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102章 屠戮任长风(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101章 任长风中计(六)
  • 下一章:第103章 屠戮任长风(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的战力已经跌至巅峰时候的一成,别说一等一的杀手,就是一个三流角色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幸运的是来人数量虽多,但基本上都是

    底层的小弟,单兵作战能力不强。任长风强打起精神,脚下一用刀,身子好似陀螺,横着转了出去艰难的躲开了对方的三刀,与此同时,手

    腕晃动,唐刀冷然出手。

    一道赢光闪过,没入一名蓝河帮帮众的脖子。他身子顺势向下一低,以肩膀顶住要倒下去的尸体,大喝一声,推着尸体向关猛冲。这种毫无

    技巧、毫无杀伤力的招数是任长风平时不屑用的。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拖延或者杀伤对手。身体里的血已

    不知流了多少,他甚至觉得下一滴血就是身体里的最后一滴。

    哗啦啦!

    在尸体的冲力下,有数名蓝河帮人员站立不住,踉跄倒地,连带着尸体也被任长风顶了出去。

    当他直起身时,发现四周亦都是蓝河帮的人。由四面八方砍来的片刀已让他没时间再去找其他兄弟。

    只听扑扑数声,至少有四把片刀重重挥向任长风的后背。任长风身体一僵,竟忘了躲避。他不是不想躲,实在是躲不了。

    “任大哥……替我……报仇。”

    任长风没有死,死的是一位美洪门兄弟。那位兄弟奋不顾身扑到了任长风的后背上,四把刀都深深砍进他的后背。

    任长风脖颈处撒上兄弟滚烫的热血,他心里一痛,眼泪刷刷掉了下来。任长风字字如冰,恶狠狠道:“兄弟————老子扒了你的皮。”

    在对方收刀的同时,任长风一手收回唐刀,另只手将身后兄弟手里的开山刀接下来,紧接着全力抡了出去。

    啪!

    一名蓝河帮弟子闪躲不及,正被砍山刀砸中太阳穴上。太阳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别说是钢铁了,就是用力用大拇指一摁都可能要了

    人性命。这一刀砸的又结实又精准,那青年叫声都未发出,血浆迸射,当场倒地身亡。

    “杀啊!”兄弟的惨死,刺激了蓝河帮打手们的神经。二十多人将任长风围在当中,拼了拿的将手中开山刀向他身上要命的地方招呼。

    任长风参加过大大小小的火拼无数,也曾无数次从阎罗王手里跑出来。

    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吃力、凶险和憋屈过,应付二十来号最普通的小混混,居然被人打得毫无反抗之力。

    时间不长,他的胳膊、腿、后背都也中招,被挑开的血口子火辣辣的疼痛。凡事有弊必有利,这钻心的疼痛感竟然刺激他最后的求生本能。

    听到身后恶风不断,知道对方又在自己背后下了黑手,任长风牙关一咬,身子猛地蹲下,唰!两把开山刀把他的几缕头发削断。

    任长风蹲在地上,运起全力,大吼一声,像是一头扑食的饿狼,陡然向前窜去。

    挡在他前方的蓝河帮人员吓了一跳,做梦也没想到他敢这么直接的冲过来,那几个明显准备不足,只是慌乱之中处于本能地乱划拉几刀。

    这时,任长风也算是拼了。他双臂抬起,护住脑袋,硬接了对方数刀。好在对方出手仓促,也没有准确精准的方向,不然他的手臂非得被砍

    断也数节。

    嘶、嘶!手臂又多出几条血口子,任长风的身子横着撞在那几个人的身上。他与蓝河帮人员齐齐摔倒在地,滚成一团,借着惯性连身都未站

    起,直接在地上连滚带爬向外轱辘。

    哎呀!想不到大名鼎鼎的任长风这么下三滥的招都使出来了,蓝河帮帮众无不惊叫出声,随后一齐冲杀过去。

    任长风七人是人,不是神,他们再厉害也挡不住这么多人的轮番进攻。众人都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再无力去与那么多的敌人拼杀,被

    对方逼得连连后退。

    对打了一分钟,任长风手下六人全部战死,连任长风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看着被杀得一身是血,眼神依然冷厉,仿佛如天神下凡般站立的

    任长风,再看看地下十多具尚有余温的尸体,剩下的蓝河帮弟子齐齐被震撼到了。他们左右看看,竟不敢上前半步。

    任长风退到汽车边,把腰带挂到后视镜上,不让自己倒下。

    双方这样僵持了五分钟,马路上又驶来两辆汽车。

    汽车在战场连停下,车门大开从上面下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此人是蓝河帮的一位中级会主,也是此次拦截任长风一行人的领队。他是按照龙风的吩咐,赶来截断任长风等人的去路的。

    如果任长风被布朗三位低级会主所杀,也就没他什么事了。如果任长风侥幸逃脱,他也能给对方致命一击。

    龙风计细无遗,连备用计划都是绝人于死地的杀招。

    本来他以为任长风已经逃脱,却不曾想接到手下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发现了任长风的行踪。他抱着撞运气的心态,带着十几个精锐手下马上

    停蹄的赶了过来。

    这些精锐手下除了雪亮的开山刀外,还拎着明晃晃的手枪。

    “你们还等什么,为什么不动手。”(英)

    剩下的十几位小弟被中级会主这么一喝,身体哆嗦了几下,试探性往前走上半步,又被任长风眼中的凶光逼退了一步。

    中级会主暗骂一声废物,背着手站在离任长风不到三米远的面前。生怕什么意外,十多名保镖提着枪,对准了任长风。

    “还有什么遗愿?”(英)中级会主点燃了一根雪茄,幽幽道。

    旁边有位稍稍懂点汉语的保镖,接着把中级会主的话翻译成中文。

    任长风张开满是鲜血的红牙,狂笑道:“给老子一个痛快,老子好早点下去陪我的兄弟。”

    面对死神的即将临近,任长风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反倒平静了下来,彻彻底底的沉静了下来。闭合的眼睛已经让他陷入黑暗,整个身躯彷如

    置身如墨的黑洞之中,没有生命、没有事物、没有声音……空空静静,了无气息。

    “结束了……马上要结束了,东哥……先走一步了,让长风再叫你一声东哥。下辈子我们依旧做兄弟,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忘记前生前世,

    有一个兄弟叫任长风。

    眼角悄然滑下晶莹的泪珠,任长风的嘴角又浮现出几丝淡淡的微笑,似是回忆,似是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