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12章 黔驴技穷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11章 田忌赛马(下)
  • 下一章:第113章 连环计(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注释:黔地本没有驴,有一个好事的人用船把驴运到这个地方。运到后却没有什么用处,就把它放到山下。一只老虎看见它,觉得它是一个巨大的家伙,把它当做神物,便隐藏在树林里偷偷地看它。过了一会儿老虎才渐渐地出来接近它,小心翼翼的观察它,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有一天,驴叫了一声,老虎非常害怕,便逃到远处,认为它将要咬自己,非常恐惧。可是老虎又来来回回地观察它,觉得它没有什么特别的本领似的;老虎逐渐熟悉了驴的叫声,又走近了一些,出现在它的身前身后,但始终不敢进攻它,老虎又渐渐靠近驴,态度亲近而不庄重,不断碰撞、挨近、冲撞、冒犯驴,驴非常愤怒,就用蹄子踢老虎。老虎于是很高兴,心里盘算这件事说:“驴的本领只不过如此罢了!”于是跳起来大声吼叫,咬断了驴的喉管,吃光了它的肉,方才离开。–采自百度百科)

    现在的龙风就好像那只老虎,而谢文东就好像那头驴。老虎见驴子叫骂了几声之后,迟疑之后必将有所动作,将开始逐步试探。到此“田忌赛马”和“黔驴技穷”兵法正式失效。按照柳河东集中描述的那头驴子的下场,如果谢文东之后再没有强硬的动作,其一众已经陷入死局,必死无疑。

    然而,仅仅靠一百来人是做不出什么强有力的动作的。谢文东恶向胆边生,使出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把叫骂的一百人全部调走,只剩下自己、格桑、五行兄弟等七人。

    本来龙风打算派遣一拨人马试探的,现在被谢文东这么一搞,顿时慌乱无措。现在他已经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可以肯定,谢文东是以自己为诱饵引己方出战,在半道上设下埋伏,来个以逸待劳包饺子。

    就这样再过了十五分钟,格桑、木子、土山、火焰、水镜五人全部撤离,只剩下金眼和谢文东两个人。

    狂妄、疯子、变态、神经病……世界上恐怕就剩下这些“优美的词”才能形容谢文东了。随着谢文东身边随从的减少,龙风等高、中、低级头目越来越相信,龙风的判断是正确的。就连龙风本人也在暗自庆幸,自己差一点就上了谢文东的当。

    长话短说,李爽一众直扑葡萄酒夜总会,达到之后,他马上下令,兵分两路,由自己进攻后门,由褚博等人主攻前门,前后双击,齐攻蓝葡萄酒夜总会。李爽是个打仗的好手,典型的打仗不要命,亲自抡着开山刀一个劲向前冲杀。老大都是如此,更别说下面的弟兄了。两千五百多人紧随其后,气势冲天,大有一口气不把夜总会拿下誓不罢休的架势。

    由于后门狭窄,走廊也是又窄又长,想冲杀进去,实在太难了。双方人员根本没有搏斗的空间,两边人紧紧挤在一起,一边是想把对方挤出去,另一边是想把对方挤进去,双方数百号人,在后门内外挤成一团。没有空间抡刀劈砍,只能以刺为主。

    只听场内扑,扑,扑之声不绝于耳。前面的一批人被刺得浑身是血洞,倒下后后面马上有人补上,要没刺死对方,要么被对方刺死。

    在这种情况下,比的就是谁的手更快,比谁更不怕死,比谁更能扛得住。就算眼睁睁看着对方一刀刺来,也没有闪躲的空间,只能硬挺着。

    这样的撕杀,对双方而言都异常残酷,两边的人员倒下一批又一批,鲜血很快流成了小河。

    夜总会后门的战斗血腥,前门何尝不是如此。前门里里外外,到处都是倒在地上哀叫呻*吟的人,刀枪棍棒,斧钺勾叉,各式各样的兵器掉了一地。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地上的鲜血滑到,被横七竖八的尸体绊倒。

    李爽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块盾牌,仗着这块盾牌,硬是打出了一条血路。在众位兄弟的齐心协力下,李爽和褚博各斩杀一名低级会主,领头的中级会主在混战中被砍了三刀,整个人都成了血葫芦。他身边的保镖们见大势已去,强行把他打晕,再背着他从夜总会的下水道逃走。

    三名会主死的死逃的逃,群龙无首下,蓝河帮帮众们很快军心动摇,数百人相互推搡、拥挤着从夜总会内的下水道逃走。他们一乱,正好给了李爽和褚博天赐良机。他们两人带着手下兄弟,分成前后左右四路,一口气包了过去。树倒猢狲散,连老大都逃了,手下人也顾不得什么了,纷纷缴械投降。被谢文东喻为“打开蓝河帮半个门户”的重要据点,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被拿下。

    此战,蓝河帮伤亡四五百人,俘虏近三百人,逃走七百余人。而美洪门这边,伤亡在二百来人,作为进攻的一方,这些损失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谢文东拿出手机,摁下接听键:“小爽,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李爽激动异常,扯着大嗓门喊道:“东哥料事如神,我们把葡萄酒夜总会夺过来了,大胜大胜啊,对了格桑那边没事吧?”他还在还不知道牵制XA码头据点的人并不是格桑,而是谢文东。

    谢文东也不点破,哈哈一笑道:“格桑那边没事,对了,你没受伤吧。”

    李爽在电话里笑了笑,中气十足道:“就是被蚊子咬了几口,我没啥事,好得很。”

    谢文东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简单交代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呵呵,该走了。”谢文东把旁边地上的一张硬纸板竖起来,带着金眼乘车而去。

    想不到谢文东居然跑了,龙风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时,驻守在葡萄酒夜总会的那名逃走的中级会主打来电话,开口的第一句便是:“夜总会失手了。”

    “啊~”龙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那名中级会主摸着自己被手下打晕还有余痛的脑袋:“谢文东派了两三千人过来围攻我们,领头的是大将李爽和褚博,兄弟们根本顶不住……”

    “呀”,龙风突然打断谈话,恍如惊梦道:“中计了。”他一甩手机,对手下四名会主下令道:“快,快,派人去追谢文东,务必把他追回来。”

    他现在才明白,谢文东的真正杀招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夜总会那边。狡猾的谢文东,居然用一百多人阻挡了三千多人的增援,真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上千人憋着劲杀出货场,来到谢文东喝功夫茶的地方。在茶座的前面,竖着一块硬纸板。纸板上用英文写着三个大字:“我赢了!”

    “该死的谢文东。”龙风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抬腿一脚把硬纸板踢碎,茶桌也顺势翻了好几跟头。

    “上车,都给我追。”龙风气急败坏地钻进一辆小轿车,指挥手下追击。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这时候再去追谢文东已经来不及了。但都碍于龙风的身份,谁也不敢把这泄气话说出来。大家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上汽车,上千人浩浩荡荡坐着车上了高速路。

    也不知是耶稣他老人家存心让谢文东这么一个外国人,死在他愤怒而倒霉的子民的手里,还是谢文东的车太烂了。

    在大家几近绝望的时候,一辆眼熟的荣威牌轿车出现在眼前。

    (ps:咳咳,今天的章节到此为止,睡觉去。腰又开始痛了,躺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