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44章 一夜销魂(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43章 高慧美儿子(下)
  • 下一章:第145章 一夜销魂(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拿起开瓶器,将红酒的木塞子起开。给两人倒了半杯红酒,再给小雨轩倒了一杯柳橙汁,这顿晚宴就算开始了。

    “干杯!”

    “干杯!”两人轻轻碰了碰酒杯。“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高慧美莞尔一笑,托着美腮道。谢文东恩了一声,夹了一块牛排尝了尝。高慧美的手艺确实很好,牛排烤得非常娇嫩,入口即化,谢文东对此赞不绝口。

    席间并不沉闷,谢文东和高慧美聊起了当年在H大成教的时候。那个时候高慧美是当之无愧的霸主,而谢文东还只是个‘毛’头小子。谈到谢文东第一次和她‘交’手,还打了她的屁股时,两人的脸腮都是一阵红润。说到谢文东一个月就吞并高慧美的小帮派时,两人又毫无顾忌地开怀大笑。

    “这次来美国,不单单是为了看我们吧。”高慧美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善解人意道。谢文东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他很想否认,但又不想骗她:“是,来解决一些小麻烦。”“恩?小麻烦?”高慧美望着眼前这个如同夜空一般深邃,如同大海一样广阔的男人,努力探寻着他生命中的每一段故事。

    谢文东点点头,无奈地笑了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个人的位置太高,就有无数的人想把你拉下来取而代之。我肩上背负太多人的命运,所以我不能倒。我倒了我的那些兄弟就要饿肚子,就要备受人欺凌。男人如果只为自己而活,那就不是男人。”

    “我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你一直是那个让人醉、让人疯狂的男人。”高慧美在心底唏嘘。

    正餐过后开始吃甜品,高慧美切了蛋糕在每人面前的盘子里放了一块。忽然谢文东做了一个很大胆的举动。用手拈了一块‘奶’油,抹在高慧美脸上。

    高慧美有些不知所措多少年了没人对她做过这么亲昵的举动,但是儿子高雨轩立刻兴奋起来也拿蛋糕,往妈妈脸上抹。高慧美夸张的大叫一声,也拿起蛋糕回击。两人餐厅里充满了欢笑和蛋糕。

    吃完了蛋糕,洗完了澡,高雨轩在沙发上独自一个人看起来动画片。而谢文东和高慧美先收拾了饭厅,然后把盘子碗什么的都一股脑儿一边的池水中。

    “文东,你去陪小轩看会儿电视吧,我马上就洗完了。”高慧美撸起了袖子,一副家庭主‘妇’的做派。谢文东斜靠在厨房‘门’边并没有动,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高慧美的背影很是窈窕‘迷’人。

    今天的高慧美穿了一件超短‘裤’,两条洁白的大‘腿’被黑‘色’的**包裹住,显得非常的有魅力。而她的上身的那个牛仔小马甲,更是将她的腰肢彰显的异常纤细,透着一种盈盈不堪一握的动人‘诱’*‘惑’。她轻快地刷着碗,嘴里还哼着歌,看样子幸福之极。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谢文东某个部分很快有了反应,那一刹那他甚至有冲上去抱住高慧美的冲动。这种冲动刚一矛头,就被谢文东强行压了下去。谢文东晃了晃有些浑噩的脑袋,心说刚才真不该喝那么多酒,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

    洗碗机的效率的确很高,谢文东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转身回了客厅。除了这个,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他害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为他受伤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他却给不了她们任何承诺。这种复杂的心情,再次让他选择了逃避。

    “小轩,在看什么动画片啊?”谢文东坐到沙发上,把高雨轩抱到自己的怀里。高雨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屏幕,稚声稚气道:“Dogs&Cats。”

    谢文东“哦,猫狗大战?”

