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30章 反间计(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公告
  • 下一章:第131章 反间计(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为今,最好的办法就是除掉龙风。

    谢文东首先想到了暗杀,两队白衣血杀的兄弟在葡萄酒夜总会和XA码头埋伏了好几天,连他的影子也没见到,最后只能无功而返。暗杀不成,谢文东只有退而求其次把龙风调走。能让龙风离开据点的人只有一个–蓝河帮的教父尼古拉斯。

    谢文东让黑衣暗处的兄弟放出风去,说是龙风有僭越之心,觊觎蓝河帮教父的位置已久。传言这种东西传来传去就变了味道,等传到尼古拉斯的耳中,就变成了“龙风和谢文东串通好了,想独霸蓝河帮”。

    说龙风串通谢文东,尼古拉斯自然是一万个不相信。他还亲自给龙风打去电话,说这肯定是谢文东的阴谋,让他不要介怀。为了打消龙风的顾虑,还答应再拨五百人和一百万活动经费给他,作为夺回五个场子的奖励。

    龙风正为道上的风言风语头疼,不知道怎么跟尼古拉斯解释呢,后者的这通电话让他打消了顾虑。龙风千恩万谢,说一定不会辜负教父的知遇之恩。

    尼古拉斯的心里虽然不相信龙风会通敌,但传言还是给他敲响了警钟。龙风是高级会主,算是核心首脑了。如果他被谢文东收买,后果将不堪设想。尼古拉斯有这种顾虑,除了本身的多疑外,还因为龙风是ZG人。如此种种,尼古拉斯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在他的身边放上一双眼睛。

    如果他一心一意为了蓝河帮做事,自己就升他的职给他大把奖金。如果他真的和谢文东有纠缠,自己就抢先下手把他干掉。

    事情到这里,好像就结束了,谢文东的反间计到此就失败了。

    然而,事实真是这样吗。

    自然没那么简单。

    谢文东喜欢用连环计,一计不成再填一计,直到达成自己的目标为止。

    葡萄酒夜总会在蓝河帮和洪门的手里转了一圈,最后又落回蓝河帮的手里。龙风坐在夜总会的总经理室内感慨万千,能收回这里实在是太难得了。不管怎么样,这里再也不能有什么闪失了。

    龙风和尼古拉斯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打痛打怕谢文东。他们也知道洪门是世界第一大帮,要想彻底吞掉它基本不太可能。只要谢文东被逼迫和自己签订和平协议,那就是胜利。

    现在谢文东还没吃够苦头,也就意味着他们做的还不够。

    龙风估摸着袁天仲的手术就在这几天进行,他想着趁这个时候,再打谢文东一次,目标就是洛杉矶近郊的地下医院。

    经过前几天晚上的战斗,“三十人”特种分队全体队员对龙风是心悦诚服。不管他说什么话,这些人对他都将是言听计从。

    有了这支装备先进精良的特种小队支持,龙风的底气也足了很多。

    这一天,龙风召集手上的全部会主和特种分队的队长,在XA码头据点的大厅里开会,商议如何攻打那所地下医院。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谢文东肯定在这里安排了很多人马。巡逻的,放哨的,攻击部队,防御部队。要想从正面突破,实在是太难了。

    龙风他们正在为攻击计划发愁,这时一个小弟跑了进来。到了他近前,恭恭敬敬地递上前来一张信封,说道:“龙先生,刚才有人过来给你送了一封书信。”(英)

    “书信?什么书信?这年头谁要送信。”龙风疑惑地接过信封,垂头看去信封上简单地用中文写着几个大字:“请龙风先生于无人处亲启”。信封并没有署名,龙风皱起眉头,抬头问那位小弟:“谁送来的,送信的人呢?”(英)本书首发万卷书屋。

    “走了,是个七八岁的孩子,送完信就走了。”(英)下面人答道。

    “哦!”龙风应了一声,摆手道:“没你的事了,下去吧!”(英)

    “是!龙先生。”(英)等下面人退出会场之后。龙风准备看信的内容。刚要撕开信封,又注意到信封上的几个大字。他想了想,还是走到一边把信封拆开。信封里面有一张纸,纸上一个字也没有,只有右下角的一个红色的“新月”图案。

    龙风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满面茫然,前后翻看了一会,随手往裤兜里一插,心说等开完会再研究一下。

    下面的干部纷纷伸长脖子观看,有会主好奇地问道:“龙先生,是出什么事了吗?”(英)

    龙风摆摆手,随口说道:“哦,没事。我们继续开会。”听他说没事,大家也都没有再追问。不过他的这个怪异举动,没有逃过“那双眼睛”。等散会后,那双眼睛马上把刚刚发生的事报告给了尼古拉斯。

    一封信封上写着中文字的信?!龙风反常的动作?!

    尼古拉斯心里打起了鼓,难不成龙风真的和谢文东有瓜葛。心里有犹豫,但是尼古拉斯还不好现在就下决断。他让“那双眼睛”找个机会把信偷出来,看看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从龙风身上偷东西,这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那双眼睛”想了好久,才勉强想到值得一试的法子。他叫来一位信得过的手下,低头叮嘱几声。那名手下听完吓了一大跳,这不是让自己去找死么。好一番解释和劝说,那名手下这才咬着牙答应下来。

    龙风在江西出生,也在江西生活了二十多年。虽然来美国已经很多年了,但骨子里还是舍不下辣椒的味道。他每餐必吃辣,无辣不欢。

    晚上八点,龙风正和一干干部吃饭。在他的碗筷旁边,放着半小碟辣酱。用刀叉插着五成熟的牛排沾着辣酱吃,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龙先生,听说你喜欢吃辣椒,我托人从ZG广西买了十几斤辣椒过来。让后台师傅做成了辣椒酱,要不要拿上来?”(英)低级会主皮博迪献媚道。龙风一听广西辣椒,顿感到口舌生津。他下意识咽了口口水:“真的吗,快、快拿上来?”(英)

    皮博迪掏出电话,给他的那名手下打去电话。不一会儿,那名手下端着满满一玻璃杯鲜红的辣椒慢慢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