时严肃的高总今天神采飞扬,容光焕发,都不禁惊讶起来:“高总今天好漂亮啊。”

    高慧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是一个空虚寂寞的‘女’人得到男人的滋润后的效果。想到昨晚和今早的疯狂,她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

    像高慧美这样年轻漂亮,要能力有能力要钱有钱的商界‘女’强人,追她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其中不乏位高权重的官员、一掷千金的公子哥,商场的巨鳄。可她谁也看不上,这么多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如此一来,谣言自然就少不了。有的人说她的眼光奇高,非得像奥巴马、普京这样的国*家*领*导*人不嫁。

    也有的人说她这么多年不找男人,是因为她身体有问题,对男人没兴趣。说得难听点,就是xing冷淡。

    还有的人说,她是被人某位神秘的权贵包养的小三。因为一些不怀好意、想动手明抢的人,总是在计谋还未得逞前,就莫名地消失。传言说,那位神秘人手眼通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诸如此类的谣言、传说还有很多。因为高慧美行事低调,且刻意和hei道上的人保持距离,没人把她和世界第一黑帮大佬谢文东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