    高雨轩默默地点点头,扬起小脑袋问谢文东道:“爸爸喜欢看动画片吗?”谢文东怔了怔,自己电视都很少看,更别说动画片了。为了很好地融入这个新家庭,谢文东笑着点点头:“喜欢啊。”小轩很满意地拉起了谢文东的手:“那爸爸陪我看电视。”

    谢文东答应得干脆,说了一声好。不一会儿,高慧美也洗完了碗,紧紧靠着谢文东坐了下来。一家三口,就这样一起喜一起笑,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幸福。

    一集动画片还没看完,高雨轩就在新爸爸的怀里进入了梦想。两人轻手轻脚将孩子放进他自己的房间,拉上窗帘。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钟,谢文东正准备告辞,高慧美忽然说:“让我们两个人再喝一杯吧。”

    谢文东犹豫了一会儿,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高慧美关上了客厅的大灯,两人一人一把躺椅望着屋外的圆月。

    十五,月圆之夜。幽暗的天空一览无云,点点繁星点缀长空,一轮明月当头,博照大地,丝丝月光倾洒如同水银泄地。在皎洁的月光下,高慧美一边饮着酒,一边倾诉着自己的故事。

    寂寞空虚的高慧美滔滔不绝说了很多,也喝了很多。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喝了两瓶后劲很大的红酒,高慧美眼睛越发地‘迷’离、越发得动人了。

    “抱我……”高慧美忽然转身对谢文东说,眼神‘迷’离吐气如兰。

    这个空虚高贵的‘女’人太需要一个宽阔的肩膀和温暖的怀抱了,如果这时候离开简直该千刀万剐,谢文东怔了怔还是义无返顾地抱住了高慧美的腰身。

    在谢文东的记忆里,这好像两个人第一次以“夫妻”的身份相拥。

    纤细的腰身微微颤抖的躯体,散‘乱’的丝发和嘴‘唇’中呼出的酒香统统令人‘迷’醉。高慧美在谢文东耳边哈着气,轻轻道:“让我们做一晚的夫妻可好?”

    谢文东是个正常的男人,这样一个美‘艳’动人、空虚**的‘女’人抱在怀里,要说没有任何反应是不可能的。高慧美大概早就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等他回答,倾起身子用**的红‘唇’堵了上去。

    谢文东深吸了一口气,美姐真是个要命的‘女’人,不但要他的命,更要他的魂。

    高慧美咬着嘴‘唇’,呓语道:“我要。”谢文东本想拒绝,不过某个翘起的部位出卖了他。他晃了晃晕乎的脑袋,呆呆地点点头。金刀穿衣而过,两只被男人供作神物的东西被释放出来。

    高慧美咬着嘴‘唇’,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欲’望。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一点也没错,简直说得他娘的太好了。

    谢文东把头埋在圣物之前好一会儿,然后抱着柔软无骨的高慧美去了她的房间。

    屋子里的香气更浓,浓得几乎可以令人溶化。

    谢文东刚收好金刀,就有一个人投入了他的怀抱。

    一个‘女’人,赤‘裸’‘裸’的‘女’人。

    她的皮肤光滑而柔腻,她的‘胸’膛坚‘挺’。

    她整个人热得就像是一团火。

    陌生的地方,静谧的夜晚,封闭的房间。

    世上又有哪个男人能抵抗这种可怕的‘诱’*‘惑’?谢文东的本能也有了更大的反应,那棵大树长得更大了。

    高慧美吃吃的笑着,探索着他的反应,用甜得发腻的声音笑道:“文东,你这叫辣手摧了姐妹‘花’哦。”谢文东脸‘色’顿时一红,不过现在可不是害羞的时候。

    她紧紧的缠着谢文东,就像是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吞下去。

    她的需要竟如此强烈,几乎连谢文东都觉得吃惊了,这‘女’人简直已不像是人,像是一只思‘春’的母狼。

    她的手几乎比男人还粗野,喘息着道:“来呀……文东,还等什么?”

    这匹母狼仿佛已饥渴了很久很久,一得到猎物,无法忍耐,恨不得立刻就将她的猎物撕裂!

    她简直已疯狂。

    谢文东暗中叹了口气,看来今晚自己要被榨干了。他终于褪去衣服,反身压了过去。

    无论多大的‘浪’‘潮’,都会过去的。就算你是一棵千年的大树,也抵不过‘潮’来‘潮’去。

    现在,‘浪’已过去。

    她躺在那里,整个人都已崩溃。

    (ps:补得第一章到了,咳咳,有点小暧昧哈。写暧昧不是我的专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写出这一章。因为昨天晚上没更,也没说明情况,是我的罪过。至于为什么没更,说灵感没有的这事,想必大家也都听烦了索‘性’懒得说了。迟到的一章,希望兄弟们可以原谅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