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7章 营救谢文东(八)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6章 营救谢文东(七)
  • 下一章:第58章 营救谢文东(九)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换了口气,尽量不想让任长风听出自己的异样:“我没事,兄弟们都来美国了?”

    任长风声音颤抖的厉害,在电话那边连连点头:“恩恩,我们听到你出事都从极乐岛赶过来了。文东会的全部堂主全部到场,还有小褚,老森、老刘以及黑衣暗组、白衣血杀的兄弟。”

    谢文东强颜欢笑:“我没事不要担心。”

    “好好好,任长风随手抓了把衣服,又追问道:“东哥,你现在在哪?”要问谢文东现在哪儿,他还真不知道。被绑架后,拜登就让人给他注射了镇定剂。他醒来之后,自己就到这儿了。李爽也不知道,美国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他甚至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这时,拿着电话的周子东接过话来:“任先生,我稍后把地位发到你手机上,你叫你几个本地人带路就知道了。”

    任长风哦了一声,又追问谢文东:“东哥,我们从拜登帮帮众的口里得知,你受了枪伤,怎么样,没事吧。”

    谢文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环视病房一圈道:“我没事。这里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好像比外面世界的顶级医院还要高上许多倍。在这里的几天,我的伤口痊愈了百分之九十。”

    这怎么可能?!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几天,东哥的伤就好了。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任长风思绪万千,充满期待。不管怎样,东哥身体无碍,这就算一件大喜事。

    “东哥,天仲呢?他没事吧,我……我听说天仲他死了。”一想起袁天仲,任长风的心又沉了下去。从拜登帮帮众的口中得知,袁天仲中枪的位置是心脏。那地方,可是致命的。

    “听医院的医生说,天仲好像也活着。”

    “我的天,这可真是件大喜事,我这就去叫人去接应你们。”任长风听到这个天大的喜讯,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跑出房间。

    李爽撸了撸衣袖,把谢文东从床上搀扶下来:“东哥,我来背你。”一位虎堂兄弟抢过话来:“爽哥,还是让我来吧。”和前者相比,这位兄弟要强壮的多,体力也好得多。李爽犹豫了一下:“那也好,我来掩护你们。”

    那位兄弟答应一声,从李爽的身上接过谢文东,背在身上。李爽问候了一下拜登的祖上大人,随后连忙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给谢文东披上。

    “辛苦你了,兄弟。”谢文东趴在那位虎堂兄弟的肩膀上,缓声说道。

    那位兄弟拼命摇着头:“不辛苦,不辛苦,只要东哥能安全出去,这算什么。”

    一行五人就这样走出了病房。李爽走在最前面,谢文东和那位兄弟在中间,另外两位兄弟断后。

    一轮十五分钟的防御扫射之后,医院的非战斗人员从安全囊里出来。没人能从自动防御系统下逃生出来,他们议论纷纷之余,又开始了繁重的工作。

    这里聚集了一大批顶尖的科学家,医学家、学者,研究着世界上最为顶尖的医学项目。

    很多项目都是直接用活人作实验,研究的过程血腥而残酷,是见不得光的,所以其研究成果大部分只在黑市交易。打个比方说,世界上每年有很多人死于尿毒症。治疗尿毒症的最好办法就是换肾,但要是想遇到一个身体可以接受的肾脏,概率是几千分之一,甚至是几万分之一。很多尿毒症患者,都是在等待肾源的过程中慢慢死去。

    而这家医院(或者叫研究所)用基因技术,人造成的肾脏就能很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样的肾脏也不便宜,每个价值五十万美金。就是因为有这种囤积居奇的优势带来的巨额利润,才使得这种技术被严密保护起来,即使它可以获得诺贝尔奖,即使能够在医学上翻开新的篇章。

    医院的工程人员也很快搬来梯子,首先修复被炸坏的摄像头。这些摄像头就像是拜登的眼睛,可以让他和他手下的安全人员清楚地监控着医院的一切。修完了摄像头,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干——修复自动防御系统。在爆炸中,很多挺重型机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必须尽早修复才行。

    这个时候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声辨别至少有不下二十人直奔这里而来。

    “教父打电话过来,说美洪门的人已经出动了,他让我们赶紧转移谢文东。”(英)

    “让美洪门的人来好了,来多少死多少。看到电梯旁边的那些人没有,那就是他们的下场。”(英)

    “中国有一句谚语,小心驶得万年船。”(英)

    “…….”

