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96章 任长风中计(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95章 争抢地盘
  • 下一章:第97章 任长风中计(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枕着手,悠游自在道:“那我们就当大晚上过来看看海。”这么晚还看海,与之对话的兄弟撇撇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任长风和美洪门一行四五百人坐在离码头不远的车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等了大概有五分钟,三位低级会主终于决定派人前去增援。警报声在码头响起,不一会儿里面亮起灯光,再等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一辆又一辆的货车开了出去。任长风等人早把车驱到隐蔽的地方,在树林和黑夜的遮掩下,数着一辆辆车呼啸而过。

    “一共十辆货车,二十辆面包车,还有五辆小轿车,人数应该在八百人以上。”有兄弟打电话向任长风报道。毕竟这是在蓝河帮的地头,任长风嘴上说是来“看海”的,但心里还是不敢大意,再三确认道:“蓝河帮这个据点真的只有一千多人?”

    那位兄弟点了点头,回答道:“黑衣暗组的兄弟下午刚传来的情报。”黑衣暗组的兄弟一向办事得力,只要是通过他口说出的情报,就不会有错的。任长风信任他们就像信任手里的唐刀一样。他下意识握了握唐刀刀柄,满意的点点头:“再等四十分钟,等敌人的援军走远,我们动手。”

    四十分钟,是任长风打下蓝河帮据点,并把它一把火烧掉的时间。

    那位兄弟答应一声,给其他车里的兄弟发去短信。等待是漫长的,为了不引起敌人的警觉,任长风严令手下抽烟玩手机。有时候一点点的光亮,都能引起据点里的人的警觉,从而把刚刚离开的人马调回来。如果真是那样,非但这次“火攻”行动失败,甚至连己方人马都会遭受重创。蓝河帮是美洪门总人数的三倍,对方损失的起,己方可损失不起。

    这四十分钟的漫长等待,简直快把任长风最后一点耐心给等没了。他都是如此,更何况他手底的弟兄。大家一个个人困马乏,哈欠不段。

    在这种极度无聊的等待着,四十分钟缓缓而过。“任大哥,任大哥,时间到了。”有兄弟叫醒昏昏欲睡的任长风。任长风听到时间到了,精神一震。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此时已是四点二十三分。

    他伸了个懒腰,抓起唐刀,打开车门下了车。他跟在谢文东这么多年,也学会了不少打仗技巧。试想一下如果据点里有成百上千的敌人,贸然进去被认为见了怎么办。

    出于谨慎,他并没有让弟兄们齐上阵,而是让十位精锐先摸进去探探情况。如果里面的人确实不多,在一起攻进去也不迟。

    时间不长,里面的精锐传出消息,没有发现太多的可疑人员,只看到一些巡逻的守卫。

    任长风听完大喜,当机立断,率领众军杀入码头,码头周围的电子门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但对任长风来说形同虚设。他沉下一口气,绷着脚面如炮弹一样打了出去。

    “咚“,铁门发出巨大声响,与电磁贴合处发生分离,巨大的声响很快又淹没在海浪声中。借着胧月,可以看到货场里隐约看到有人影来回走动。任长风冷笑一声,提着唐刀像只狸猫毫无声息的摸了过去,其他兄弟提着刀枪棍棒紧随而上。

    开始任长风是在地上奔跑,跑着跑着他就上了集装箱。在集装箱上视野更开阔,更能把握敌人的动静。他很快发现了一人,这人提着手电筒在集装箱内穿梭,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在他后腰别着一把枪,两只眼睛四下张望着。

    任长风嘴角微微一笑,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只见他轻身从集装箱上面翻身落下。在集装箱下面巡逻的那名巡逻的的花格子衬衫顿时感觉眼前一花,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人偷袭自己。他刚想掏枪感觉前面寒光一闪,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任长风出刀收刀一气呵成,唐刀将那人气管颈动脉一齐隔断。

    任长风看都没看他一眼,飘身往前跑。他刚从一个集装箱拐出来,迎面就碰上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大个子。

    大个子见面前突然出现一到身影,吓了一跳刚想大喊。任长风飞快的上前一步,一把捂住一名大个子的口鼻,握住唐刀直接刺入那人的心脏。

    一道腥红的鲜血直射而出喷在了唐刀的手上,任长风面不改心不跳,一直盯着手下那名高个子不再动弹才松开自己的手。

    悄无声息间,在外面巡逻的打手被任长风和几名美洪门的精锐消灭的干干净净。一行人快步来到货场后面的据点。看到一大波手里提着家伙,杀气腾腾的往据点这边冲,两个守卫吓得妈呀一声,急忙往据点里去报信。他这时候去报信,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任长风目光一凝,不给对方过多准备的机会,手中唐刀向前一指,喝到:“杀!”

    他的话音刚落,美洪门的兄弟们像下山的猛虎,嗷的一声,鱼贯而入,

    跑在最前面的一位弟兄手臂高高举起,运足了力气,对准一名正往回跑的守卫,将掌中的开山刀恶狠狠扔了出去。

    开山刀在空中打着旋,电一般的刺进那名守卫的后心,那人连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便一头栽倒在地,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大门。

    另一名守卫,直吓得魂飞魄散,一各个连滚带爬跑回据点内,大声叫喊:“来人啊,来人啊,敌人到了。”

    一时间拜登派的据点像是沸腾的油锅,乱成了一团。

    任长风速度极快,如同一道离弦之箭,手提唐刀如入无人之境。顷刻间,任长风一众就杀入蓝河帮的据点。据点一楼是空的,任长风带人又杀入二楼。当他们进入二楼的时候,二楼的电灯刹那间大亮。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齐齐刹住脚步。任长风张大嘴巴,整个人都呆愣着在那。二楼的会客厅面积很大,至少八百平。在这八百平的空间内,至少有三四百人簇拥在一起,这些人无一例外提着武器,杀气腾腾的注视着他们。

    任长风心里咯噔一下,暗道:“糟糕,中了敌人的圈套了。”与此同时据点前的几十个集装箱被打开,五六百人手拿家伙的壮汉一起冲进据点,将任长风一行人死死堵在里面。这种形势下,被包圆的一方是最危险的。即使任长风一众和蓝河帮一众的实力相当,也要吃大亏。

    “任大哥,任大哥,楼下有大批敌人涌入据点,已经把我们包围了。”有兄弟隔着人群,向任长风大声通报道。任长风咋么也没想到,玩鹰的到头来让鹰啄了眼睛,偷袭的人竟然被被偷袭的人摆了一道。不难想到,那几十辆车里根本就没人,敌人都悄悄躲进了大大的集装箱内。

    一位低级会主上下打量了一下任长风,问身边的手下人道:“这个人是谁?”那么手下拿出平板电脑,在上面划拉几下,又在一张照片上停下。他仔仔细细把面前的人和照片上的人对了有对,照了又照,声音中充满了兴奋道:“他是谢文东手下的任长风,这人和袁天仲一样,都是谢文东的得力干将。袁天仲要是值两个亿,这个人至少值一亿八千万。”

    “哈哈”,那位低级会主摇头大笑:“龙风的计划高明啊,想不到真有大鱼上钩。”他冲那人一打响指,示意他说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