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06章 谁是狼(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05章 谁是狼(一)
  • 下一章:第107章 谁是狼(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话头再回到红河医院。

    商量了十多分钟,小头目才把刺杀计划确定下来。计划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把门口的那两个青年引离重症监护病房。要做到这点,其实并不难。难的是不知道除这两人之外,对方还有没有别的帮手。为了拿下得到这份天大的功劳,他们决定冒险一试。

    两名小混混首先出动了,他们头带耳机,腰身随着音乐摆动,到任长风重症病房外的椅子上坐下。不一会儿,另外三名小混混怒气冲冲跑了过来。

    “杰克斯,艾伦”,你们两个滚蛋原来在这,终于被我找到了。‘(英)’

    名叫杰克斯和艾伦的两个人看到三个人,活像耗子见了猫一样,马上准备逃走。但他们还是没有逃过三人的魔爪,被逮了个正着。

    再宽限我们三天,三天之后我们肯定可以把欠你们的钱还清的‘’

    操蛋,你们都已经拖了半个月了,我告诉你们,今天我们要是得不到钱,别想我们放过你。连本带息,一共是三万美金……‘’

    “大哥,大哥,行行好。我们现在真的没钱啊,三天,就三天,我的一个朋友已经答应借我钱了,我很快就有钱了”。

    “……”

    白衣血杀兄弟都系统的学过英语,虽然算不上精通,但听个大概意思还没问题的。这两拨人,一拨是赌客,一拨是“跌码仔”。跌码仔是美国很流行的一种叫法。他们是游走于赌场之间,拉人进赌场赌钱,从而抽取佣金的一类人。除了抽取佣金,他们有的也放高利贷,一般的跌码仔不会直接参与收放高利贷,这歌美国的法律相悖。但是也有一些胆大,能力强的跌马仔,敢冒风险放高利贷。

    文东会开赌场,这样的纠纷他们不知道见过多少。两位百衣血杀青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丝毫没有出来劝架的意思。

    别说是他们,就连普通人也不会掺和这种事。蓝河帮的小混混早有预见,你们不出手,我自有办法让你们出手。

    很快,暴怒的跌马仔们由威胁很快变成了动手。两名赌客也不敢还手,被打的嗷嗷叫。现在任长风需要静养,他们这么闹怎么行。两名青年对视一眼,决定出手了。他们跨步上前,直接将三位跌马仔拉离:各位,你们有什么恩怨我不管,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休息,要打,请到外面去打。

    一名跌马仔眼睛一横,破口大骂道:fuck,要你多管闲事。

    白衣血杀兄弟也是年轻气盛,听到对方这么骂自己,心火马上就上来了。不过他们还算能克制,知道这不是闹事的地方:我再说一遍,要大打架出去打。再在这里闹事,别怪我不客气。

    爷就专打你这不客气。一名跌马仔不管三七二十一,扬起拳头就要打。他的那两下子,哪能占到白衣血杀兄弟的便宜。一人在他拳头离自己的鼻尖不过五公分的时候,突然出手轻轻一掰。

    只听咔嚓一声,那名跌马仔的右手手腕被掰断。杀猪般的惨叫顿时响彻数十间重症监护病房的走廊。

    那名断腕的跌马仔痛的眼泪都流下来了,连连向同伴求救:杀了他,快杀了他。他真到不是装的,心里是正想干掉那个青年。

    另外四名小混混头脑还算清醒,两位跌马仔齐齐大喝一声冲了过来。另外那两名叫杰克森和艾伦的赌徒愣了一下,居然也帮着跌马仔们,一起过来推桑那位白衣血杀青年。嘴里还不停地叫唤着:我们帮你教训他,你们就宽限我们几天。

    跌马仔爽快的答应一声,:快别废话了,动手。

    这五个人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如果不做黑社会去演电影,那个奥斯卡金像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就连两位经验丰富的白衣血杀青年都没有看出来,这两拨人居然是一伙的。

    小混混的实力并不强就算五个人困在一起,也不是两个青年的对手。还没有五秒钟,个人都被打倒在地。因为这些和自己“并无恩怨”,两位青年兄弟不约而同地手下留情。五人中除了那个被掰断腕子的青年伤的最厉害外,其余四人都只是挨了几计轻拳,受了几下轻脚而已,并无大碍。

    五人满是惊讶,想不到这两个青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得亏他们事先做好了准备,要不然就真被对方全部干掉了。计划到这里,就进入了最关键的一环,试探对方到底有没有别的帮手。

    只听另一位青年说:滚,再不滚就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一位跌马仔一抹眼神,拔出一支手枪,恶狠狠的对准一人:你他妈的刚才说什么,想对我不客气,我到要看看你对谁不客气。见同伴动了枪,另外的几人也纷纷出手,就拔出枪对准了两人。

    四把枪,四把要命的枪。

    在美国只要年满十八岁的人都可以申请持枪证,所以枪在民众的手里也非常普遍

    两位白衣血杀兄弟吃惊的不是这个,他们吃惊的是一场殴斗,居然演变成了一场持枪对决。

    面对着对方黑洞洞的枪口,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任何高手在手枪这种热兵器面前,都会变得像草原上的小草一样脆弱。牛羊的一泡尿,马匹的铁蹄,一把天火都可以将草原轻易毁灭,现在,两位青年兄弟就觉得自己跟那小草无异。

    他们的身上也有枪,就算以最快的速度拔枪射击,也只能干掉其中两个,另外两个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扣动扳机。

    看到两位青年的脸色瞬间僵硬了,跌马仔们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人把手枪直接顶在了一位青年兄弟的太阳穴上,字字如冰道:是你刚才说对我们不客气吧,跪下,跪下舔老子的臭脚,‘’他右脚踩住左脚的鞋后跟,把左脚从鞋里拽了出来。

    小混混也适时的起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