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94章 找乐子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93章 开战在即
  • 下一章:第95章 争抢地盘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大部分的手下留在外面,自己只带着十几名你、美红门分会的兄弟走进夜总会。

    走进夜总会,里面震耳欲聋的歌声很快传了过来。这栋建筑的外墙装饰的并不是非常豪华,进到里面一看才知道这里别有洞天。“天上人间”四个字。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虽然接近凌晨两点钟,但这里还是有不少男男女女扭动着身体,纵情于重金属摇滚乐的震撼之中。任长风不喜欢这种音乐,他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找到个空位置和兄弟们坐了下来。看到来了客人,服务员拿着酒单走了过来:“先生,你们要喝点什么?”(英)

    有兄弟把英文翻译成中文。

    “酒!”任长风身子向后一靠,双腿一抬,自然而然地搭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着服务生笑道:“来十五瓶你们这里最好的酒!”

    服务生愣了愣,环视任长风等人一眼,喊道一声看来今晚又有好戏看了!在夜总会工作的人眼睛都尖得很,阅历也丰富,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一看任长风等人的样子就知道不是简单的角色,低声问道:“哥几个科室开找麻烦的?”(英)

    任长风闻言笑了,这服务生倒是挺机灵的!他挑起眉毛,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卖酒的还是查户口的,让你拿最好的酒,就去拿最好的酒!”

    任长风语气不善,翻译小弟也没给对方好脸色。

    哪知,哪位服务员不但没有被骂离开,反而把身子贴了过来:“这间场子的老大是迈克尔,诺,那个在舞池中跳舞的胖子。他和他的手下老欺负我们,早就想教训教训他了……”(英)

    “妈.的,你哪儿来那些废话?”(英)一名美洪门分会人员不耐烦地骂了一句,仰头道:“让你拿酒就去拿酒。”

    服务生耸耸肩,不再多言,转身走开了。

    等服务生离开,任长风悠悠问道:“那小子刚才说什么?”

    那名美洪门分会兄弟底下身子,笑道:“哦,刚才那小子告诉我们,看这间场子的老大是哪个叫迈克尔的胖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任长风果然看到一个胖子跳着机械舞,和两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姑娘打情骂俏。

    “哦“,任长风不明白:“哪个服务员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

    那名美洪门兄弟说道:“据他说,哪个胖子和他的手下老是刁难这里的服务员。这里的服务员都希望有人把他们打一顿。任大哥,你觉得他说的会是真的吗?”

    任长风看了几眼哪个死胖子,昂着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待会儿先把他干掉。丫的,最看不惯这种调戏良家妇女的人渣。”兄弟们听完全乐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任长风任大哥还是个怜香惜玉的好人啊。

    时间不长,服务生端着十五瓶“作品一号”在ZG的名声并不响亮,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可在美国,坐品一号在红酒可是鼎鼎大名。

    加利福尼亚州,是全美生产葡萄酒最集中的地方,约95%的葡萄酒都产自于这里。而作品一号又是这些葡萄酒中的佼佼者,相当于ZG茅台在白酒中的地位。

    当然这种酒也不便宜,每瓶都在一千五百美金,算得上是红酒中的贵族了。

    “都愣着干嘛,一人一瓶。”任长风从服务生手中多国开瓶器,三下五除二把木塞子拔掉。男人就应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任长风昂起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了半瓶。

    这么贵的酒,美洪门兄弟也就在社团举办庆功宴、开业典礼上喝过。今天有机会品尝,自然不会错过。只听叮叮当当酒瓶碰撞声四起。美国人喝红酒,和中国人喝茶差不多,讲究品。服务员看着眼前这些人豪饮,觉得实在可惜了这么好的酒。

    眨眼功夫,众人已经将手中的红酒瓶见了底。这种红酒的后劲非常大,也很上头。喝完酒后的任长风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好像刚刚喝了一整箱高度的茅台酒。

    他擦了擦嘴巴,对手下兄弟一作手势:“兄弟们,我们去跳舞。”

    知道任长风是要准备动手了,十几位兄弟放下酒瓶子,分散着跟了上去。任长风

    别的地方不去,专门往大胖子迈克尔那边挤。他的身子非常灵活,一会儿就挡在了迈克尔的面前。迈克尔正和两个姑娘玩的高兴,不曾想一个:“不长眼”的小子居然横插一杆子。最让他火冒三丈的,还不止如此。

    两个金发碧眼的姑娘看到任长风后,眼睛顿时都发直了。任长风属于那种像风一样的男人,英俊潇洒,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且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这种特别的气质像极了皇室里的贵族。说实话,任长风跳的并不怎么样,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两个漂亮女郎看到任长风的动作,忍不住尖叫起来。

    她们这一叫,马上吸引了周围女郎的目光。

    这是大胖子迈克尔看的场子,是他的地盘,也算是他的天下。见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抢了自己的风头,迈克尔不打一处来。他踏步上前,粗鲁地吼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抢我的女人。”(英)

    见任长风对自己的话听而不闻,迈克尔更加愤怒了,直接绕到前者的面前,死死揪住他的领子:“你爸爸我跟你说话呢,儿子听到没有。”(英)

    不等他说完,任长风突然五指成拳头,对准迈克尔的鼻梁骨狠狠地砸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高高的鼻梁骨应声而段,塌了下去。

    “啊……”迈克尔捂着满是鲜血的鼻子,痛得他啊啊大叫,眼泪都快痛出来了。也不知是因为美国人的大胆,还是在夜总会见惯了这种为了女人争风吃醋的争斗。周围人非但没有吓跑,反而越聚越拢。有不怕事的人在人群里叫唤:“打得好,再打一个”(英)

    以为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是为了自己动手的,两个漂亮女郎抿了抿红唇,用眼神和手指着任长风:“帅哥,今晚陪我们‘打架’可好?”(英)

    打架有很多种。动物和动物,动物和人,人和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前五种,往往带着愤怒和仇视,唯独这最后一种,带着开心和爱慕。这或许就是老天为什么要造出男女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吧。

    任长风听不懂英语,但从对方的动作中,还是能猜到大概的意思。他别过头去,好像压根没有看到。

    “我.操.他.妈.的,给我打,往死里打。”迈克尔疼的满脸是汗,汗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再加上五官扭曲,恐怖得吓人。

    唰!有五名汉子扒开人群,一个个两眼冒火,直向任长风逼去。

    (咳咳,今天第二更了,第一章上传接近四十分钟才搞好,气的我一个多小时都静不下心来,今天就到这儿哈,兄弟们见谅。推荐一首歌《怪我爱的太狂野》,兄弟们端午节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