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11章 田忌赛马(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10章 田忌赛马(中)
  • 下一章:第112章 黔驴技穷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在没有得到龙风下达进攻的命令前,蓝河帮帮众只能坚守据点。他们手脚未动,可嘴上可没闲着。一个个扯着嗓子,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反击着。无奈两者相隔太远,骂声刚一喊出就被海浪的声音淹没。反观谢文东这边,几十人轮流用高音喇叭、换着叫骂,谁骂累了还可以喝口水歇歇,骂声一阵高过一阵。

    肉嗓子在机器的面前,被败得体无完肤。那些叫骂的蓝河帮小弟累得差点吐血,也没占到任何的便宜。

    底层小弟不能忍,那些低级会主、中级会主又何尝不是如此。几人商量之后,联合来到十楼龙风的卧室请战。

    此刻的龙风,已经通过望远镜知道了前来叫阵人的身份。

    他研究过谢文东,谢文东这人智谋超群,用兵如神,他必须仔细斟酌谢文东的用意,方能接下对方的这一招棋。否则,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数千弟子带入万丈深渊。

    “咚咚咚!”房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风华抿了口茶,声音洪亮道:“请进!”(英)

    嘎吱,一个中级会主和三个低级会主推门而入。风华指了指桌上的热茶,幽幽道:“四位请坐,已经为你们泡好茶了,正宗的中国龙井茶。”(英)

    “茶?龙先生怎么还有心思喝茶啊,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那名中级会主急不可耐说道:“刚刚葡萄酒夜总会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大股敌人突然强攻,他们马上就要顶不住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兵增援?”(英,以下略)

    龙风眉宇间露出些许不悦:“慌什么,夜总会那边有我们的一千五百人。只要死守据点,就不会让谢文东的人战到便宜。告诉他们就说我们的援军已经出发,大军马上就到,让他们再坚持一会儿。”

    如果夜总会那边知道这只是龙风的缓兵之计,那些人非疯了不可。

    “那我这就去安排人手。”那名中级会主以为龙风已经下令增援,急切道。

    龙风一招手:“慢着。传令下去,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据点半步,违令者斩。”“什么?”中级会主身体一滞,呆在原地。

    龙风目光如炬,走到窗前一伸手,对众人道:“你们知道指挥外面叫阵的人是谁吗?”

    四人齐刷刷摇头。

    龙风又喝了口茶,用食指点了点窗台:“是谢文东亲自来了,他身边大概只有一百多人。”

    “谢文东?!”“一百多人?”四位会主听到这两个词后,反应不尽相同。有欣喜的,有怀疑的,有震惊的,有胆怯的,有兴奋的,也有茫然的。不过每个人脑海中都有一个相同的念头,那就是:这场仗不好打。

    龙风环视众人:“大家现在还着急出战吗?”

    四人被龙风目光一扫,都齐齐低下了头头。他们和龙风的顾虑没有多大出入,都在担心这谢文东是不是在耍诈。万一中计,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龙先生,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还没猜到谢文东的用意,等我想好再做打算。”龙风拿起窗台上的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谢文东的一举一动。只见谢文东神态悠闲,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龙风死死地盯着他看了好久,从他的身上窥探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时间越久,龙风就越感到自己琢磨不透谢文东的心思。他在等,等谢文东露出破绽。

    龙风紧张,谢文东其实比他更紧张。他现在只有一百人,连蓝河帮一轮的冲击都挡不住。他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用对方的疑心在赌。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去做就不那么容易了。

    听着耳边震耳欲聋的叫喊声,五行兄弟额头上的汗滴滴答答往下流。兄弟们要一直这么干,把里面的人激怒了怎么办。金眼提起热水瓶把热水倒进茶壶里,趁势低声道:“东哥,是不是让兄弟们歇一歇?”

    他的心思谢文东怎么可能不懂,谢文东神秘一笑,把一小杯茶水递了上去:“坐,尝尝我的功夫茶泡的怎么样?”

    现在金眼哪有心思喝什么茶啊,他蹲下身来将茶水一饮而尽,探声急于开口。谢文东冲他一使眼神,后者愣住,把到嘴的话又生生吞回肚子里。谢文东笑眯眯道:“这喝茶也是有讲究的,一闻二品三才是喝,如果步骤乱了就体会不到个子滋味了。就好像打仗一样,心乱了再好的布局也是枉费心机。”

    金眼:“……”

    谢文东若无其事地喝完一杯功夫茶,这才回答起刚才金眼的问题:“绝对不行,不但不能歇,还得骂得比刚才还狠,声音比刚才还大。”

    金眼不解,问:“这是何故?”

    谢文东又给把一杯茶递了过去:“我们就是要扰乱敌人的心智,让他们失去判断。来来来,格桑五行兄弟都别站着了,跟我一起喝茶。”

    五行兄弟和格桑遵命,保持警惕围坐在茶座边。这头壶茶喝完,谢文东又泡起了第二壶。功夫茶有趣的地方就在这,同样的茶叶同样的步骤同样的开水同样的手法,每一壶的滋味都不尽相同,甚至有些高雅者能品出每一杯的独特滋味。

    十五分钟之后,五行兄弟渐渐融入了《茶道》与《战争之道》的阴阳调和中。他们甚至觉得今晚的战斗,将在这海浪声和茶香中结束。如果事情真这么简单,那龙风就不是龙风,谢文东也不是谢文东了。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吼,断其喉,尽其肉,乃去——采自《柳河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