    听着前面叽叽呱呱的英语,李爽心里心一沉,暗道来的好快。他掏出军刺和匕首,冲另外的两位兄弟使了使眼色。两位兄弟会意,也拔出了军刺和匕首。对方手里肯定有枪,而他们的枪在混战中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对抗,远距离是没有任何优势的,唯一有机会打败敌人的,就是近身进攻。

    八步……七步…….六步…….三步…….两步…….

    根本就没给李爽三人多少反应的时间,在敌人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他们探头而出。

    借着路边的灯光李爽看到这二十多个人手中,一手拿着手枪,另一手拿着一把雪亮的斧头。

    “他们人多,用最狠的办法杀死对方!”李爽提醒道。

    “知道了。”浑身上下酸痛无比的二位虎堂兄弟眼中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和疯狂的战斗热情。

    “啊,有敌人。”(英)走在最前面的两个牛仔万万想不到在严密的防御系统下,居然还有人活着。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李爽手里的军刺已经刺进了他们的胸膛。

    这种三角形带有血槽的武器并没有刀剑锋利,但它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种造型的武器刺中人体后,会留下一个跟奔驰标志奔驰一样的伤口。这种伤口极难缝合,就算是最厉害的外科手术医生也没有百分百把握。血槽的作用是防止军刺被肉吸住,利于放血。

    两名牛仔啊地一声惨叫,痛得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按近距离搏斗来讲斧头远不如砍刀好用,不仅斧头笨重,而且攻击范围有限,论防守更加不如砍刀好用。

    但是当李爽三人冲到后面那十多人的战圈之中才发现,原来每个人手中的斧子握柄上都一根黑色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扣在了手腕之后。整条锁链有两尺多长,这样银白色的斧头借用锁链抡起来的杀伤半径就大大增加了。

    冲在最前面的李爽差点就吃了暗亏,好在李爽躲闪的及时,迎面的飞来的那个斧头擦着自己的肩膀飞了过去。

    擦身而过的斧头呼啸着带着着一股劲风从李爽身前刮过,这一斧头如果砍中李爽的肩膀,一定一下就可以把他的肩膀卸下来。

    和李爽对敌的那人手握着锁链挥舞着,锁链那头的斧头不住的在李爽四周翻飞着,由于斧头接用锁链抡起的惯性很大,如果直接用军刺迎击难免吃亏。

    李爽左右闪躲,几个回合之后那人抡动的速度明显见慢。

    李爽抓准机会一把抓住半空中的锁链,然后借势划了大大弧形卸去了斧头的劲力。一使劲一下子把那人拽到近前,用锁链一把缠绕在那人脖子之上,那人一阵大叫。

    “叫你妈个比?”李爽一阵暴喝。

    反手握住军刺冲他脖子一抹,就见一道寒光从那人脖间掠过,扑哧一团血雾喷射出来。

    李爽这一刺正中他脖间的大动脉,加之刚才的血气上涌,血管中的血液骤然等到一个释放的通道,立刻喷涌而出,倒地而死。

    两位虎堂兄弟二人围绕在李爽的不远处,和三五个人周旋着。

    他们的打斗,可以用险象环生四个字形容,四五把借着锁链的飞斧在他们周围四下翻飞着。

    见状李爽就要冲过去,刚冲了没几步。另一把斧头挡出了他的去路。李爽身形陡然一滞连忙停下脚步躲过那把斧头,那人一拽锁链把斧头收回手中。手握斧头直奔李爽而去,李爽军刺立刻挺了上去。

