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07章 谁是狼(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06章 谁是狼(二)
  • 下一章:第108章 谁是狼(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男儿膝下有黄金,想让两位青年跪下,除非杀了他们。自然,他们不会就白白死在几个小混混的手上。一个如幽灵般阴森的声音陡然从身后传来:“别动,再动我打死你。”(英)

    跌马仔们心中一牵,转过头嘶嘶嘶,倒抽凉气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原来发出如此阴冷声音的,是四个穿着白色衣服,蒙着头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有点像阿拉伯人的神秘男人。

    这些人不知何时,从何处而来。出现的时候,根本连一点动静也没有,活生生像个幽灵。让他们害怕的还不仅仅只有这个,在这四个幽灵的袖袍中各自提着一把黑洞洞的手枪。

    神鬼莫测的速度,比冰山还冷的四双眼睛。不用细想,这这四人肯定就是暗中守护任长风的护卫。

    他们的出现,让跌马仔们又喜又怕。喜的是,终于知道了保护任长风安全的护卫一共有六个人,任务圆满成功。怕的是,对方一气之下把自己干掉,要真是那样非但功劳没有反而搭上自己一条命,那可太不值了。

    “误会…….这是误会……”(英)那个拿枪顶住血杀兄弟太阳穴的跌马仔反应最快,双手举过头顶,一脸惊悚地推脱责任。其他小混混见状,也学着他的样子举枪投降。大多数美国人都不想美国大片里演的那样,团结、幽默、英雄主义。他们也怕死,也怕比自己还强还厉害的人。

    那名白衣血杀青年暗哼一声,不客气地把他们的枪都缴了,临了还一人踹了一脚,冷笑道:“你刚才说什么,让我舔你的臭脚。我请你把那句话再说一遍。”(英)

    “不、不敢。”那名跌马仔脑门渗出豆大的虚寒,两股战战差点瘫倒在地。

    “老五,把枪还给他们。”一名‘阿拉伯’打扮男子对那位青年道。

    男子的话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青年似乎连半点执意的都没有,迅速而坚决地执行命令。不过在还枪之前,他把手枪里的弹夹全部卸了。这是为了安全,也是一个警告。

    小混混看着手里的空枪,好久没回过神来。

    “阿拉伯”打扮的男子也示意众人收枪,语气冷然道:“我们不想惹事,也不怕事。现在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英)

    小混混们如释重负,简单地说了声谢谢之后,溜得比谁都快。

    “老大,怎么就这样把他们放了?妈*的还让我闻他的臭脚,要不是现在在医院,我非得弄死他不可、”白衣血杀在道上的名气非常大,旗下的组员除了身手不凡外,脾气也都比较冲,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自然,他们有骄傲的本钱。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任大哥十二个小时。在这十二个小时内,我不想发生任何意外。”

    “恩,老大说的对,我明白了。”

    “好了,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男子交代一番,和另外三人走进隔壁的一间病房内。

    任长风的明暗保镖已经确定完毕,接下来就是就到了计划的第二步——调虎离山。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他们没有选择和他们硬碰硬的方式,而是选择了一个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办法——请警察。本地的警察和蓝河帮关系很好,大部分警察甚至是本地小混混餐桌上的常客。

    让他们暂时拘禁几个“持枪的阿拉伯人”,可谓易如反掌。

    只要几人被迫离开,哪怕只是离开一分钟,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杀掉任长风。杀掉任长风,整个计划就算圆满结束。金钱美女地位权力,该来的都会来,该有的都会有。

    也有人说,杀个人怎么需要这么麻烦,随便买通一个医生,让他们在药理里都手脚不就成了。事实上,这样的计策是极其愚蠢的。

    白衣血杀的成员都不是一般人,很容易从医生的语气和眼神中察觉出端倪。到时候前功尽弃,再想找机会杀掉任长风就太难了。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竟然被七八个最低位、最烂的小混混研究出一个死局来,真是连所有人都没想到。

    时间飞逝,时钟转眼间就转过了一个半小时。一位白衣血杀的兄弟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自言自语道:“猎鹰堂的人差不多时间该到了。”

    “是啊,老大刚刚给他们打过电话,说是还有十分钟赶到。你饿不饿,要不要我打电话让他们带点吃的来。”站在身边的另外一位青年接过话茬道。

    那人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就是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我现在就想赶紧吃完饭,再找个地方美美地睡上一角。”

    值守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有人替他们替班换班也是件很不错的事。那位血杀兄弟听完,伸了个懒腰,呼吸几口让人打起精神的空气。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突然楼下警车声大作。

    一位青年兄弟开玩笑道:“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幸好我们没把刚才那几个小混混给做了,要不然还真逃不开了。”

    另一人笑骂道:“闭上你个乌鸦嘴,在香港执行任务就是你这家伙说了句不会被警察抓到吧。结果怎么样……”

    “结果我们吃了半个月的牢饭。要不是森哥出面,我们现在还在香港度假呢,哈哈”

    “去*你*妹*的,那叫度假,那叫折磨人好吧,亏你还笑的出来。”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四个身着制服的警察突然闯入他们的视线之中。因为隔得比较远,他们只看到有几个警察好像再冲这边比划着什么。难不成警察真的是来找自己的?两人停止了笑闹,一脸冷静地看着来人。

    警察看见两人,突然拔出枪大喝道:“举起手来,举起手来。”(英)

    两人心里咯噔一下,手下意识地摸向后腰。这时隔壁的房门一开,另外两名白衣血杀跑了出来。他们眼疾手快摁住了两青年的手,低声道:“不要冲动,静观其变。”

    四人很配合地举起手来,警察端着枪冲到他们面前,正色道:“有人举报你们非法持有枪支,我要让你们跟我走一趟。”(英)

    “警察先生,我们……”一位兄弟刚要说话,一位黑人警察不由分说把他摁在墙上:“少给我废话,跟我去警察局一趟。”(英)

    因为顾忌对方的身份,六位白衣血杀兄弟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老老实实地被他们押着离开。他们一走,猎鹰堂的人还没到,任长风就成了砧板上的肉,狼嘴里的羊,煮熟的鸭子。

    八九个欣喜若狂的蓝河帮小混混抓住这难得的契机,带上匕首和手枪,小心翼翼潜入任长风所在的重症监护病房。投眼看去,包成木乃伊的任长风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鼻子嘴巴上带着呼吸罩。病床旁边,是心跳图和呼吸机。

    “哈哈,真是活该让我们立功。”为首的小头目一甩头,对身边的一人道:“你去,把任长风的呼吸机拔了。他死于意外,可以让我们少很多麻烦。”(英)

    那人赞叹一声,还是老大想的周到。他收起匕首和手枪,提了提裤腿,往任长风的病床边慢慢走去。

    (ps:推荐一首老歌,很多年前的,我觉得挺逗的《我为祖国喝茅台》,兄弟们没事可以听听去。感觉月票好久没动了额,大家还有不,跪求啊。顺便求下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