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98章 任长风中计(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97章 任长风中计(二)
  • 下一章:第99章 任长风中计(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众位兄弟齐齐刹住阵脚,任长风突然暴喝一声,史是两米的距离,他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同时唐刀由下向上,挑飞出去。

    呦!布朗面露惊色,暗道一声好快,他使尽全力,向后急窜。

    沙!唐刀刀尖几乎是贴着他的衣服掠过。险险将他的肚皮挑开,布朗吓出一身冷汗,怪叫出声,铁拳横出,直取任长风的脑袋。

    任长风冷笑,横刀招架。当啷啷!

    唐刀与铁拳套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铁器声。布朗倒没觉得什么,任长风身子一阵摇晃,连退了两三步。

    “任大哥小心。”有兄弟发觉了他身后那人图谋不轨,连忙大声提醒。任长风反应极快,高举的唐刀没有劈向布朗,而是改变方向,反手回砍了一刀。

    咔嚓!扑!

    两声闷响,同时传出。

    任长风反手回击,血光顿现,那其快无比的一刀直接将在其背后出手偷袭那人有整个脑袋削掉。人死了但力道不减,那人的一刀也将他的后背挑开了一个大口子。任长风疼得直咧嘴,心中暗骂卑鄙小人,转回头再看布朗时,布朗已经快步冲到任长风的面前,也不打招呼举拳就砸。

    因为后背的疼痛,任没有及时抽身闪躲。好在有双臂的格挡,布朗的拳锋并没有伤到前者的内脏。他受伤不轻,两条手臂被震得又痛又麻。

    任长风就是这么个傲气的人,明知道现在两条手臂使不上力气,他还是用尽全力舍命一挥刀。这时候只要布朗轻拳一挡,唐刀肯定脱手。没有了武器的任长风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他这是在赌,赌自己的动作比布朗更快。赌布朗没有自己不要命。果然,布朗的反应速度还没有达到快如武神唐寅的境界。

    眼见任长风的唐刀由上而下劈来,布朗吓得差点尿裤子。他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往前一弓,像只煮熟的大吓躲避刀锋。

    刺啦,唐刀堪堪擦过他的肚皮而过,在大腿上留下一个三十多公分的血口子。这个血口子有半雨深,血肉外翻甚是血腥恐怖。布朗从来都是占人便宜,哪吃过这么大的亏。他面目狰狞扭曲,连连往退入蓝河帮的战阵中,歇斯底里冲手下喊道:“杀了他,杀了这个狗狼cao的。”(英)

    “妈的,缩头乌龟。”任长风不依不挠,提着唐刀追了上去。

    他刚追出两步,侧方斜着窜出一人,同时一道电光向任长风的胸口刺来。

    任长风身了向旁一闪,避开对方的锋芒,紧接着,猛的就是一拳,正中对方的下巴。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随首咔的一声脆响,那人的下巴被打得脱臼。下巴移位,这种疼痛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只见那人双手掩面,连声嚎叫。

    见任长风有万夫不当之勇,蓝河帮的弟子一个个不敢抵其锋芒,纷纷避让。

    “真是没用”,布朗提出提眉头,从人群中传出喊叫声:“任长风受伤了,大家快上啊!砍他一刀奖美金一万,断他一只手奖美金五万,杀了他奖励美金二十万!”(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地方。在布朗的金钱政策鼓动下,原本对任长风心存畏惧的蓝河帮众又围拢上来,无数把片刀,由四面八方齐齐向任长风砍去。

    见对方的围攻甚是凶猛,此时再想追杀对方的头目已然不可能,任长风只好强压怒火,小心翼翼应对周围的敌人。

    当他没受伤的时候,蓝河帮帮众确实难以靠前,但现在他有伤在身,无论身法还是招式都大受影响。再应付起对方群攻,难免显得力不从心。更加让他担忧的是,手下兄弟冲锋了几次,都被外面的蓝河帮帮众打了回来。

    现在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贪功冒进,把数百兄弟置于死地。

    “呀!”出于求生的本能,任长风手下的招比比刚才更加犀利,更加毒辣。时间不长,又有数名蓝河帮的帮众被任长风砍翻在地。

    这样的大幅度动作,霸道倒是霸道,也是最耗体力的。连杀了好几人,他自己也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现在他每出一刀,背后的伤口都会被牵动,火辣辣的疼痛感令人难以忍受。

    可惜,对方根本不给任长风喘息的空档,他喘得越厉害,对方的攻击就越不会停下。随着两声怪叫,两名蓝河帮大汉一后一前向任长风同时发难。

    任长风双目瞪圆,身子猛得向侧门一窜。不等对方收刀再攻,任长风抢先出手,一把将对方那名大汉的脖子掐住,手掌用力,猛的一捏,只听喀嚓一声,那大汉的喉结应声而碎。

    任长风依然没有松手,抓着对方的尸体,全力向身后甩去。

    呼啦啦,三四名蓝河帮人员闪躲不及,被飞来的尸体砸个正着,纷纷摔倒。

    想不到在受伤的情况下他还能如此勇猛,蓝河帮帮众一个个尽心胆寒,不敢靠前。

    见状,混在人群里的布朗急忙高声喊到:“任长风快找不住了,我们一起上,磨也要把他磨死。想想我们的资金,想想那些大腿一把能掐出水来的漂亮姑娘。杀了他,金钱美女统统都有了。”(英)

    任长风明白,只要自己能干掉那个蓝河帮的头目,对方的士气就会立刻垮掉,可是想在重重包围下杀掉对方,谈何容易。

    任长风能看到布朗所在的位置,可是只能看到不能摸到。

    连续冲了数次,都被潮水般的蓝河帮帮众给挡了回来,他又急又气,跺着脚怪叫。

    围攻仍在继续的,场内不时爆发出蓝布朗的大叫声:“任长风又受伤了,他快不行了。”(英)

    “兄弟们加把劲啊,杀了他有酒有美人。他不死,我们都得死。”(英)

    “冲啊……”(英)

    与任长风同来的五百多位兄弟被压缩在楼道和楼道附近的边缘处,战力只发挥了不到三成。

    最前面的任长风和数十名首当其冲,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子。

    任长风身上的刀口子最多,虽都不是致命的,但鲜血顺着衣角滴滴答答直往下淌,看起来甚是吓人。如果不是他的眼睛里还释放出普通人没有的光亮和高傲,美洪门分会的帮众都以为他变成了一具行尸。

    听着蓝河帮一阵阵的欢呼声,美洪门的干部们都急了,任长风要是被蓝河帮的人所杀那还得了。主将如有不测,兄弟们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很可能发生动乱,甚至被敌人全歼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