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03章 屠戮任长风(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02章 屠戮任长风(一)
  • 下一章:第104章 红河医院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呼呼”中级会主吐出一个团浓雾,把半截雪茄扔向任长风:“干掉他!”(英)

    “下地狱吧!”急速而来三名大汉,闪到在了任长风的身前。三柄锋利的铡刀带着死神的呼唤,分别砍向他的脖颈和下腹,仿佛要将他当场

    劈成三半。

    任长风无惧无惊,更没有丝毫躲避。在三把刀就要接触到他身体的时候,原本暗淡的眼睛杀那间明亮起来。他用尽最后一口气挥起手中的唐

    刀,向三人劈了过去。

    没想到这人还不死心,还在垂死挣扎。三个大汉神情骤变,没有丝毫犹豫,同时选择了收刀,腰身用力强行改变了自己的冲击轨迹,闪到一

    边。

    “来,给老子一个痛快。”任长风满嘴是血,唐刀因为没有力气的掌控,终于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三位大汉恼羞成怒,第二破杀招瞬息而至。

    也正是在这时候,一辆没有开车灯的小轿车突然从高速路旁的一条小路上冲了上来。小轿车来的太突然了,不等所有人回神,一支微冲的枪

    管从汽车的车窗里伸了出来,紧接着哒哒哒声响起。

    三道流光穿过这三位大汉的身体飞射而过,带着三道血珠之后深深扎进路旁的毛杨树中。大汉们眼睛蹬得滚圆,就这样直挺挺倒了下去。

    “有敌人!”(英)中级会主吓得下意识一缩头,四散找掩体。来着的火力猛、精准度高,一梭子下去除了干掉这三个人外,另有五位普通

    小弟被子弹打中。沉闷的枪声压过四周的尖叫,所有人心头震动,下意识的卧倒躲避流弹。

    不论一个人多么厉害,面对子弹的偷袭,丧命是眨眼的事情。这就是热兵器的霸道和独特之处。

    相较于众人的惊诧,那名四十多岁的中级头目除了骇然之外,心里还充满悔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跟任长风废话了,直接一梭

    子干掉不就他完了。他不甘心任长风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对来车连连喷射愤怒的子弹。

    咯吱!小轿车洗车在任长风身边停下,还没有等蓝河帮众人分辨出来者的身份时,又有数支枪管众车窗口伸了出来。

    保镖们的反应已经很快了,吃亏就吃亏在手上的家伙只是普通的手枪。这样的手枪突破汽车已然很勉强,更别说杀伤小轿车里的人了。反观

    对方,用的都是杀伤力强悍的突击步枪,子弹可以把车辆打个对穿。

    蓝河帮等人只能压低身体,尽可能避免被流弹杀伤。

    即使如此,那名中级会主的胳膊和大腿仍被子弹划伤数处。他身上的两名保镖也应声倒地,鲜血直流。这些人并不和蓝河帮等人纠缠,开枪

    的同时已经有人从另外一侧打开车门,不管任长风的死活强行拉上汽车。接着,车门一关,飞驰而去。

    双方的枪战说起来很慢,实则极快。前后的时间加在一起未起过十秒钟。而且这些人行动迅速,不拖泥带水,不贪功不冒进,简直跟古希腊

    中的死神阿努比斯亡灵部队一样。

    当中级会主和身边的蓝河帮众人站起身时,小轿车已经开出十多米。短暂的失神后,中级会主沉声喝道:“都上车,我们追。”(英)说着

    ,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一位保镖跟着中级会主钻进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汽车内,浓重的汽油味飘了出来。

    “不好,汽车要爆炸了。”(英)不等对方同意,那名保镖把屁股还没坐稳的中级会主强行从汽车里拽了出来。

    其他的保镖反应也很快,什么也没说就地一滚。

    中级会主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在地上轱辘得灰头灰脸,刚要起身质问手下。手下很不礼貌地把他的头往下一压,中级头目的嘴巴和柏油路来

    了个亲密的接触。幸好这是深夜,要是白天亲一下泊油路,他的嘴非烧成香肠不可。

    冷然间,线路短路产生的火星在“试了”好几次之后,终于引燃了汽牛缸外潺潺而流的汽油。

    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接着一团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随后是扑面而来的烧热的气浪。那滚烫的空气吹在人的脸上,毛发立刻

    烧卷,皮肤感觉都跟着了火似的。铁皮与碎片在头顶呼啸而过,发出飕飕的刺耳破风声。在气浪的推动下,每一块碎片都蕴含惊人的力量,

    这种力量都足以要人性命。

    中级会主一众像鲍鱼紧紧贴合在礁石上,尽可能用手臂护住脑袋的耳朵。

    等气浪过去之后,他慢慢抬起头,定睛一看,好端端的汽车被冲击波搅成一堆废铁,烈火将残破不堪的车体烧的劈啦做响。不难想象,如果

    人在里面该是什么下场。

    “好,炸得好炸得好。”满眼怨毒的中级会主站起身挖了挖耳朵,低低狞笑,声音仿佛是掉进衣领子的冰渣子,让人心头颤抖。

    环视场中众人,中级会主带些邪意的再次开口:“废物,都是一群废物,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哼哼,一个快要死的人居然从几

    十人的眼皮子底下逃了,你们是蠢猪吗?”(英)

    被中级会主阴冷冷的目光扫过,众人齐齐低了低头,虽然光线昏暗无法看出他们的表情,但却又不少人在心中暗骂:“真会推卸责任,要不

    是你的那些保镖废物,任长风至于跑了吗。”(英)

    不过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没人不敢有丝毫的外漏。蓝河帮帮规森严,谁也担当不起这以下犯上的罪责。

    刚刚救了他一命的保镖干咳几声:“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做。”(英)

    中级会主随意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而后看向那名保镖,淡漠开口:“打电话叫人过来,把受伤的人送到医院。另外通知布朗,让他派人去葡

    萄酒夜总会,把任长风夺过去的场子再抢回来。”(英)

    保镖答应一声,给据点里的布朗发去消息。

    话分两头说,任长风被几个神秘人救走。能在这“荒山野岭”找到任长风的下落,除了黑衣暗组外,再也找不到其他人。

    黑衣暗组虽还没有升级成拥有数颗卫星系统的超级情报组织–“暗天眼”,但要侵入通讯网络,通过手机定位任长风的位置还不算什么难事

    。有了黑衣暗组的情报支持,白衣血杀圆满完成营救任务就变成了可能。

    在小轿车上,任长风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白衣血杀的兄弟没时间把他送到地下医院,只能通过汽车的导航系统找到最近的一家中型医院

    来到这家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在得到任长风深受重伤的消息后,谢文东一众人迅速驱车来到这家叫做“REDRIVER”的医院。

    RedRiver,翻译成中文就是红河。也不知道是机缘,还是巧合,任长风居然被送到蓝河帮开办的医院。谁也没把“红河”和“蓝河”联系到

    一起。

    二三十辆豪车组成的车队停在红河医院急诊部的大楼门前。车门找开,一个身披藏蓝色中山装,大约三十来岁的东方面孔青年下了车。

    青年模样清秀,虽算不得英俊却也绝不丑,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两眼之中闪动出的精光,恰如猎鹰一般锐利。站在数十名

    神情冷峻的黑衣大汉身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王者气质出众,牢牢抓住人的眼球。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是,在这样的一个自信的人的脸上,

    怎么会挂着深深的倦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