    斧头对军刺,军刺的力道要明显落于斧头。所以李爽避重就轻,依仗自己军刺的灵活应对斧头的笨拙。

    一斧掠过,李爽侧身闪过。一记擒拿手李爽扣住了那人握斧的右手,李爽手腕用力,那人握着斧头的右手立刻松开。李爽竖起军刺一把扎进了那人的胸膛,那人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李爽加上另外两位虎堂都是久历沙场的,虽然厮杀期间险象环生,但是暂时还没有人受伤。短短一分钟,他们已经撂倒了七八个。

    就在李爽三人刚要喘口气的时候,后面那十多人呼啸着冲了过来。两方人流混合到一起立刻把李爽三人团团围住,混战人流的密集让牛仔们不敢用枪,链条也不敢再轻易使用。

    有的马仔单手握斧,有的双手握斧把李爽三人围在中央一阵乱劈。

    近距离的作战本来应该对李爽三人有利,三人可以依仗军刺的灵活攻击敌人。

    就在李爽说话之时,李爽感觉迎面寒光一闪,一面银色斧头迎面劈了过来。军刺向上一挡正中斧头的手柄处,李爽左手反手一扣从那人的手中把斧头剁了下来。

    斧头骤然被夺,那人立时一楞。李爽冷哼一声杀心骤起,左手握住银白色的斧头猛得朝对面那人的脑袋劈去。

    就听到扑哧一声,锋利的斧刃正劈在那人的眉心,大半个斧头几乎都劈进了那人的脑袋里。

    李爽劈出去的斧头顺势不停,一道寒光顺着那人的眉心直到前胸。

    整个人仿佛被中间劈开一般,斧刃离开脑袋的那一瞬间,从伤口处红色白色黄色一同涌了出来,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短短四五分钟时间里李爽几乎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光是死在李爽手下的就不下八人。而李爽三人浑身上下也都遍体鳞伤,好在他们身上都穿着防弹衣,四肢的伤并不影响三人的行动。

    同伴的身亡,让一些牛仔几近疯狂。有五人不管不顾地掷出了飞斧。

    李爽避无可避,后背和大腿上各中了一把斧头。斧头上锋利的刀刃加上落下来的力道深深的砍进了他的身体里,一团团血雾随着斧头的落下在三人的大腿上爆开。

    二位虎堂兄弟伤的最重,倒地的瞬间都狂喷鲜血,再也爬不起来了。一位兄弟脖子上的动脉被割断,咕咕的鲜血顺着伤口留了出来,另外一位兄弟更惨,脑袋都被劈开一半。

    “野牛,老漆。”李爽见两位兄弟惨死,嘶吼着。不顾自己的伤势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红着眼睛像一头愤怒的公牛,在牛仔阵营里横冲直闯。

    牛仔们哪里见过这么疯的人,直到被打倒在地,他们才惊诧于李爽的实力。任长风发狂,比不上李爽发疯。发起疯的李爽,连任长风、袁天仲都要畏惧三分,更别说身手只是一般的牛仔们了。

    “野牛,老漆。你们一路走好,爽哥会为你们报仇的。”李爽将满是血的斧头和军刺丢在一片,跪倒在两人的面前,伸出手将他们的眼帘合上,眼泪嗒嗒地滴在他们的身上。

    世界上本就有种痛苦是谁也没法安慰劝解的,也只有这种痛苦才是真正的痛苦。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文东颤颤巍巍来到李爽的旁边,把手放在后者的肩膀上。他没有说话,但比说任何话都管用。

    李爽像想起什么似的,擦了擦眼泪,哽咽道:“东哥…….我们去救天仲他们。”

    (ps:我喜欢一边码字一边听歌,尤其喜欢听伤感歌曲,因为伤感歌曲能让人心静。今天下午下了一千首歌,咳咳,有点多哈。分享两首吧:田梓呈《最后一滴泪》陈少华《想你的夜晚没有你》。另这一章是大章,四千字,今天的内容到此结束咯,兄弟姐妹们晚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xz951.com/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