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41章 血战摩天轮(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40章 血战摩天轮(三)
  • 下一章:第142章 高慧美儿子(上)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金眼大着胆子,试探性地问道:“东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天仲的心脏现在没了,我们该怎么办啊?”木子也好奇地问道:“东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吧。”

    “是啊。”火焰和土山也例外,都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谢文东揉了揉下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之前瞒着你们,是担心你们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不会好好演戏。现在,该是揭晓谜底的时候了。”

    五行兄弟屏住了呼吸,静听谢文东的解释。白衣血杀的兄弟呈扇形把保护谢文东保护起来。另有四人去开摩天轮,把摩天轮上的杀手清理干净。

    谢文东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游戏结束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大约半分钟后,一个全身雪白,一副新郎官模样打扮的人和一个全身肌肉,一副健身教练模样的人晃晃悠悠地从不远处的“鬼屋”走出来。看到他们,五行兄弟傻眼了,倒在地上松也傻眼了。

    没错,这两人一个是张宏,另一个是王野。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张宏和王野被松擒获后,假装答应为他们办事。等一回到地下研究院,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谢文东。谢文东经过深思熟虑,才想出这种“狸猫换太子”的策略。两人充当谢文东的内应,把松真实的交易地点告诉给了谢文东。谢文东这才有先机,让白衣血杀兄弟提前埋伏进迪斯尼乐园。

    为了不引起“三十人”特种小队的怀疑,他故意瞒住所有人,并甘愿被松牵着鼻子走。果然,李爽的发泄砸车和谢文东的“听话”,让松打消了顾虑,从而认定张宏和王野两个人归降是真。

    之后,谢文东故意拖延,就是给白衣血杀干掉“三十人”特种小队队员提供时间。

    队长松和副队长里欧等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顾虑居然成全了谢文东。

    古语云“上兵伐谋,其次伐兵,再下攻城”。谢文东以其万中无一的聪明大脑,兵不血刃结束了一场看似凶险无比的战斗。这支装备精良,配备高科技顶级武器的特种分队,一个也没逃掉,被谢文东一口气全部吃掉。

    第二天龙风听到这个消息后,气急攻心,连吐几口血。甚至有传言他一蹶不振,卧床不起。

    龙风自知罪孽深重,连续给尼古拉斯写去了几分辞职报告,说愿意承担“三十人”覆灭的全部责任。尼古拉斯也明白,这件事龙风做的本来没有错。怪就怪在谢文东太厉害,太狠毒,太会演戏了,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在将“三十人”特种小队的队员全部干掉之后,谢文东令人切下他们的小指,辗转寄给了龙风。当龙风看到一纸袋血淋淋的手指后,吓得仰面栽倒在地。除了手指外,谢文东还亲自给他写了一封信:“龙先生,你的大礼我已收下。如果还有,我照单全收。谢文东字。”

    看完这封信的内容,龙风这次是真的被气进了医院,差点因为高血压而送了命。当然,这是后话。

    在结束完迪斯尼的战事后,谢文东安排一部分留下打扫战场,他刚要动身离开,三眼、李爽一众浩浩荡荡赶了过来。谢文东用威吓拦住了他们。不过他们并不死心,让周子东定位了他的手机,从而确定他的位置。做兄弟的,哪有让大哥冒险,自己贪生怕死的。

    李爽端着手枪,第一个从汽车上跳了下来。见游乐园外面有人影车灯晃动,精神高度紧张的白衣血杀众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亮出手枪,枪口一致对准大门之外。

    “东哥,东哥你没事吧。”李爽伸长了脖子,扯着嗓门大声喊道。他的声音本来就大,这一嗓子吼出去更是振聋发聩。

    “是小爽。”谢文东压压手示意大家放下手枪。他朗声回答道:“我在这。”

    “东哥,是东哥。大家快来,东哥在那儿。”李爽用手指指了一个方向,大跨步赶了过去。三眼、高强等兄弟紧随其后。

    在摩天轮下,大家终于见到了谢文东。看到谢文东众人无不又惊又喜,一拥而上将谢文东围在中间。众人等人七嘴八舌地问道:“东哥没事吧,东哥感觉怎么样?

    面对危机时他没感觉怎样,现在脱离险境,松缓下来,疲惫感顿时席卷而来,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东哥,没事就好!”说着,李爽迫不及待地问道:“天仲的心脏呢,拿回来了没有?”

    这件事不单单是他关心的,也是在场所有兄弟所关心的。谢文东不置可否,打了个响指道:“张组长、王组长,你们来说说吧。”

    两人理了理衣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因为天色黑暗,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谢文东身上,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存在,直到现在…..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爽还以为是谢文东活捉了他们,一双眼睛瞪得跟牛铃那么大:“好啊,你这两个叛徒终于落到我手上了。去找根绳子来,我要把他们捆树上活剐了他们。”

    有兄弟答应一声,转身离开去找绳子。其他兄弟和李爽的反应差不多,一个个目光如刀看着他。

    见李爽误会了,张宏连连摆手:“别别,你们都误会了,我是帮你们做事的。袁先生已经在手术中,我们根本没有把那颗心脏带离研究所。”李爽一听,高扬的拳头停在半空中,大喇喇道:“你说什么?”

    张宏继续道:“这件事都是谢先生一手策划的一场戏,我们只不过是两个演戏的人。”见各位大哥陷入一片迷茫之中,金眼干咳一声:“事情是这样的…..”他把谢文东刚才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

    “东哥,这是真的?”三眼反问谢文东道。谢文东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三眼:“那东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啊,弄得我们一个个都担惊受怕的。”

    谢文东仰面而笑:“如果告诉你们,你们就不会有那么真实的情感流露,也就不好骗过三十人的眼线了。”

    话虽然是这么个理,李爽嘟囔道:那东哥至少也得透露一点,连我都被瞒得死死的。

    谢文东正色道:“如果连你们都骗不过,就不要奢望骗过精明的龙风。他是只老狐狸,嗅到一点人味就不会下套。为了表示抱歉,等天仲手术成功后,我请大家喝酒吃饭。”

    李爽挖了挖鼻孔,喃喃几声:“这是必须的。一顿不够,至少是十顿。”高强白了李爽一眼,淡淡道:“谁要和你一起吃饭,鼻孔怪。”

    “草!强子你说谁是鼻孔怪?”

    “谁应话,我说谁。”

    “去屎。”

    “……”

    在历经是整整十五个小时的手术后,袁天仲终于被退出手术室。手术做的非常成功,身体也没有对新心脏发生排斥。医生说,只要静养十天半个月,就能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

    为了庆贺袁天仲重生,也为了庆贺端掉尼古拉斯的特种小队,当天晚上谢文东在三座酒楼大摆筵席,至少有几千斤酒被喝光。半数以上的兄弟喝醉了,李爽醉的最厉害,喝到最后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李爽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狗窝里。后来别人告诉他,他喝醉酒后非要和狗睡觉,还说他会狗语,四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拉都拉不住。

    李爽听完,差点给自己跪了。

    以后的很多年,三眼、高强每每想捉弄他,都会说那个谁,用狗语来给爷唱个歌。这时,李爽就会扯着嗓门大喊:“老子法眼一开就知道你这孙子是个妖孽了…….虽然你身上喷了古龙水,但我还是能隐约闻到一股人渣味儿。”

    (ps:分享一首老歌《春天后母心》,非常有感触,大家可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