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25章 赌拳(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24章 赌拳(二)
  • 下一章:第126章 赌拳(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GAME–OVER”体育馆内的一块大型LED显示屏上显出游戏结束的字样。赛事一结束,那些赢了钱的赌徒立刻欢呼起来。十五分钟之内,钱自然会打到他们预留的银行卡上。而那些输了钱的赌徒们只能是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短暂的休整之后,第四场比赛马上开始。

    一个衣着燕尾服的主持人走上擂台,握着话筒用粗犷的嗓音嘶喊道:“现在,有请我们的常胜将军,号称杀人魔王的‘战斗机’登场。听说他睡过的女人有一千多个,足够开个精*子库了。”(英)

    “喔喔喔喔。”在赌徒们的欢呼声中和主持人的戏谑声中,一个身披黑色战袍,一脸杀气的中年人杀入会场。除了一身横练的肌肉疙瘩外,最惹人注目的是他的头发,居然染成了八种颜色。”

    战斗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对着一些打扮露骨,年轻美貌的女郎连连吹着口哨,不时炫耀着自己着胸肌,喊道:“宝贝,过来,快过来。”(英)他的嚣张,惹得女郎的老板或者男朋友们直挥拳头。不少人愤愤骂道:“干死你个杂碎,干死你个狗*娘养的。”(英)

    主持人见状,忙出来救场。粗犷的呐喊声再次响起:“现在,有请我们的另外一位选手–一头来自蒙古国的小狼。传说他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头猎豹。今晚的战斗,将异常精彩。”

    话音未落,一位身高只有一米七,身材敦实的年轻人翻身上了擂台。

    “女士们先生们,准备好你们的喉咙和手掌了吗?战斗机对阵小狼的战斗,现在开始。”(英)主持人关掉话筒,走下擂台。

    战斗机自视甚高,一点也不把眼前的小狼放在眼里。他并不着急动手,托着腮斜靠在擂台东边的立柱上。“你叫什么名字?”(英)战斗机明知故问,懒洋洋地问道。

    见他不动手,小狼也没有动手,平淡地说道:“小狼。”(英)

    战斗机眼中满是鄙夷,慢慢伸出个大拇指,倒转过来,旋即向下狠狠一戳。

    小狼的眼神中先是出现了几点火光,然后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炽热。他死死盯着战斗机,身躯缓缓弓起,犹如猎豹猎食的前奏:“与你的战斗我期盼已久,虽然你已声名显赫,但今天……我要用你的尸体,铸就我的辉煌!”(英)

    “cao你妈*的,你还挺狂。我在这里杀了二十多个人,一会儿你也会像他们一样,躺在这里跟条死狗样?”(英,以下略)斗斗嘴皮,挑衅下对方,战斗机倒是挺喜欢这种感觉。

    “我还真不信!”小狼的双眸又亮了数倍,全身气势在压缩至极致之后爆发,伴着一声震天嘶吼,蜷缩的身躯犹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去,整个擂台为之轻颤。

    简单一记横扫却演绎视觉冲击,台上观众甚至感到眼中仿佛出现几道残影,双眼圆瞪,全神贯注锁定擂台!这个小狼,真的是个隐藏不露的高手啊。

    小狼不简单,战斗机更不是浪得虚名。等前者的腿离战斗机的脑袋还有一次的时候,后者使出一招“老鹰抓小鸡”,将刚猛的小腿深深攥住。

    战斗机大叫一声,将小狼整个身体举过头顶,生生摔了出去。这一摔,把小狼摔得七荤八素的。不等小狼反应过来,战斗机又以他霸道的力量,将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边。

    “哇。”(蒙)小狼吐了一口鲜血。

    见对方又准备故技重施,小狼忍住疼痛使出一招旱地拔葱,跳到战斗机上方连着踢出几脚。

    战斗机被这一顿狠踢轰得倒退好几步,然后身体失横,重重砸在地上。小狼也因为伤痛和用力过度,退到一边大口喘着气。

    谢文东等人清楚地听到体育馆一大片嘈杂的声音凭空乍起,尤其隔壁的“三十人”小队叫得最为激烈。

    “站起来啊,混蛋。”“你*妈*的,老子在你们身上投了三四十万。快起来。”“你ta妈*的是不是被女人搞得没劲了,站起来啊。”

    也许是被几百赌徒的叫喊声刺激到了,战斗机用两只手撑着地面,强迫自己站了起来。

    之后战斗机像着了魔一样,根本不顾忌对手的拳脚,抡起拳头像雨点般砸了下去。体育馆顿时又热闹起来,口哨声叫好声四起。

    “那个小狼,坚持不了多久了。”褚博环抱着手,语气不善道。

    他倒不是关心拳手的死活,他关心的是东哥的三十万就这么白白打了水票。谢文东摇摇头,幽幽道:“我倒不那么认为,你看那个战斗机,气势有余力量不足。刚才他打出的那一拳,足够打断小狼的肋骨。你再看那个小狼,他像是被打断了肋骨的人吗?”

    被谢文东这么一提醒,众人恍然大悟。金眼试探性地问道:“东哥的意思是,他们在打假拳?”

    谢文东点点头:“十有八九。”

    “可之前那个工作人员,不是一直怂恿着我们买战斗机赢吗?”

    “这种事恐怕只有幕后坐庄的那个人和参赛的拳手知道。你看吧,胜负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话音落后不久,小狼一记摆拳直接将战斗机轰下擂台。一场期待已久的格斗,居然是这么个操蛋的结果。

    就是个傻子也明白,这里面有猫腻。想着大把的钱打了水漂,相当一部分愤怒的赌客把啤酒瓶、果盘,凳子,椅子什么的一股脑儿丢入游泳池中。

    “草。”隔壁的三十人小队也同样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探出身子指手画脚地叫骂着。

    看现场气氛开始乱了,谢文东给褚博递了个眼神,示意该动手了。褚博点点头,把地上的一根绳子拿在手里。绳子的一头固定,一头绑着一个攀爬用的钩子。

    谢文东嘴角一翘,下令道:“狂欢会现在开始了。”金眼掏出电话,拨出一通电话。电话想了三通没人接,然后只听“轰”的一声,体育馆全部的灯全部熄灭,整座体育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趁敌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褚博从“阳台上”一甩绳子,因为有绑着钩子,绳子很轻松就勾住阳台的栏杆。他背起两把微冲,从绷紧的绳子上走了过去。

    正当三十人为比赛结果恼火的时候,一个黑影居然顺着一根绳子摸了上来。

    “哒哒哒”黑影在绳子上霸气开枪,那派头犹如杀神下凡。

    簇拥在阳台观看比赛结果的十二人,连对方的脸都没看到就被全部干掉。人就是这么脆弱,刚才好端端的人,下一秒就可能变成一具烟消云散的尸体。

    惨叫声、吃惊声夹杂着叫骂声、痛恨声,奏出一曲难听的歌曲。没人喜欢听这样的歌,也没人想见到唱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